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国、日本,500强企业到底有何不同?

作 者:何志毅 北京大学教授、清华大学全球产业研究院首席专家、新瑞学院院长
最近,《财富》杂志公布了2021年世界500强(以下简称500强)企业名单,在中国引发了很多关注。
因为,不少中国企业有500强情节。今年,中国大陆企业上榜数量连续两年超过了美国。此时,我们应该打破500强迷思了。

1995年,《财富》杂志首次公布世界500强(以下简称500强)名单时,上榜美国企业151家,日本企业149家,两国数量几乎相当。当年美国GDP全球第一,为7.64万亿美元;日本GDP第二,为5.45万亿美元;日本GDP占美国的71%。

2020年美国500强企业数量为122家,中国含香港为135家,中国超过了美国。此年,美国的GDP为20.9万亿美元,中国为14.73万亿美元,中国为美国的70.5%,中国早在2010年替代日本成为世界GDP第二的国家。

25年以后会如何?中国的GDP会超越美国?中国的500强企业数量会大大超越美国?我们不会认为日本企业的实力在1995年超过了美国,我们也不会认为中国企业的实力在2020年超过了美国企业。

500强只是企业营收规模指标。也许是巧合,当日本和中国的GDP都在只有美国的70%时,500强企业数量却相当于美国甚至超过了美国。有意思的是,这个榜单是美国杂志排的,如果美国人不在意这个指标,那中国人就更不应该在意。

因此,500强企业只是以营收规模论英雄、排座次,虽然简单明了,但是以偏概全。 

中国、美国、日本,500强企业到底有何不同?
“500强”企业以偏概全

“500强”排名很抓眼球,但其至少有两个不足。

首先,2020年“500强”入门门槛是240亿美元,它有利于产生大规模企业的产业,名单上的企业只涉及“全球产业分类标准(GICS)”158个产业中的96个。例如金融大类产业里有109家企业,其中保险公司有50家,银行有48家;能源产业里有38家;而只有1家500强企业分布的产业有29个,详见详见下图1、下表1。

 

中国、美国、日本,500强企业到底有何不同?

表1 只有1家500强企业分布的产业

中国、美国、日本,500强企业到底有何不同?

美国的500强企业涉及56个产业,其中22个产业里只有1个企业;中国的500强企业涉及48个产业,其中20个产业里只有一个企业。因此上述数据证明500强企业偏于具有规模效应的产业内,不能代表各行各业的企业。

其次,“500强”企业不考虑效益,在500强名单中,亏损企业有69家,占总量14%。其中6家企业的亏损额高于100亿美元,详见表2。

 

表2 亏损超百亿美元的500强企业

中国、美国、日本,500强企业到底有何不同?

中国、美国、日本,500强企业到底有何不同?

利润是伟大企业的重要标志

苹果公司今天当之无愧综合排名全球第一企业,市值和利润都是第一,营收排第六。苹果公司2020年的利润为574亿美元,是500强最低门槛240亿美元营收的2.4倍,不知道这样的优势还能持续多少年。

以创新引领的高科技公司超越曾经的能源公司、零售公司、金融公司、汽车公司等而占据世界第一的位置,总是令人欣慰。

在世界500强中利润超过100亿美元的企业只有43家。其中美国21家,中国11家(其中台湾1家),日本3家,德国2家,瑞士2家,沙特、韩国、俄罗斯各1家。剔除金融和能源企业,则有27家,这些企业是在全球市场上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成果,应该为全世界人民共同欣赏、共同享用。

事实上,这些企业也是世界人民在市场上用真金白银投票选举出来的好企业。

如果把利润和营收各占权重0.5计算排名,前十家企业如下:1、苹果;2、沙特阿美;3、伯克希尔哈撒韦;4、亚马逊;5、工商银行;6、丰田汽车;7、谷歌Alphabet;8、沃尔玛;9、三星电子;10、联合健康。见表3。

表3  按照利润与营收0.5权重排序后的500强榜单

中国、美国、日本,500强企业到底有何不同?

中国、美国、日本,500强企业到底有何不同?

可圈可点的中国公司

中国企业在这个榜单上非常亮眼,在前50名中有13家,在前100名中有27家。根据财富官网提供的数据,上榜中国大陆(含香港)企业销售收益率与去年持平,约为5.4%;净资产收益率比去年下降,约为8.7%——均超过500强的平均数,低于美国企业的6.5%和11.8%。

 

排名前50强的13家企业中,剔除金融业企业后有6家中字头央企:国家电网、中石油、中石化、中建、中铁、中铁建,其平均销售利润率是1.5%。后面还有中交的利润率是1%,五矿是0.6%,山东能源是1.2%,南方电网是1.2%。在前100强的27家中国企业中,除了金融机构和中国移动之外,销售利润率都非常的低下,原因需要另外分析。

