东软集团董事长刘积仁:工业互联网在制造业要解决两个问题

 

工业互联网不仅仅是为企业自己制造过程中使用的工具,工业互联网应该是企业用来创造价值的,创造持续发展空间的利器

2021全球工业互联网大会于10月18日-19日在举办,主题为“赋能高质量•打造新动能”。东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积仁受邀参加本届大会并发表演讲,以下为经审定整理后的文字内容:

尊敬的各位来宾,

大家下午好,

当我们谈到工业互联网的时候,事实上这样的一个英文词来自于十年前美国的GE,叫Industrial Internet。

Industry,在中国我们把它翻译成工业,也可以翻译成产业。但是在定义这个名词的时候,Industry不仅仅是制造业。比如说,在美国Healthcare Industry,这就是我们的健康医疗产业。今天我们用中文来定义的时候,我们把Industry定义为制造业。那我今天就来讲一下,制造业和产业互联网未来是一种什么样的关联。

我们假定的前提是现在的中文定义是精准的,Industry就是制造业。那我认为今天工业互联网在制造业要解决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用工业互联网的能力来解决制造过程中的精准、高效、协同,获得更多的资源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我们目前讨论的比较少的问题,今后在制作的产品里面,具有工业互联网的构建能力和支撑能力,这一点变的更为重要。因为我们未来任何一个产品都是在网络上,任何一个产品都是互联的,都是智能的。

我不知道大家如何理解5G网络的本质。5G网络,本质上是可以灵活定义的网络。就是你想要一个网络,就可以给你定一个网络。我们过去把这种网络叫Quality of Services, 就是服务质量,我要求在某一个时间完成特定的质量,我为此来付出不同的成本。这样的网络是通讯网络的第一次革命性的改变,能够使网络服务于个性的需求,而这种需求也导致了今天我们能够有机会讨论工业互联网。

过去,互联网用于消费的时候,我们并不在意那种个性化。当用到精准的工业过程的时候,这对我们就是一个极大的挑战。所以今天的5G跟我们的应用场景紧密的结合在一起。大家知道,5G的投资巨大,而最终拉动5G变成价值的是使用5G的应用。今天,当我们应用5G的时候,我们要了解这个网络能给我们带来的巨大的个性化和空间,运营商要如何为这种个性的服务来收费,来支撑,还是一个挑战。

所以,今后制造业一定是在这个环境下遇到一个崭新的时代——这个时代就是当我们制造产品的时候,就要制造这个产品的服务,就要制造这个产品的连接。制造业在制造的过程中,把工业互联网当做一个工具,当企业为了自己的生存和发展进行努力的时候,不仅要不断的努力制造产品,还要制造未来时代的产品,能够连接工业互联网的产品。

所以,我认为工业互联网的使命,第一点是构造精准、效率第二点我们通过计算能够为制造业赋能最后一点我认为更重要,我们是否能够制造出新的商业模式,把服务通过制造实现出来。像今天的5G网络一样,今后我们的产品也是可配置的,是灵活的,是能够满足各种不同需要的,而我们制造的过程又是简单的。

当然,在这样的一种条件下,我们看到工业互联网面对着很大的挑战,这种挑战不仅仅是我们刚才讲到的performance, 还有就是效率,精准, 系统的安全。

 

所以,我们未来的价值模型的构造,就是如何生产出未来能够运行在数据空间上的产品。未来的制造,也一定是超越制造的创造,是和最终应用场景相融合的制造过程。我认为,制造业会越来越走向服务业。

 

今天我们讲到产品过剩,真正不过剩的产品一定是和我们未来的数字空间、应用场景相融合的产品。今天的制造业不可持续,或者说受到挑战,在某种意义上并不完全是因为制造过程不高效,制造成本不低,制造的不精准,是因为我们制造的产品卖不出去,是因为我们制造的产品与这个时代已经有相当大的距离。所以在这一点上,我认为制造业单纯用到工业互联网工具并不能完全挽救企业的生命,有可能投资越大,我们生产的不好用的产品、与时代不匹配的产品越多,那么我们的生命可能就结束的更快。生产出与时代相符,甚至满足未来时代要求的产品,才是制造业的真正价值。

那么下面我和大家分享一下东软在制造业的实践。大家知道,东软是一个做软件的公司,但是我们也做了一个制造业的产品,这就是大型医疗设备。东软的大型医疗设备从诊断影像诊断设备、体外检查设备,包括服务和培训。我们有几十种产品,从大型的CT、核磁、彩超、PET CT、放疗设备等等,我们为此也奋斗了二十多年,还是挺自豪的。

