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缉慈:国家竞争优势是靠企业的集群,而不是靠一两个“专精特新”企业

近一两个月,“专精特新”在媒体中频繁出现,令人目不暇接。创新型中小企业越来越受到国家的重视,使我感到欣慰。联想到1996年我看到《人民日报》(海外版)头版上“在中国,一个声音响起来:培育自己的大企业、大集团!”的论述,以及关于一些地方政府“拉郎配”,但国有企业“子体未救活,母体先拖垮”现象的报道,心急如焚,因为那时发达国家正在青睐中小企业。我连写了三篇文章,论及企业规模,强调中小企业及其网络对于技术创新的意义。 中小企业向“专精特新”方向发展,是“十二五”时期工信部开始推动的,至今已有10个年头。
工信部2019年5月以来公布了三批“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名单。不过,我在国家级和省市级的名单中,还没找到我心目中的两个“专精特新”企业。一个是我在杭州萧山瓜沥镇的日本雅马哈钢琴厂调研时听说的企业——东方琴业(现更名为森鹤乐器股份有限公司),生产击弦机等钢琴核心零部件,闻名于世界钢琴生产领域,位于宁波慈溪,始建于1987年;另一个是位于深圳宝安的华测检测认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是中国第三方检测与认证服务的开拓者,为全球客户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 
在仔细翻阅慈溪和宝安的“专精特新”企业名单时,我有两点猜想。 
第一,应该有不少“专精特新”企业出自专业化产业区(集群)例如,慈溪的“专精特新”名单里有一些小家电企业,而慈溪是中国小家电产业之都,近些年智能化发展的势头强劲。
我在名单里看到慈溪的“专精特新”企业宁波祁禧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它专注于即热式饮水产品,是国内无热胆秒沸饮水技术的开创者。我知道“两家”(家电和家具)产业是佛山顺德的特色产业,其“专精特新”企业也多在家具和家电产业集群之中,以及助推其升级的智能机器人企业。
第二,应该有不少“专精特新”企业是在原有的出口加工区中涌现的。例如,在深圳入选国家“专精特新”小巨人名单的169家企业中,宝安有52家,数量占全市第一,大部分的成立时间超过10年。深圳宝安是深圳特区“关外”的大工业区。华测检测公司曾说 “我们生在宝安,长在宝安,永远不会离开宝安,感谢宝安让我们如鱼得水”,因为有大量出口产品需要认证和检测。我虽在深圳“专精特新”名单里没找到华测检测(可能因为它不属于制造业领域),但查到其在北京、青岛、宣城宁国的分公司都进了“专精特新”名单。 
在工信部、科技部、财政部、商务部、国资委、证监会联合发布的培育制造业优质企业的指导意见中,提出“十四五”期间构建优质企业梯度培育格局,即培育百万家创新型中小企业、10万家省级专精特新企业、1万家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和1000家“单项冠军”企业。
各种迹象表明,培育“专精特新”的“小巨人”企业是其中的重点。从长期来说,“专精特新”政策释放中小企业创新活力。国家越来越密集地发布培育“专精特新”中小企业的相关政策和指导意见,为“专精特新”中小企业发展创造良好的条件。在“十四五”期间,中央财政部将通过中小企业发展专项资金累计安排100亿元以上奖补资金;“专精特新”企业得到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助力;全国多地规划了“专精特新”中小企业的发展蓝图,“选苗培土”;各地的招商策略也从寻找“大好高”,以及引进大项目、大平台、世界五百强,向寻找“专精特新”转变。
 我对各类相关文件和媒体报道进行了一番搜索,深切地感到中国正在加快向“制造强国”迈进,多种产品正准备走国产替代的路。根据工信部的相关文件,专业化、精细化、特色化、创新能力突出的“专精特新”中小企业,是专注于细分市场、创新能力强、市场占有率高、掌握关键核心技术、质量效益优的行业“排头兵”。
由于西方在关键技术上制裁中国,国家希望通过支持“专精特新”企业进行突围。可见,“专精特新”的“新”,重在创新性。不过,这个任务是比较艰巨的。因为一般来说,知识和技术积累是比较长期的过程,而且需要产学研合作的创新环境。多数创新过程是在特定的地区发生的,各地有不同的专业化部门和特有的创新过程,创新并非纯技术的而是人际合作的社会过程,当代复杂技术的攻关往往需要相关企业的合作。 
一般来说,中小企业技术力量和资金储备薄弱,无法独自应对激烈的市场竞争。对于上榜“专精特新”“小巨人”名单的企业,资金补贴和金融服务固然重要,还需要建立由企业、大学、研究所和公共服务机构组成的创新支持系统。尤其是关键零部件、关键材料等的研制和关键技术的攻关,需要专业机构精准的技术支持。这里再举一个小例子。