排名前50强的13家中国企业中有3家民营企业:中国平安、鸿海精密、华为。中国平安销售收入排在第16位,利润排在第19位,是保险产业老大,其营收、市值和利润都把第二名甩的很远。鸿海精密是中国台湾企业,但其核心事业在中国。它在国内A股的上市公司名称为“工业富联”。

在全球电子制造业服务产业中,按照我们的综合计算,工业富联因为年平均市值高于鸿海精密,因此全球排名第一,其实他们是一家人,鸿海精密的主要事业和业绩在中国大陆,从政治上到经济上我们都认为它是中国企业。

华为的营收排名44位,利润排名48位,从产业分类看,华为跨了通信设备、电脑硬件、系统软件、应用软件、半导体产品等产业,但我们暂时把它归入通信设备。

在500强榜单上,它的营收高于思科,根据我们的综合计算方法,它也排在思科前面,是全球产业老大。在500强前100名里中国有16家企业,其中民营有4家:京东、阿里巴巴、恒力、正威,京东与阿里归属于互联网与直销零售产业,恒力与正威分别归属于化纤产业和金属非金属产业。

阿里巴巴营收排名63,利润排名14,产业综合排名第二,仅次于亚马逊。另,腾讯营收排名132,利润排名第13,在互动媒体与服务产业中排名第三,前面是谷歌和脸书。按照我们对市值、营收、净利的综合计算,腾讯是当前中国上市公司中的第一企业。

国资委网站自8月2日几乎同步发布了对500强的中国国有企业的分析,据统计,在135家中国大陆(含香港)上榜公司中,有49家央企,33家地方国企,14家财政部及地方财政厅出资国企,共计96家(含控股企业),占中国135家的71%。

在中国最大规模的135家企业中,国企占96家,民企占39家,这个比例值得进一步商榷。其形成原因、产业分布、市场化程度、效益状态,对国民经济的调控作用,值得进一步研究。

中国、美国、日本,500强企业到底有何不同?

关于企业阵营的思考

在全球市场经济一体化的条件下,企业没有阵营之分,基本以经济规律和市场规则在全球市场上形成竞争与合作关系,优胜劣汰。但自从美国以政治手段对华为和一系列中国企业打击后,情况发生了变化。

据初步统计,从2018年8月起,美国政府分15轮将中国432家企业列入“实体清单”进行制裁,其中涉及中国500强企业6家:航天科工、中电科、中广核、华为、中船、中交。其中有三轮是专门针对华为公司的,例如2019年5月列入68家,2019年8月19日列入46家,2020年8月17日列入38家。

其中台北迅威科技和香港上环Smartcom公司,从名字上根本看不出来与华为有什么关系,可见美国政府之精心。这种蛮横无理的行为导致华为公司2021年上半年销售收入下降30%。美国甚至无理拘传扣押华为的孟晚舟女士。在这样的形势下,人们不禁要思考别国是否可以同样的手段对付美国企业。

如果中国也相应对等把美国432家企业列入“实体清单”进行制裁,对其中某家企业在全球分布和关联的100多家进行严格制裁。这个国际市场会如何改变?这个世界会如何改变?中国对美国的制裁可以同样先针对美国的科技企业,如苹果、微软、思科等,也可以先针对消费企业,如沃尔玛、麦当劳、宝洁等企业。

因此,这种现象使我们不得不思考企业阵营的问题,思考不同国家阵营的企业势力问题,思考全球产业生态圈和供应链的重新划分问题。

国家强大的基础在于经济,经济强大的基础在于产业,产业强大的基础在于企业。世界500强企业没有考虑产业因素,这正是我研究全球企业产业分布和排名的起因。在此,我们姑且对500强的国别进行一些分析。

从单个国别看,中国135家(中国台湾8家不计入),美国122家,此两国共257家,占了51.4%。加上日本很稳定的53家,共310家,占62%。其它共有27个国家和中国台湾有190家。超过10家以上企业的国家只有7个:德国、法国、英国、韩国、瑞士、加拿大、荷兰。

如果从国际政治势力范围来划分,五眼联盟国家(美国、英国、加拿大、新西兰、澳大利亚)有160家企业,如果加上美国基本能够掌握控制的日本和台湾,在美国势力范围的企业有221家,占具有绝对的优势。欧洲除了英国以外的13国加上一起有101家企业。其余11个国家有43家企业。

以这个角度看,500强有三个企业势力圈:美国221家,中国135家和欧洲101家。

毋庸置疑,企业是国家经济基础的核心力量,如果美国以政治手段制裁中国企业的逻辑可以成立,则其它国家也可以同理对美国企业进行制裁。我们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发生,尤其是祭起意识形态的旗帜来划分市场、国家阵营和产业生态圈。

但是我们不妨思考和预测如果世界形成两个或者三个市场和产业生态圈是什么状况。我们可能不得不面对这样的局面?我们只能在这样的局面中尽量维持在G2和G3之间的平衡和良性竞争,以保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基本存在?如果发生战争会是什么状态?

