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 | 【工业富联】助制造业共享“灯塔经验”

凭借在制造领域的专业积淀,工业富联不仅是中国制造业转型发展的亲历者与引领者,拥有在数量上同业难以匹敌的模具加工设备、精密制造工匠,以及工业数据、应用场域和制造经验。这也是其在智能制造和工业互联网领域保持领先地位的底气。

将手指伸入机器里,不到一刻钟,你就可以拥有一个跟你的指围完全吻合、带有你个人信息的“私人戒指”。这是工业富联(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在衡阳的智造谷项目中对外展示智能制造的一个场景。被人们视为惯于大规模量产的工业富联,实际早已“大象起舞”,不仅能在生产线上实现个性化的生产,还在柔性生产和精益管理上成为业内标杆。
凭借在制造领域的专业积淀,工业富联不仅是中国制造业转型发展的亲历者与引领者,拥有在数量上同业难以匹敌的模具加工设备、精密制造工匠,以及工业数据、应用场域和制造经验。这也是其在智能制造和工业互联网领域保持领先地位的底气。
截至目前,工业富联已进入世界经济论坛评选的“灯塔工厂”名录,对外还落实灯塔工厂整体解决方案,并提出在不同行业打造10个“灯塔工厂”解决方案标杆。

【案例】工业富联助制造业共享“灯塔经验”

 ▷对内:

集团型企业“起舞”,精益工厂向智能化蝶变

厂房一片漆黑,红绿灯交替闪烁,机器灵活地挥舞着机械臂。机器人不需要光线,运用信号处理就能处理搬运、储存甚至传送工作物件。
这是工业富联的深圳“熄灯工厂”一幕,也是全球首批十六家“灯塔工厂”之一。这里汇聚了供应链智慧决策、表面贴装智能制造平台、全自动柔性化装配产线、AI智能分检分流系统以及生产大数据决策中心等单元。
工业富联深知,要赋能企业,首先要做到技术在本企业内部的融会贯通。工业富联从挑战最大的集团型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入手——由于企业规模大、业务场景多、运营流程复杂,其开展数字化转型的难度不亚于“大象跳舞”。2021年,工业富联针对集团化、规模化数字转型推出“灯塔工厂+数字制造平台”一站式解决方案
如同庖丁解牛,工业富联将繁复的业务场景和目标一一拆解梳理,并集合成一套可标准化复制、规模化应用的数字化转型方案。
从现场级、工厂级到企业级的轻量部署,实现智慧决策、敏捷协同和数据集成,制造流程到业务流程和人员系统的规模化转型优化,工业富联推动企业从精益工厂到自动无人工厂再到数字化工厂、智能化工厂的蝶变。
工业富联依托国家级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开始孵化并于2020年对外输出整体解决方案,引领“灯塔工厂”的规模化复制。“工业互联网是一个先头部队,扩大我们在其他行业的开拓。”工业富联首席数据官刘宗长说。

▷对外:

垂直领域纵深,像搭乐高积木延伸新场景
依托“灯塔工厂”顶层咨询规划设计能力以及运营和运维能力,工业富联逐步输出“灯塔工厂”整体解决方案,以“1+N”的工业互联网平台,联合产业伙伴打造行业应用和服务生态,提供面向产业的更有针对性的服务。
设想一下,几年前,用户为了设计一间心仪的浴室,需要辗转于不同卫浴产品商店挑选搭配。而今天,只要点击一下电脑按键,选择一套专属的浴室设计方案和卫浴产品选配,按需定制生产就已经开始了。
生产一件定制化的衣服并不鲜见,但是在整装卫浴行业,难度不在一个量级,而且也面临诸多难点。例如销售签单时,对目前的产能评估不足,盲目接单后,难以有效制定准确的项目日程计划。制造过程中,加工部门本身的加工异常导致的生产秩序混乱以及设计工艺延误、设变、材料采购延误、委外等因素严重影响交期等。
通过工业富联打造的订单到交付的全流程数字化系统,海鸥住工实现了精准的订单协同与准时交付。优化生产调度排产,实现实时交付;通过数据采集,实现车间生产信息共享,提高生产反馈响应速度……工厂发生了一系列微妙的变化。
悄然间,工业富联早已不只是一家单纯制造业企业。“我们做的不仅仅是墙内(厂区)的事情,也要做墙外的事情。”刘宗长说,从订单设计到物流配送等,以数字化生产为主,沿端到端价值链打通,实现垂直行业新价值标杆,延伸到客户家里完成配送。
根据“微笑曲线”理论,制造只是被当作将产品制造出来的一个中间环节,甚至是最不赚钱的环节。而工业富联借助制造优势,不断向两端延伸,在价值链上越来越掌握话语权,以C2M模式也极大降低了合作伙伴的数字化门槛,顺势开拓换装这个更广阔的蓝海市场。
 “工业富联的格局特点,即充分发挥立足中国、布局全球的优势,为推动形成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新发展格局助力。”工业富联董事长李军旗说。
事实上,与海鸥住工的合作,只是对外赋能的一次小试牛刀,工业富联已经延伸到住宅工业、建筑材料等多个行业内的头部客户进行“灯塔工厂”的输出,数字化服务业能像乐高积木一般灵活调用。
针对制造业的细分领域众多,各行业的工业机理、个性化要求不尽相同,工业富联还以垂直行业工业互联网平台应对“千人千面”的服务要求,与中信、华润强强联手,合资组建了信润富联,依托于中信戴卡、华润水泥丰富的垂直行业场景。
▷下沉

