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新圈地运动”开启:分布式整县推进“大跃进”,是喜是忧?

光伏“新圈地运动”开启:分布式整县推进“大跃进”是喜是忧?

政策大力扶持下的“政策市”似乎很难逃离“一哄而上”的魔咒。类似的魔咒曾在其他实体经济产业中不断轮回上演。

文/ 严凯

 

过去几天,户用光伏从业者李理(化名)的电话响个不停。打电话过来的不少是央企新能源项目开发的相关负责人。

 

“他们希望能够和我们在分布式光伏整县推进的业务进行合作。”李理笑着说,“毕竟央企的人手不够,需要有人帮着一起干脏活累活。”

 

作为当地最大户用光伏公司的总经理,李理不得不迎接一场自上而下的行业巨变。几乎一夜之间,户用光伏市场如烈火烹油般火爆起来。

 

点燃第一把火的是国家能源局。数天前,国家能源局综合司对外发布《关于报送整县(市、区)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发试点方案的通知》(下称“《通知》”),落款日期为6月20日。

 

《通知》指出,“为加快推进屋顶分布式光伏发展,拟在全国组织开展整县(市、区)推进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发试点工作”。

 

上述文件最重磅的内容是关于不同类型建筑屋顶分布式光伏电站安装比例的“行政命令式”的强制性要求。例如:党政机关建筑屋顶总面积可安装发电比例不低于50%。

 

区区几个百分比数字足以让整个光伏产业陷入狂欢。文件对外公布后,户用光伏领军企业天合光能(688599)短短7天时间内股价大涨了近30%。

 

更加疯狂的是地方政府,它们为这场狂欢添油炽薪,户用光伏的火光冲天而起。尽管国家能源局在《通知》中明确了“试点”,但各个地方政府似乎都不愿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试点”机会。

 

截至目前,共计12个省份发布了关于报送整县(市、区)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发试点方案的相关通知。

 

就这样,在“行政命令”下,一场新的“圈地运动”史无前例地开启。

 

 

狂欢开启

 

“620”新规让李理想起了三年前的“531”光伏新政。二者的共同点均是由政府主管部门主导;不同点则是后者曾让整个光伏产业沉寂多年。

 

2018年5月31日,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三部委对外发布《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业界称之为“531新政”。

 

这项新政对当时火爆异常的户用光伏市场狠狠地来了一记当头棒击,整个产业因补贴大降而“断奶”。此后两年多时间,户用光伏从神坛跌落,苦苦挣扎。

 

三年后的今天,户用光伏市场等来了截然相反的政策,这个万亿级市场开启了“狂欢”时刻。

依据文件内容,除了要求党政机关建筑屋顶总面积50%的比例外,还要求学校、医院、村委会等公共建筑屋顶总面积可安装光伏发电比例不低于40%;工商业厂房屋顶总面积可安装光伏发电比例不低于30%;农村居民屋顶总面积可安装光伏发电比例不低于20%。

 

《通知》还要求试点县(市、区)政府要积极协调落实屋顶资源,同时鼓励实行项目整体打包备案,并于7月15日前报送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

 

这项新规犹如一颗重磅炸弹,将原本就已经十分火热的光伏市场再次引爆。

 

事实上,这场“新圈地运动”早有迹象。

 

6月2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前往户用光伏第一大省山东省座谈调研,听取有关方面对整县推动分布式光伏规模化开发试点工作的意见建议。

 

连维良强调称,推动整县分布式光伏规模化开发试点,是落实“碳达峰 碳中和”战略目标任务的重要举措,对促进能源转型、保障电力供应、降低用电成本都具有重要意义。

 

他还提出,山东省要按照“宜建尽建、光储一体、政企联手、多元投资、补贴缓退、信贷支持、修规立标、便利入网、改网改制、安全美观”等10个方面的要求,为全面推进整县分布式光伏规模化开发探索路子、树立标杆。

 

在某项政策正式发布前,监管机构高层领导地方调研释放信号是常规做法。

 

事实上,在连维良调研山东之前,福建省动作最快,该省发改委已经于5月20日下发了关于开展户用光伏整县集中推进试点工作的通知。

 

而在连维良调研山东释放信号的第二日,广东省能源局立刻下发关于报送整县(市)推进户用和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发试点方案的通知,并要求于6月30日之前报送至广东省能源局。

 

除了福建和广东,在国家能源局下发《通知》之前,陕西省、江西省和甘肃省分别于6月4日、6月11日和6月16日下发类似通知。

 

这场狂欢真正的高潮是在《通知》下发之后。截至发稿,已有16省市相继下发《关于报送整县推进(市、区)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发试点方案的通知》。

 

光伏“新圈地运动”开启:分布式整县推进“大跃进”是喜是忧?

