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1家到全球第一,中国企业500强变迁史

企业世界500强数量同国家的经济发展状况相匹配。2003年以来,中美两国世界500强的数量变化,是两国经济不同增速的结果。
2003—2021年,中国企业世界500强数量不断上升并位居第一。2003年,仅有11家中国企业入选世界500强。此后,入选企业数量快速增长,2020年达到122家、同美国持平,2021年达到132家、位居第一,数量在2003—2021年的平均增速为14.8%。
再看美国方面,2003年,美国企业入选世界500强的企业为192家。此后,其数量不断下降,2021年为122家,位居第二,数量在2003—2021年的平均增速为-2.5%(详见图1所示)。

从11家到全球第一,中国企业500强变迁史

 
本文分析了这些中国企业在世界500强中的变迁,比较其中的中央企业、非公企业的变化及绩效(文中的中国企业世界500强仅包括中国大陆企业)。
从11家到全球第一,中国企业500强变迁史
中央企业与非公企业的数量、
规模和绩效变化及趋势
中央企业与非公企业的数量变化及趋势。为方便研究,我们将中国企业世界500强分为4个类别,即财政部履责企业、国务院国资委监管的中央企业、地方国有企业、非公企业。我们在此对其中的中央企业和非公企业做比较分析。
中央企业方面,2003—2021年,其数量由6家增加到49家,年均增长12.4%,增速较快(详见图2所示)。其增长可分为两个阶段:2003—2013年,数量由6家增加到46家,年均增长22.6%;2013—2021年,数量由46家增加到49家,年均增长0.8%,增长缓慢。其中,2016年增加到50家,随后降为48家,2021年达到49家。
目前中央企业为96家,在49家央企500强中,其中有47家为国务院国资委履行出资人职责,占比近一半。预计未来央企入选数量还会有增加,但增速不会太快。
非公企业方面,2008年,非公企业首次进入世界500强,当年仅有1家。2021年则增加到37家,年均增长32%,呈快速增长(详见图2所示)。其中可分为两个阶段:2008—2015年,数量由1家增加到11家,年均增长40.9%,增长迅速但增量有限,每年仅为1.6家。2015—2021年,数量由11家增加到37家,年均增长22.4%,增速下降,但增量上涨,平均每年增长4.3家。
 

从11家到全球第一,中国企业500强变迁史

随着中国经济总量的持续扩张,预计将来会有更多非公企业进入世界500强。
可见,2003—2013年,中央企业世界500强呈上升态势,其后则平缓增加,未来其增长潜力可能有限。2008—2015年,非公企业世界500强稳步增加,其后则增速加快,未来或将成为中国企业世界500强的重要贡献者。
中央企业与非公企业的规模变化及趋势。我们选择户均营业收入、户均利润两个指标做对比分析,看两者的规模变化及趋势。
户均营业收入方面,2003—2021年,中央企业由265亿美元增加到816亿美元,年均增长6.4%;非公企业由168亿美元增加到543亿美元,年均增长6.7%。
两者均保持平衡上升的态势,中央企业一直领先非公企业,两者差距变化不大,但非公企业增速大于中央企业,因此,其营业收入在追赶中央企业(详见图3所示)。
 

从11家到全球第一,中国企业500强变迁史

户均利润方面,2003—2021年,中央企业由18亿美元增至23亿美元,年均增长1.4%。其间经历了一定波动,可分为3个阶段:2003—2008年上升,由18亿美元增至27亿美元;2008—2017年下降,由27亿美元下降到16亿美元;2017—2021年上升,由16亿美元回升到23亿美元。
2008—2021年,非公企业的户均利润由5亿美元增至38亿美元,年均增长16.9%。其间经历了比较剧烈的波动,可分为4个阶段:2008—2010年上升,由5亿美元增加到17亿美元;2010—2012年下降,由17亿美元下降到12亿美元;2012—2020年再上升,由12亿美元增加到40亿美元;后又回落到2021年的38亿美元。2010年,非公企业的户均利润超过中央企业,但随后即被中央企业反超。2014年,非公企业户均利润再次超过中央企业,其后则一直处于这样的态势(详见图4所示)。