到集群中去,“智造谷”助传统产业智造升级

未来工厂会是什么模样?在工业富联衡阳智造谷,依靠人工智能、数字孪生,可以实现个性化定制,工业制造将会越来越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
由衡东机油泵与衡阳智造谷联手打造的“熄灯工厂”大量产智能制造示范线上,通过智能化改造,这里不仅可以减少90%的人力成本,还能同时实现30%的生产效率提升和15%的库存周期降低。
这是老工业城市衡阳涅槃的一个缩影。传统产业体量大、落后产能多、高新企业少,一度让该市工业发展“举步维艰”,而自建一套数字化系统,成本居高不下。如何让这里的企业集体不“掉队”?
下沉到产业聚集中去!工业富联提供设计、工程开发、原材料采购、生产制造、物流、测试及售后服务等整体供应链解决方案,同时,引进产业链上下游优质企业,打造以世界龙头企业带动的集生态产业链配套的高端智造产业基地,把数字创新带到生产制造的核心地带、供应链的每个环节,助力中小企业实现“自动化、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转型升级,共享灯塔经验。
“十四五”规划提到,要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作为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领头雁”,工业富联也发挥“灯塔工厂”引领作用,在智能制造与工业互联网方面的产品与服务进行了定制化组合,形成具有区域产业特性的数字化转型发展方案。
“衡阳智造谷不仅会成为衡阳市的一张新名片,中部崛起的创新示范区,也是引领中国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一座灯塔,照亮通向制造强国、网络强国的探索之路。”李军旗说。目前“智造谷”项目已在衡阳、晋城、深圳等地落地,佛山智造谷也将于6月开幕。
以电子信息产业为主导,工业富联已经外延至汽车、航空、轨道交通、医疗、农业、安防等其他行业产业集聚的服务智能化、投资网络化的数字基地。随着工业互联网不断落地制造业各个场景,工业富联也将牢牢把握数字经济发展机遇,为我国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提供澎湃动力。

■延伸

首席数据官制度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今年5月,《广东省首席数据官制度试点工作方案》正式印发,该文件旨在推动建立首席数据官制度,深化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
工业富联是率先设立首席数据官这一岗位的制造企业之一,而刘宗长则担任首任首席数据官,对此,他也有自己的心得体会。
刘宗长说,对数据的应用历经了多个阶段。在信息化阶段,强调业务数据化,用数字化的手段推动业务线上化。虽然没有改变业务的本质,但大大提高了效率。当积累了大量的数据,企业有了数据资产的意识,首席数据官和团队们就要考虑优化业务的价值,推动数据业务化。
“有了数据就可以考虑向外部延伸新的价值。”刘宗长介绍,制造不再仅仅是聚焦于制造本身,而是可以依托制造业向“微笑曲线”两端延伸,以建筑行业为例,通过采集终端用户的需求,可以设计用户更喜欢的户型;售后维护也可以通过二维码反馈,获取更加便捷的售后服务。
用数据驱动业务,开辟了一个换装市场新蓝海。经过计算,用户如果对卫生间不是很满意,采用传统施工方式,从拆卸到安装需要两周时间,这足以让用户望而生畏。而现在,高效的流程让用户只需要3万元、2天时间就完成换装,实现以低成本改善生活。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