十几年前,中国台湾省台中市后里乡生产乐器(萨克斯管)的十几家企业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出现了严重困难。在台湾经济部工业局的“地方群聚产业辅导计划”下,后里乡建立了乐器产业联盟(后里Saxhome族),由台湾工业技术研究院(下称“工研院”)负责技术支持。工研院购买了法国制造的萨克斯管,解析其构造,测量其音孔位置及材质,找出美妙音质的决定因素。工研院的机械所与材料所合作,研发出适合制造萨克斯管的6535号黄铜,由铜材料企业负责生产以替代进口;工研院和台湾清华大学动力机械所无回响室配合,用核磁共振技术准确测试乐器的音准与音色;工研院还与乐器公司合作,将音孔位置数据标准化。在产学研的协同努力下,后里乡的萨克斯管制造业实现了升级。
中国很多企业管理者都熟知美国哈佛商学院M. 波特1980年的名著《竞争战略》中所提出的差异化战略和专一化战略。1990年他在《国家竞争优势》中又提出,国家竞争优势是靠企业的集群而不是靠一两个“国家冠军”获得的。
我再举两例。一个是上文所说的位于慈溪的森鹤乐器,虽然它的钢琴关键部件击弦机在世界领先,但木制件用材、呢毡、弹簧用磷铜丝等多为进口。这些材料的国产化不是本企业能解决的,需要多行业和多企业的合作。 
另一个例子是深圳的钟表产业。最复杂功能的手表由600多个细小零部件组成。虽然深圳已成为全球主要的手表生产和配套基地,钟表企业专而精,产业分工细到一个厂只生产手表外观件的某一部件,或只从事某一生产工序。由此分工协作所形成的产业集群可根据客户需要及时开发出新产品,但深圳所用的部分复杂的高质量机芯仍需从瑞士和日本进口。
微型精密技术人才和工匠的培养,以及微型精密加工能力的提高,并非一蹴而就。微型精密技术不仅用于钟表,而且用于精微电子零部件和元器件等很多产品的加工。
据了解,国内已经有专注于微型精密制造技术的研发和产品生产,例如位于苏州的“专精特新”企业和林微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不过生产和检测设备还需引进。 最近,创建“深圳科创学院”的李泽湘在接受采访中提及精密的高端机床,全球只有日本、德国和瑞士能做,中国从“一五”计划到现在一直都在投入,甚至有过专项投入,但与国外差距没有缩小,差距之一是与教育体制相关的专业人才不足。他认为高校要去企业的真实场景找问题。由此我想到,“专精特新”企业要与高校联合培养人才,而且需要一代人,甚至几代人的努力。
“专精特新”企业是成群产生的,而不是孤立而分散存在的。培育“专精特新”的意义不仅在于某产业链的补链和强链,而且在于产业创新系统和区域创新系统的构建。专业化和分工合作是并存的,创新型产业集群是“专精特新”的母体。欧盟始于2009年的“精明专业化战略”(Research and Innovation Strategy for Smart Specialization)依据地方特有的、专门的知识储备和经济结构,发展世界级产业集群,推动基于专业技术的多样化,并通过用户参与产品的设计和改进,来推动创新。
因此,培育“专精特新”必须与培育先进制造业集群、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创新型产业集群联系起来。 以上是我近期对“专精特新”的浅薄理解,仅供阅读者参考。我希望相关研究者不仅关注“专精特新”企业数量在全国各省份的地理分布(企业数量其实不是最重要的),而且要细致地分析和调研“专精特新”企业,研究它们对提高城市、区域和国家创新能力的贡献。
对于三年来入选国家“专精特新”三批名单的企业要进行跟踪分析。这些入选企业的水平是参差不齐的,尽管它们面临着较好的发展机遇,但是能否因入选名单而获得长足发展,还要受行业需求、产业政策、经营状况等很多因素的影响。此外,政策效果也是重要的研究课题。 
本文来源:9月6日澎湃新闻,标题有所修改
王缉慈|也谈“专精特新”

参考文献 :

王缉慈,1997. 关于企业规模科学性的思考[J]. 中国工业经济, (7): 27-30

王缉慈,1997. 网络环境:产业组织的崭新形式:兼评我国企业上规模的认识误区[J].战略与管理,(3):109-114

王缉慈,1997. 企业规模与产业组织的内在科学性——谈“规模”、“集团”风中的新误区[J]. 科技导报,(7):  37-40

王缉慈等, 2019. 创新的空间——产业集群与区域发展[M]. 北京: 科学出版社. ———— 

王缉慈,系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经济地理学教授,持续关注国内外产业园区和创新集群。本专栏以园区之思为主题,求索园区的初衷和未来。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