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邮报》:中国让美国损失200万制造业岗位?

经过8个月来对美国对华贸易政策的评估,拜登政府得出了一个结论,承认特朗普的主张是对的,而拜登是错的。在竞选时期,拜登猛烈指责特朗普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是“灾难性”政策,但是现在拜登沿用了同样的“灾难性”政策。
拜登竞选时的看法是对的,特朗普的关税一败涂地,既没有改变中国的贸易行为,也没有带回高薪就业岗位。此外,美国对华贸易赤字继续攀升,拉升了美国总贸易赤字。中国采取对等回应,对美国输华商品加关税。2020年的一项研究发现,美国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导致的成本,“几乎100%”由美国消费者和企业承担了。2021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关税导致美国损失了24.5万个就业岗位。
中国让美国损失200万制造业岗位?
拜登上台后在贸易政策上基本沿用了特朗普的老套路
在华盛顿,基于一套难以质疑的假说,贸易政策已经固结成跨党派的意识形态。但是彼得森研究所国际经济研究主任亚当·波森最近在《外交事务》上发表了一篇重要文章,其中指出这套假说根本就难以成立。我们陷入了这种思维陷阱,相信过去20年来美国经济向全球开放,结果美国工人付出了巨大代价。但是事实恰恰相反,正如波森所指出的:“美国经济逐渐孤立于外部竞争,而全球其他地区的经济逐渐开放和融合。”他还指出:“其他高收入民主国家更充分参与全球经济竞争,结果相比于这些国家,美国贫富差距更大,政治上更分裂。”
对全球或者对中国实行保护主义,主要理由是对华贸易导致美国损失了200万个制造业就业岗位,这就是所谓的“中国冲击”。这个数字看起来很吓人,但仔细研究就不是那么回事。200万这个数字是2000年到2015年的累积,年均大约流失13万个就业岗位。
在美国经济转型中,正常会流失多少就业岗位呢?600万。其中1/3是自愿放弃。有1/3是和贸易无关的因素导致的,比如雇主停业或迁移。最后1/3,是由于外部冲击引起的。波森指出,“在中国竞争导致的每1个制造业就业岗位损失以外,在其他经济部门就有约150个其他原因导致的就业岗位损失。”
波森指出,只有约16%未受大学教育的工人在制造业部门就业。大量制造业就业流失,如果不是大部分,原因是技术升级而不是贸易。虽然生产同样产品需要的工人数量在减少,美国制造业外迁还是在持续。
这不是美国独有的。波森制作了一张图表,来对比过去30年来美国俄亥俄州和德国北威州的情况,这两个地区都是传统制造业基地。德国和美国不同,是贸易顺差的。德国政府支持作为德国经济核心的制造业。但是德国的就业流失也同样明显。甚至在中国,制造业就业也在下降,因为经济在向软件和服务业升级。
需要注意的是,在美国制造业就业的主要是白人男性。支持制造业的政策,会打压其他经济部门的就业岗位,而这些部门吸纳了更多女性和少数族裔。这些群体更贫困,更受到关税带来的成本的打击。加强保护主义,只会给绝大部分中等工薪阶层带来经济上的痛苦。
波森指出,美国贫富差距和分化的主要原因不是贸易开放而是国内投资不足。他认为所有工人应该享有更好的社会安全保障,比如医保之类的福利应该是独立的,而不是与工作相绑定。在这个问题上,美国的公共政策被扭曲的市场经济俘虏了。提供更多更好的福利,包括拜登政府目前正推动的那些,将帮助过渡时期的工人,降低不平等,提高工作技能。
写这些有时看起来缺乏焦点。尽管没任何根据,保护主义已经壮大成一种巫术。更需要担心的是,这是美国基本价值观动摇的征兆。美国人正从乐观主义和相信美国与其他国家都能共享繁荣(这是有数据支持的)的心态,退缩到那种冰冷的,对国际交流的恐惧中去。这是一种灰暗、零和的心态,急于为美国的问题找替罪羊。这是一种急于为自己谋求一点小利益而不惜欺骗任何人的心态。换句话说,这就是特朗普的做法。
本文发表于2021年10月7日美国《华盛顿邮报》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