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数西算”三问:为何展开?如何落地?有何影响?

摘要

数据中心的建设已经不再是完全由市场主导的市场行为,需要将企业的经济效益与节能减排、满足数字经济发展等进行结合,充分发挥全国一体化算力网络国家枢纽节点的集群效应。

 

继西电东送、西气东输、南水北调后,日前,又一项国家级工程“东数西算”正式开启。

《全国一体化大数据中心协同创新体系算力枢纽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明确提出布局全国一体化算力网络国家枢纽节点,启动实施“东数西算”工程,构建国家算力网络体系。在2021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上(简称“数博会”),国家发展改革委创新和高技术发展司司长沈竹林宣布全国一体化算力网络国家枢纽节点建设正式启动。

“东数西算”三问:为何展开?如何落地?有何影响?

国家发展改革委创新和高技术发展司司长 沈竹林

“东数西算”三问:为何展开?如何落地?有何影响?
“东数西算”工程为何开展?

数据中心是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新型基础设施。在进入大数据时代后,数据像水、电一样成为战略性资源,社会生产和大众生活都离不开数据,包括个人手机的使用、日常办公、工厂制造等。数据中心则是储存、加工、计算数据的关键,是数字经济正常运作和发展的基础。

伴随5G、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新技术等新技术向各领域渗透、数字化改革的深入、数字经济的发展,整个社会的数据量将呈几何倍数增长,沈竹林表示,自2015年开始,6年来,全社会数据总量爆发式增长。数据作为国家战略资源的地位日益突显,我国数据增量年均增速超过30%。未来,数字经济的红利还将持续释放,也就需要数据中心,并且是大量的新增数据中心来满足数据存储和处理的需求。

去年3月,国家便已经将数据中心纳入“新基建”范畴,并提出“加快建设”。

那为何要建设全国一体化算力网络国家枢纽节点?并且是“东数西算”,不是“南数北算”或者其他工程?这就不得说目前数据中心自身的特性和目前遇到的问题。

此前,国家发展改革委公众号曾刊文指出,数字经济的耗能产出结构具有“二重叠加”的特殊属性,即每“耗费”在数据中心上的一度电,不仅仅是为数据中心运营企业贡献了一定数据中心运营产值,同时也为运行在其上的各种云计算、大数据、互联网服务等应用类产业贡献了大量运营产值。

“东数西算”三问:为何展开?如何落地?有何影响?

国家发展改革委公众号文章截取

但不可否认的是,数据中心能耗巨大,我国数据中心年用电量已占全社会用电的2%左右,且数据量仍在快速增长。如何节能减排成为数据中心亟待解决的问题,包括绿电的使用、数据中心能效利用的提升等。

这正是全国一体化算力网络国家枢纽节点建设需要解决的问题,国家发展改革委高技术司主要负责同志在就《全国一体化大数据中心协同创新体系算力枢纽实施方案》答记者时表示(以下简称“国家发改革委回答记者问”),为确保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需要在数据中心建设模式、技术、标准、可再生能源利用等方面进一步挖掘节能减排潜力,处理好发展和节能的关系。通过国家枢纽节点和数据中心集群建设,扩大绿色能源对数据中心供给,提升数据中心建设的能效标准,推动数据中心绿色高质量发展。

同时,数据中心存在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结构性问题。这也是“东数西算”工程的启动的重要原因。

一方面,东部数据中心供给不足,发展存在诸多局限。东部发达地区特别是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能耗指标极为受限,且电力成本高,大规模发展数据中心难度和局限性大;另一方面,西部地区可再生能源丰富,气候适宜,但受限于目前省际之间没有建立较为成熟的能耗指标跨域调配机制,存在网络带宽小、跨省数据传输费用高等瓶颈,无法有效承接东部需求。

对此,沈竹林在数博会开幕式中表示,“东数西算”工程将引导有序布局,推动大型数据中心向可再生能源丰富、气候、地质等条件适宜的区域布局,实现“东数西算”,加强国家枢纽节点之间的网络传输能力建设,以解决我国数据中心存在的东西部供给失衡问题,实现数据中心有序发展。

同时,“促进绿色节能”、“推进迭代应用”、“实现安全高效”也是《方案》拟聚力的重点,以此来推动在数据中心布局、网络、电力、能耗、算力、数据等方面进行统筹规划。

“东数西算”三问:为何展开?如何落地?有何影响?
“东数西算”工程应该如何落地?

“东数西算”工程的作用如此重要,国家将如何推动这一工程建设?