从产业生态圈的角度看,如果美国不改变对中国企业的政治手段制裁,两个产业生态圈的形成和对抗会是必然的,中国和世界不得不为此做好准备。

中国、美国、日本,500强企业到底有何不同?

500强的产业分布

在我们排定的158个全球产业老大中只有60个列在500强之中,说明96个产业老大没有达到240亿规模的营收底线。同时也说明了500强的产业分布很不均衡,没有涵盖众多产业的领军企业。

例如在金融产业里,共有17个四级产业,但只有再保险、财产与意外伤害保险、多元化保险、人寿与健康保险、多元化银行等8个产业有公司进入500强,其中多元化银行产业里产生40家500强,人寿与健康保险产生23家500强。

分析了500强企业,更加坚定了我们开展全球产业领军企业分析的信心,这是我们对全球产业研究分析的副产品。我们用上市公司的数据分析了全球每一个产业的前四家领军企业(借用经济学C4的概念)和排名第一的全球产业老大。与500强排行榜相比,具有2个特点:

一是具有全产业分布的特性。

二是对销售收入、市值和利润进行加权计算。

举例说明,中国国家电网不可能是全球第二和中国第一的企业,因为其利润太低。特斯拉不可能是全球汽车产业老大,尽管特斯拉的市值是这个产业前八名的总和,但是其销售收入只是丰田汽车的九分之一,利润是其三十五分之一。

因此我们排出的全球产业老大158家和全球领军企业632家反映了全球市场全部产业的真实状况。

在这个时代,中国应该拥有全球胸怀和全球视野,应该有对全球主权国家信用和全球企业信用的评级公司,应该有对全球大学的排行榜,应该有对全球企业的排行榜。我相信我们的全球产业领军企业排行榜会以不同的视角,不同的标准对全球企业进行一种有益的排名,与美国《财富》、《商业周刊》和《福布斯》的排名相得益彰。

中国、美国、日本,500强企业到底有何不同?

日本的产业与领军企业

在目前的中国产业发展中,毫无疑问我们对标的是美国和美国企业,但也需要瞻前顾后,看一看各方面都处于第三的日本。

日本产业和企业在经济停滞的20多年中顽强的生存和发展,令我们印象深刻。日本在500强中多年保持53名左右的数量,其中很多企业都是明治维新时代的产物,是百年老店,其品牌地位也十分巩固。

例如:丰田、本田、日产、日立、索尼、松下、富士通、佳能、铃木、马自达、东芝、日本电气、三菱、三井、住友、丸红、伊藤忠,等等。

相比之下,中国的企业历史短、品牌弱,我们很难如数家珍似的脱口而出一系列中国知名品牌,中国企业也还没有经受过以百年为单位的大经济周期起伏甚至战争的历史检验。

在我们对全球产业领军企业的研究中,日本依然处于明显的第三位。在158个产业中,美国的产业老大企业有73家,前四名产业领军企业有247家;中国的产业老大企业有24家,前四名的产业领军企业有112家;日本的产业老大企业有18家,前四名产业领军企业有61家。

我们注意到在日本占据产业老大地位的产业中,前四名领军企业里很少有中国企业的身影。在贸易公司与工业品经销商产业(前四名)、休闲用品产业(四占三)、商业印刷产业(前二名)、消费电子产品产业(前二名)中,日本企业占据很强的优势。在休闲设施、汽车制造、机动车零配件、重型电气设备、电子元件、互动家庭娱乐等产业具有较强的实力。

中国的GDP是日本的三倍,但中国的500强企业数量是日本的2.5倍。中国的产业老大企业是日本的1.3倍,中国的世界领军企业是日本的1.8倍。在产业方面,我们不仅要关注前面的美国,也要关注后面的日本,尽管现在还看不到日本能够赶超中国。

中国、美国、日本,500强企业到底有何不同?

展  望

首先,在中美GDP比重为0.7:1的条件下,中国500强企业的数量超过美国,这未必是一个正常现象。中国企业自此必须打破500强迷思,无需以此为荣,无需再追求更多的企业进入500强。

其次,要看到中国产业老大企业的数量是美国的32%,中国领军企业数量是美国的45%。中国应该更注重产业的结构、产业老大、产业领军企业的数量和企业质量,提升企业的创新和科技含量,提升企业效益。

第三,中国应该平衡好民族复兴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对立统一,在追求民族复兴、产业发展、企业强大的过程中,也把握与全球企业的良性竞争与和谐发展,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中扮演重要角色。

第四,我们坚信,在第二个一百年来临之际,可以看到中国的企业质量、产业质量、经济质量与美国形成等量齐观的局面。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未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或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