中国大型医疗设备的发展历史,就是东软的数字医疗设备的发展历史。我们成功研发了中国第一台CT,  第一台核磁,第一台彩超,到目前已经卖到全球110多个国家,在全球装了四万多台设备。

在新冠疫情期间,我们快速的研发了方舱CT、移动CT和核酸检测的设备。谈到我们如何制造出这样的产品,如何实现制造业的精准,如何把控物流采购权、供应链、精准制造、高效率等等。当我们的设备卖到客户端的时候,我们的客户不仅仅需要这个设备,他们还需要医疗服务;当我们把设备卖到县级医院的时候,他们缺少的是高水平的大夫。

我们就想,如果他买了我们的设备,不仅仅是可以诊断而且可以跟北京、上海的医生达到同样的水平,这就是我们的产品制造思路。

 

我们把人工智能、连接等技术嵌入到设备里面,我们定义了一个新的概念,叫MDaaS (Medical Devices & Data as a Service),就是医疗设备和数据作为一种服务。我们现在的连接不仅在中国,还有在国外1300多家医院进行了连接。我们监控设备每天运行的状态,每一个球管,每一个部件,如果需要维护,我们就帮他来管理。我们为客户制造了影像存储的平台,因为医学的影像需要保存二十年,我们的平台使他们的医学影像保存比他们之前更久、更便宜。我们在医学影像上面做了大量的面向疾病的诊断和服务,包括机器的、人工智能的和手工的服务,使得我们把医疗服务的能力赋能给医疗机构。同时我们在更上端连接了中国最优秀的医疗机构,我们还有医疗研究院,能够跟所有优秀的医疗机构,包括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钟南山院士团队、跟北京宣武医院、中国医科大学、白求恩医科大学等医疗机构联合,把所有的诊断方式赋能到设备里面,创造了一个崭新的模式。我们过去每卖一台设备,就拿到一个设备的费用。今后,我们的每一个设备都连到网上,每一个疾病的诊断,每一次提供的服务,每个数据的存储都给我们带来崭新的服务机会和收入,我认为这就是未来的制造。

当我们制造产品的时候,我们就要制造服务,制造崭新的商业模式,制造为客户创造的价值。我们制造的产品之所以让我们的客户十分愿意购买,是因为他们获得了超出那个产品以外的价值。比如辽宁、黑龙江全省所有的医院都连到了我们的影像平台。

 

我们在产业互联网还做了其他方面的探讨。比如在智能网联,东软现在有四千多名软件工程师,开发汽车里面所有的软件。现在我们的汽车软件已经安装在全球的四百多万辆汽车里面,覆盖了全球TOP30汽车品牌厂商中的85%。

我们认为,汽车未来将是一个移动的计算机,是一个移动的存储器,它需要5G,更需要计算,未来它的场景会和大的平台能够紧密的联合在一起。

另外,当我们谈到医疗服务,就会想到大型医院。我们用我们的平台构造了一个崭新的医疗医院,叫“云医院”。我们的医院有大量的护士,大量的大夫,但是他们都不是我们的员工,他们又都在我们的平台上为患者提供医疗服务。我们构造了一个大型的计算服务平台,让所有的第三方医疗机构到我们的平台上来从事医疗服务,我们就变成了一个城市的基础设施,覆盖了医疗的整体的过程。

举个例子,像宁波,宁波有八百多万人口,所有的老百姓在出院后就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完成购药、病情跟踪、后期治疗等,我们还提供大量的穿戴设备,智能售药设备等等。医院的护士可以到患者家里面提供各种各样的服务。患者一般治疗完离开了医院之后,可能要用五个月、六个月进行康复,甚至终身的医疗服务,而这种服务越来越多的是在我们这个平台上来完成。我们用这样的一种方式来构造行业的互联网。

总而言之,今天的工业互联网,工业的未来发展就是制造未来时代的产品,无论是汽车、医疗设备、家电。制造业要理解未来的数字社会,要用高效率的制造生产未来时代的产品。因为产品是每一个企业的生命线,没有一个好的产品,再精准的制造,再高效的制造都是无效的投入。当拥有了最好的产品,最有竞争能力的产品,那我们的企业就会保持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状态。

所以我的结论是,工业互联网不仅仅是为企业自己制造过程中使用的工具,工业互联网应该是企业用来创造价值的,创造持续发展空间的利器,谢谢!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