国家发改革委回答记者问时指出,国家枢纽节点建设的总体思路是统筹布局、完善标准、一体化实施推进。

数据中心的规划布局,涉及到数据系统、网络系统和电力系统的整体效率和能效,因此将三者的规划布局统筹协调起来,才能有助于实现国家能源和气候目标,同时使整个系统受益最大。

这也表明,数据中心的建设已经不再是完全由市场主导的市场行为,需要将企业的经济效益与节能减排、满足数字经济发展等进行结合,充分发挥全国一体化算力网络国家枢纽节点的集群效应。比如一体化实施推进思路中包括网络一体化、能源一体化、算力一体化、数据一体化与应用一体化,通过一体化措施,解决能耗指标、传输成本等问题。

《方案》具体的落地推进也已经有了章程,国家发改革委回答记者问时明确表示:

一是加大工作统筹。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能源局等部门将加强工作统筹力度,推动各枢纽节点尽快建立健全工作协调推进机制,明确责任部门,细化时间表、路线图。指导各枢纽节点编制建设方案,组织专家对拟开展的相关政策举措进行评估论证,确保政策可操作、可落地。

二是加大政策协同。推动相关政策试点、工程试点优先在国家枢纽节点实施。将加强网络、能源等方面的政策支持力度,重点围绕国家枢纽节点布局新型互联网交换中心、互联网骨干直连点等网络设施,积极协调安排能耗指标予以适当支持。依托国家政务信息化工程加强对政务大数据中心布局引导,开展国家枢纽节点综合发展质量评估。

三是加大工程支持。组织开展全国一体化大数据中心协同创新体系重大工程项目建设,在绿色节能、算力调度、数据流通、大数据应用、网络和数据安全等领域支持一批基础性、示范性工程,加大服务器芯片、操作系统等软硬件产品规模化应用。

四是加大宣传推广。持续梳理总结国家枢纽节点典型经验模式,搭建互学互鉴平台,加强成果交流和宣传推广。建立健全制度体系,加强政策供给,为各地区、各行业深化大数据中心体系建设创造更适宜发展环境。

值得注意的是,全国一体化算力网络国家枢纽节点的建设落地也是根据各地实践来进行,其目标不尽相同。

 

“东数西算”三问:为何展开?如何落地?有何影响?

全国一体化算力网络国家枢纽节点启动现场

对于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成渝等用户规模较大、应用需求强烈的节点,重点统筹好城市内部和周边区域的数据中心布局,实现大规模算力部署与土地、用能、水、电等资源的协调可持续,优化数据中心供给结构,扩展算力增长空间,满足重大区域发展战略实施需要。

对于贵州、内蒙古、甘肃、宁夏等可再生能源丰富、气候适宜、数据中心绿色发展潜力较大的节点,重点提升算力服务品质和利用效率,充分发挥资源优势,夯实网络等基础保障,积极承接全国范围需后台加工、离线分析、存储备份等非实时算力需求,打造面向全国的非实时性算力保障基地。

“东数西算”三问:为何展开?如何落地?有何影响?
“东数西算”工程将对地方产生何种影响?

“东数西算”工程在推进过程中又会对当地尤其是西部地区产生什么影响呢?我们从“先行者”的身上也可窥得一二,比如此次数博会的主办地贵州。

贵州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谌贻琴在数博会开幕式上致辞时表示,贵州以建设国家大数据综合试验区为抓手,坚定不移推进大数据战略行动,已经率先在大数据“突围战”中抢得先机。

“东数西算”三问:为何展开?如何落地?有何影响?

贵州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谌贻琴

贵州数字经济增速连续6年全国第1,以大数据为引领的电子信息产业快速发展为千亿级产业,上云企业超2万家,“贵州工业云”用户超17万户,“一码贵州”智慧商务大数据平台入驻企业超4万家;贵州还建成全国首个省级政务数据“一云一网一平台”,省级政府电子服务能力综合指数全国第1;此外,华为、腾讯等投运及在建的重点数据中心达23个,贵州成为全世界聚集超大型数据中心最多的地区之一。

贵州省借助数据中心的建设推动了大数据产业的发展,助力贵州省经济驶入快车道。

“东数西算”工程的推动下,贵州数字经济的发展势必将更上一层台阶。其他枢纽节点如内蒙古、甘肃、宁夏数字经济也将得到大踏步发展,进而优化整个经济结构,推动自身经济高质量的发展。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成渝则将解开数字经济发展的限制,优化数据中心供给,算力增长空间量也进一步匹配数字经济发展需求,最终实现经济高速发展。

“东数西算”工程的顺利实施,也必将大大加快数字基础设施的建设步伐,有力推进信息领域的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推动全国数字经济的发展。专家表示,“‘东数西算’工程是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思路,按照以数据流引领带动物资流、资金流、人才流、技术流的思想,打通东西部数字经济大动脉、构建经济大循环,为实现绿色发展和东西部数字经济协调发展发挥重要支撑作用。”

| 文章来源:中国IDC圈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