从11家到全球第一,中国企业500强变迁史

 
可见,在户均营业收入上,中央企业一直领先非公企业,但增速低于非公企业,正在被非公企业追赶。在户均利润上,非公企业增速远超中央企业,利润金额在2010年超过中央企业,但随后又被反超,2014年则再次超过中央企业,其后一直保持这样的态势,而且两者差距不断拉大。2021年,非公企业利润回落,两者差距缩小。
中央企业与非公企业绩效比较。我们选择2015—2021年的利润率、资产收益率两个指标进行比较分析。
利润率方面,非公企业普遍高于中央企业,差距在2.4~5.8个百分点。非公企业利润率由2015年的5.0%上升到2018年的7.1%,后略降到2021年的7.0%,经历了由上升到平缓的变化过程。中央企业利润率由2015年的2.6%下降到2017年的2.2%,后又平缓上升,2021年为2.8%,基本保持平稳变化的态势(详见图5所示)。

从11家到全球第一,中国企业500强变迁史

 
资产收益率方面,2015年,中央企业、非公企业二者相同。其后,差距开始拉大,非公企业资产收益率一直高于中央企业,两者差距在0.3~1.3个百分点。非公企业资产收益率由2015年的1.6%上升到2020年的2.7%,后又下降到2021年的2.5%,总体呈上升态势。中央企业资产收益率由2015年的1.6%下降到2017年的1.1%,后又上升到2020年的1.3%,2021年则下降到1.2%,总体呈下降态势(详见图6所示)。

从11家到全球第一,中国企业500强变迁史

 
可见,利润率、资产收益率两个指标,非公企业均等于或高于中央企业,但它们的差距则均呈由扩大到缩小的态势。
从11家到全球第一,中国企业500强变迁史
搞好中央企业,关键在管理者
总体来看,在中国企业世界500强中,非公企业的发展态势在超过中央企业。目前,中央企业数量占优势,但增长潜力有限,而非公企业已是中国企业世界500强增量的主要贡献者。如现有趋势不变,3年后,非公企业数量将可能赶超中央企业。
同时,非公企业的户均营业收入增速快于中央企业,说明其在中国企业世界500强中的排名在上升。按户均利润计算,2010年非公企业就超过中央企业,后被反超,2014年再次超过,且一直保持至今。按利润率、资产收益率计算,非公企业则明显高于中央企业。
市场活力来自人,特别是来自企业家,来自企业家精神。这些年非公企业的快速成长,离不开一批优秀的企业家。这些人多年来一直埋头苦干,一心做好企业。
搞好中央企业,其关键同样在于企业管理者。比如创世界一流企业,中央企业管理者既要有世界一流的视野,还要有强烈的主动意识,而且要积极采取行动。比如推进企业改革,央企管理者要有主动担当的精神,也要有攻坚克难的韧劲,更要有创新突破的能力。
作为监管机构,履行出资人职责,在选好企业家的基础上,应该为央企的企业家们心无旁骛地搞好企业创造条件、搞好服务。
基于企业的独特属性,未来央企进入世界500强的增速可能仍然赶不上非公企业。在此情况下,我们认为,央企要增强战略定力,明晰自身定位,坚守企业职责,如能源类企业,要做好能源开发,保障好国家发展对能源的持续稳定供应;防务类企业,要为建设强大国防提供坚强保障;建筑工程类企业,要保障好国家各类重大工程建设;航空类企业,要做国家航空事业发展的引领者;贸易类企业,要做市场流通的稳定者等等。
如此,则未来不论入选世界500强的数量如何变化,央企和非公企业都可以各司其职,共同为中国经济的繁荣发展作出贡献,为中国更好地参与世界经济竞争发挥作用。
(作者单位: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研究中心)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未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或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