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大赢家:美国军工巨头炼金术

美国撤军后,塔利班武装收缴了大量的美式装备

有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5日,美国用于阿富汗战争的总花费达到2.31万亿美元。

随着美国完成从阿富汗撤军,在这场持续20年的战争看似“满盘皆输”的背后,最大赢家浮出水面。据美国调查新闻网站“拦截”披露,美国五大军工巨头(Big five,即洛克希德-马丁、波音、雷神、通用动力与诺斯洛普·格鲁曼)成为阿富汗战争20年的最大赢家。

对这些美国军工巨头而言,持续20年的阿富汗战争真可谓“大炮一响,黄金万两”。

军工企业迎来“转折点”

早在1993年,克林顿政府上任即提出美国要以发展经济为主,削减或不再增加国防预算,并大力推动国防工业改革。在当年五角大楼为军工企业高管举行的晚宴上,时任国防部副部长威廉·佩里警告:冷战后的和平红利(时代)意味着国防部将无法创造足够的需求,让所有“军工玩家”都能持续经营。这顿美国军工行业“最后的晚餐”,开启了一段美国国防工业的转型期与低潮期。

在此期间,一部分军工企业转型或扩大商业份额,如波音公司扩大商用飞机业务;另一些企业则抓紧兼并重组,如洛克希德公司与马丁·玛丽埃塔公司合并,成为世界最大的战斗机制造商;还有一些公司加大了技术收购力度,如雷神公司通过不断收购中小技术公司,奠定了其在导弹与电子防务领域的核心优势。总体上,美国军工企业在此段时期低调行事,其股票也不受华尔街待见,相当于经历了“失落的10年”。

这一切,因2001年9月11日纽约世贸中心双子塔的轰然倒塌而改变。小布什政府在“9·11”事件的7日后,即9月18日,签署法案发动阿富汗战争。美国军工企业的“转折点”到来了。

鹰派云集的小布什政府,被称为“武装的威尔逊主义”政府,其战略思想本质就是武力手段与意识形态旗帜并举,高度信奉“黩武主义”,立志继承“杜鲁门主义”以及杜鲁门关于“美国要维持领导地位,必须要做一个军事国家”的霸权宣言。“9·11”事件前,小布什就声称:“我确信,一个危险和不确定的世界需要美国手握一把利剑。”

此时,经过近10年兼并重组与转型的美国国防工业集中度已大幅上升,军工巨头开始复苏。它们资助、联合政治精英与好战媒体,让后两者不断向美国民众灌输军工巨头“为人民铸剑”的“人设”。

在“黩武主义”政治与“军工复合体”复燃的碰撞下,小布什政府以伊拉克萨达姆政府持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于2003年悍然发动了伊拉克战争。美军自此就像一辆失控的赛车,在中东地区横冲直撞,而军工巨头显然充当了这辆赛车的助燃剂。

军工与政治相互缠绕

预算法案是美国国会两党争吵最激烈的领域,例如围绕经济刺激法案、医疗改革法案的争吵。然而,在阿富汗战争打响后的近20个国防预算年度,两党虽然在具体预算条目上时常发生争执,但年年增加国防预算却成为两党议员的共识。美国国防预算从阿富汗战争开打当年(2001年)的3050亿美元,增长到2021财年的7540亿美元。在预算结构上,国防支出明显倾斜于新武器采购与研发。以2021财年为例,武器采办费用占到近1/3(2434亿美元),其中研发费用高达1066亿美元,创此类投入70年来的新高。

不断增长的国防支出给军工巨头带来“温床效应”,大量的装备采购也给美军带来了浪费倾向。在阿富汗战场上,据报道美军因“种种原因”遗弃了将近70亿美元的装备,同时将大量旧装备卖给阿富汗国民军。统计显示美国20年间向阿富汗提供了价值830亿美元的装备。美国“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机构”在2013年就指出:美国向阿富汗军方援助价值7.72亿美元的飞机,完全是一种浪费,因为阿政府军缺乏操作和维护它们的能力。而在今年8月喀布尔陷落后,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塔利班可能获取价值850亿美元的“美式装备”。

批评者指出,在阿富汗这一系列操作的背后,是军工巨头“过度供给”与美军加快装备更新换代的后果。

根据美国政府问责局(GAO)的报告,阿富汗战争20年间,军工五巨头的国防市场份额大幅上升。根据其《2019年度国防采办评估报告》,美国国防部183个重大采办合约中的67%为直接授予,2%为其他方式,仅有31%的合约通过竞争授予,这其中仅有10%的合约由3家及以上的承包商参与竞争,而五巨头获得了国防部近一半的合约,合约金额占到总采办金额的72%。同时,五巨头份额增长势头完全停不下来,根据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报告,2015财年至2017财年国防预算增长反弹,国防采办合同额增长了13%,同国防部合作的供应商数量却缩减了9%,而五巨头的国防合同额增长了33%。据推算,大部分新武器项目都是在阿富汗战争爆发初期立项,且五巨头拿到了大部分份额。

值得注意的是,阿富汗战争20年间,美国民众对军工利益集团与政府间的政治缠绕与瓜葛似乎见怪不怪。军工巨头与国防部官员之间的“旋转门”在这20年间越转越快,大量退役军官与国防部官员在五巨头公司任职,且多数为高级别官员,至今连续三任国防部长都有军工任职背景,如詹姆斯·马蒂斯被特朗普免职后任职通用动力公司董事会;马蒂斯的接任者马克·埃斯珀之前是陆军部长,退役后长期任职雷神公司;现任国防部长奥斯汀也是退役后任职于雷神公司董事会,直至今年被拜登提名。

“盛宴狂欢”远未结束

尽管从阿富汗撤军是美国战略收缩的一部分,但美国军工巨头似乎永远不缺武器订单。

2020年10月7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驻扎在阿富汗的美军应于当年圣诞节前撤回美国。而就在特朗普宣布“撤军”的当月,时任国防部长埃斯珀发表演讲称:国防部将持续投资新技术,确保美军战场上绝对的技术优势。与此同时,美国国会研究室发布《新一轮大国竞争对国防影响》报告,认为美军应当在大国竞争战略指引下持续加快新武器系统开发与部署。

2020年4月,雷神公司完成了与联合技术公司(当时的第六大军火商)的合并,继续巩固其电子防务上的垄断优势。而研发将近20年、一路历经波折的F-35战机开始进入批量采购期,手持美国唯一第五代战机订单的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继续稳坐世界第一大军火商交椅。进入拜登政府时期,即便新冠肺炎疫情仍然肆虐、政府债务屡创新高,总额高达7770亿美元的新国防预算案预计仍然会通过。

阿富汗战争20年,相比出现在战场上的装备以及飞涨的军工股票价格,对于美国军工五巨头来说,这场战争所产生的信号效应、对美国政府“黩武主义”的激活、对“军工复合体”政治影响的强化,以及其军工市场垄断份额的扩大与美国撤军后新技术武器订单的源源不断,才是巨头们在这场战争中的“盛宴狂欢”。而盛宴狂欢远未结束。

(作者单位:上海政法学院)

来源:2021年9月22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9期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未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或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