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降碳之路:资源约束型国家的选择(附报告)

日本降碳之路:碳减排与GDP的同步/脱钩与能源结构密切相关

根据日本GDP增长和碳排放量变化,可以将1990-2019年分为三个阶段:1)1990-1995:GDP与碳排放量相关度强,呈现同步、低速上行趋势;2)1996-2012年:碳排放量与GDP水平震荡,经济危机、福岛核事故显著改变碳排放趋势;3)2013-2019年:GDP与碳排放量“脱钩”,核电重启、可再生能源快速发展显著改变能源结构。

根据因素分析的结果,2013-2019年,碳排放量下降2.06亿吨,其中由CO2排放因子(电力)、能源消耗系数(电力)、能源消耗系数(其他燃料)贡献的减排量分别为8470、6820、8040万吨。CO2排放因子的下降主要由于核电重启和可再生能源使用比例扩大;能源消耗系数的下降主要由于日本震后“全面大节电行动”和能源节约。

减排目标更新:2013年碳达峰,2030年较2013年减排46%,2050年实现碳中和。2021年4月22日举行的“领导人气候峰会”上,日本首相菅义伟宣布,将2030年温室气体减排目标由26%提升至46%(较2013年)。

根据2020年12月发布的碳中和产业纲领——《2050年碳中和绿色增长战略》,到2050年,电力需求将比目前增加30%-50%,其中约有50%-60%的电量由可再生能源提供。政府将基于预算、税制、金融、监管、国际合作5个政策工具,为14个领域制定具体发展目标。

日本碳中和路线图:关注能源、制造/运输业、家庭与办公

14个重点发展领域的选择,主要是基于资源禀赋和发展核心竞争力。

能源:海上风电:2040年规模达到30-45GW;氢能:2050年达到2000万吨;核能:福岛事故后,日本核电政策经历了两次转变,最终确立了核电“长期基荷电源”的地位。日本的能源规划中,1)扩大规模与降低成本相辅相成;2)发展国内供应链是拉动经济的重要手段,3)面向国际市场,实现技术与设备输出。

制造业与运输业:1)石油危机后,产业转型与节能降耗推动日本制造业能耗与GDP“脱钩”;2)2000年前后,“下一代汽车”(尤其是混动汽车)占比提升,推动日本运输业能耗与GDP“脱钩”。根据规划,2030年“新一代汽车”占国内乘用车的50%-70%;3)数字化绿色和绿色数字化是半导体产业的两个方向,即通过数字化提高效率、减少能耗,同时加大数字化设备本身的节能。2030年数字化相关市场将达到24万亿日元,功率半导体市场1.7万亿日元。

家庭与办公:由于分布式光伏的主导地位(2019年底BAPV占59%,离网型占31%),日本将光伏产业划分至家庭办公板块。根据规划,未来主要开发轻量级模块,以开发承重受限的建筑物(墙壁/窗户)和屋顶、车顶等场景,实现新建住宅/建筑零能耗。

风险提示:经济增速大幅下行、关键技术未能及时突破、投资吸引度不足。

下载隐藏内容:
升级VIP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