最新下发文件的是江苏省、上海市、辽宁省和河南省。

 

上海市发改委下发文件显示,各区管委会应结合屋顶实际条件以整街道(镇、乡)方式开发建设,具备条件的也可整区开发,原则上浦东新区及非中心城区每个区应报送不少于一个试点项目。

 

同时,上海市还鼓励相关区管委会实行项目整体打包备案,支持通过财政补贴、整合相关项目资金等方式对试点项目予以支持,并要求试点方案需于7月8日前报送上海市发改委。

 

辽宁省则要求,原则上每个市上报一个试点项目,每个试点项目确定一家项目业主,对消纳条件好、市级支持政策条件优、经济可行性高的申报项目优先纳入全省试点方案,并于7日5日前报送该省发改委。

 

另一户用光伏大省河南省的试点文件则更加具体。文件提出,引导建立省属投融资平台或具备实力的大型能源企业+政策性银行+试点县投融资平台或战略合作企业的“l + 1+x” 整县推进服务机制,为整县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发试点提供投资、融资、建设、运营、维护等综合托底服务。

 

与此同时,河南省还鼓励各试点县充分利用“1+1+X”整县推进服务机制,发挥省属投融资平台及金融机构。

 

根据江苏省发改委文件,各设区市原则上选取不少于1个有代表性的县(市、区),提出整县(市、区)试点方案,试点地区根据条件可分类分批实施,先行开展乡(街道)、村集中推进试点示范。

 

随着时间的推移,将会有越来越多的省市加入到这场“狂欢”中来。

 

 

“圈地”隐忧

“就我了解的当地的情况,目前在进行分布式光伏整县推进的主要还是央企,它们先把资源圈上再说。”李理说。

 

央企“圈地”并不是新鲜话题。凭借着独有的体制优势,这些财力雄厚的央企总能成为主角。

 

对于这场突如其来的狂欢,资本市场率先躁了起来,光伏概念股于《通知》下发后出现集体大涨。其中,天合光能股价6月21日上涨13.47%。

 

不过,户用光伏从业者则显得冷静的多。对于《通知》,一位户用光伏从业者却显得有点手足无措。

 

“据我所知,我们业务所在的有些县里对分布式光伏整县推进工作如何展开也没有理清头绪,目前看来只能先报材料上去。”上述人士说。

 

在他看来,分布式光伏原本已经没有补贴,进入到平价上网时代,市场化行为,但如今的《通知》似乎又与“市场化”相悖。

 

而李理最担忧的还是“一刀切”。在他看来,这场狂欢似乎是为央(国)企“量身定做”。

 

“在这个市场,项目开发方面以后很难有民企能够玩得起、玩得过央企。”李理说,“政策虽好,但关键还是在落地。”

 

另一位户用光伏的龙头公司联盛电力总经理田大勇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数天前,他发表了文章《市场、规模、整合、运维,分布式“整县推进”的五点建议!》。

 

田大勇认为,整县推进分布式光伏最好的模式,是一家统筹牵头,多方协同配合。在统筹布局的同时,要有市场化、专业化、互补化的各方力量参与,不能违背市场化原则,不能搞成垄断式、一刀切式的特许经营

 

他还建议,要进行模式创新,既要采用标准化和模块化方式推进,同时也要平衡各类用电主体个性化的诉求,找到所有项目的“最大公约数”,采用最极简的EMC协议模板,才能实现共性和个性的融合。

 

同样看到隐忧的还有光伏行业权威机构中国光伏行业协会(下称“协会”)。

 

6月24日,协会在其官方微信公号上发表《市场化推进整县分布式光伏开发,营造良好营商环境》。文章称,这份试点方案抓住了分布式开发过程中屋顶资源协调难,特别是公共建筑业主积极性不高以及电网接入难等痛点。

 

但协会同时还表示,“既然是试点方案,也即不是说所有的县(市、区)甚至可以说绝大部分县(市、区)达到上述标准是非常困难的。相关的企业和地方政府,不要一哄而上。”

 

不过,政策大力扶持下的政策市似乎很难逃离一哄而上的魔咒。类似的魔咒曾在其他实体经济产业中不断轮回上演。

 

协会呼吁称,地方政府要把重点放到整合屋顶资源、打通分布式光伏项目落地难的相关痛点上。至于项目业主,应该要用开放式、市场化的方式来选择,坚决不能搞“一刀切”,更不能搞指定某一企业这种计划性行政式的命令

 

但分布式光伏从业者所担忧的“一刀切”现象事实上已出现。

 

协会称,一些地方政府出台相关通知,比如暂停本区域内的市场化分布式光伏项目开发,将所有项目强行纳入单一企业,甚至搞所谓“一企包一县”的做法。

 

“这种方法与试点方案通知背道而驰,应该尽快纠正”。协会称。

 

但资源向来都会流向更加垄断的一方。在光伏电站开发上,早已形成“央企吃肉,民企喝汤”的竞争格局。

 

电力央企的另一个压力是提高其装机配比中新能源的装机比重,

 

对于电力央企而言,改变其能源结构占比的方式有两种,一是收购现有存量市场的新能源资产,尤以光伏、风电为主;二是开拓增量市场,自建光伏、风电等新能源项目。

实际上,电力央企更加青睐集中式电站。但来自“碳中和”的压力却又迫使这些“巨无霸”不得不将目光转向了市场潜力同样巨大的分布式光伏市场。

 

不过,屋顶光伏分布分散、产权复杂等缺点曾让央企望而却步。若要开发这片蓝海,实力雄厚的玩家需要新的玩法,整县推进显然最符合大玩家的“胃口”。

 

“整体而言,分布式光伏整县推进试点政策利大于弊,但后续也会出现很多很多的问题。”李理说,“就目前而言,我并没有从中看到太大的商机。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