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地方碳排放权交易体系的经验和教训(附报告)

主要观点

1、当地方政策嵌套在以数量平均为特征的国家政策(如总量控制与交易)中时, 这些政策之间的相互作用可能是存在问题的、良性的或积极的。当国家政策是可交易绩效标准(TPS)时, 如中国将于 2021 年启动的全国碳市场, 其后果与全国总量控制与交易体系类似但更为复杂。对于那些导致良性和积极相互作用的情况, 结果是相同的;但是对于导致有问题的相互作用的情况, 结果则有些不同。首先, 有了总量控制与交易, 如果一个嵌套的(地方或部门)政策更加严格, 就会出现 100% 的泄漏。但在 TPS 下, 由于补充政策导致的泄漏可能超过 100%。怎么会这样呢?根本原因是, 在 TPS 制度下, 配额分配数量是履约实体产出的内生因素。一般来说, 严格的地方。

2、政策会导致受影响的履约实体即企业的预期产出减少, 因为边际成本增加(假设公司是利润最大化者, 即不是国有企业或受到监管限制), 但是随之而来的产出价格的上涨会带来更大的产出, 因此总的配额和排放量会增加。如果地方政策或部门政策对履约实体(企业)的要求比国家 TPS 的要求更严格, 则企业必须降低其排放强度和 / 或为每个产出单位购买更多配额。无论哪种方式, 企业生产该产品的边际成本都会增加, 因此如果它是一个利润最大化的企业, 则会减少产量。该地方或部门的产出减少可能导致产出价格的上涨(在整个经济中, 取决于相关产品的市场范围), 当面临非弹性需求, 如电力市场时, 产出价格的上涨将变得更加显著。而在国内市场里, 这种产出价格。

3、上涨会导致更大的总体产出, 因此, 在可交易绩效标准的限定下, 总排放量会更大, 尤其是当国内产出供应具有高度弹性时, 总产出和总排放量的同时增加会变得尤其显著。综上所述, 当有了国家 TPS, 与地方或部门政策的相互作用可能会导致排放泄漏大于或小于 100%, 这主要是因为在可交易绩效标准下, 配额的分配是内生的而不是固定的。如果地方的供给弹性大于零, 但其他地方都等于零, 那么就没有泄露。如果其他地方的供给弹性都大于零而又不是特别高, 那么就会出现小于 100% 的泄漏。但如果全国供给弹性都特别大, 那么泄漏量就有可能超过 100%。鉴于气候变化问题的公共资源属性, 国际合作至关重要, 有效治理的最高级别(通常是国家)必须作为关键辖区参与实施有效的温室气体减排政策。然而, 如果国家政府层面的行动不够充分, 或者其他市场失灵阻碍了国家政策的有效实施, 那么地方气候政策就有可能发挥作用, 无论是绩效标准、技术标准还是包括碳税或总量控制与交易体系在内的碳定价工具。回顾美国地方总量控制和交易体系的经验, 包括区域温室气体倡议和加利福尼亚州的 AB-32/398 交易体系, 为排放交易制度的设计和总体性能提供了一系列的经验教训。


下载隐藏内容:
升级VIP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