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 | 美欧高度重视【上游原材料】供应安全问题,围绕战略性原材料展开新一轮布局

技经观察 | 美欧高度重视上游原材料供应安全问题,围绕战略性原材料展开新一轮布局

2019年以来,逆全球化浪潮、日韩半导体贸易摩擦以及新冠疫情等事件相继暴发,给全球高技术产业链带来巨大压力。

材料作为高技术产业链中的关键一环,在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中具有支撑性、引领性和颠覆性作用,其供应安全成为世界主要经济体重点布局方向之一。美欧等经济体基于国家安全与经济发展考量,相继制定了各自的关键原材料发展战略,并启动关键矿产、稀土元素等原材料的重大研究及勘探计划,旨在减少因关键原材料供应中断而带来的隐患,保障关键原材料稳定供应。

技经观察 | 美欧高度重视上游原材料供应安全问题,围绕战略性原材料展开新一轮布局

世界主要经济体针对关键原材料展开新一轮布局

 

(一)欧盟构建完整的原材料供应链,助推数字化和绿色转型

 

2020年,欧盟通过数额高达1.1万亿欧元的中期预算提案和7500亿欧元的欧洲复苏计划,聚焦绿色发展和数字转型。许多关键原材料位于清洁交通、可再生能源和电池等领域的上游端,对工业生态系统的运作和完整性至关重要,将在引领欧洲向绿色和数字化转型、保持工业地位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基于此,欧盟开始审视关键原材料供应,构建完整的原材料供应链,助推欧盟数字化和绿色转型。

 

2020年9月,欧盟委员会发布《欧盟战略技术和行业所需的关键原材料:前瞻性研究》报告,指出当前欧盟在关键原材料供应上过分依赖其他国家,如中国承担了欧盟98%的稀土供应,土耳其承担了98%的硼酸盐供应,南非承担了71%的铂供应等等。这些关键原材料没有替代品可用,全球的年产量也只有几千吨。欧盟委员会警告称,过度依赖原材料进口有可能威胁到欧盟航空、汽车和新能源等关键行业,并使欧盟面临资源丰富国家供应链紧缩的威胁,如用于制造电池和可再生能源设备的原材料短缺,有可能威胁欧盟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的政治目标。

 

技经观察 | 美欧高度重视上游原材料供应安全问题,围绕战略性原材料展开新一轮布局

在欧盟关键矿产采购中占最大份额的国家

图片来源:欧盟委员会

 

在此背景下,2020年9月,欧盟委员会修订了关键原材料清单(List of CRMs),将稀土等30种具有重大经济和战略价值的原材料纳入清单。这些原材料在可再生能源、电动、防务和空间等三大战略性领域应用广泛,包括蓄电池、燃料电池、风能、牵引电机、光伏、机器人、无人机、3D打印、信息通信技术等。其实早在2008年,欧盟就注意到原材料对欧盟制造业的战略重要性,并启动了《原材料倡议》(the Raw Materials Initiative),关键原材料清单制定就是该倡议的一项重要成果。自2011年起,欧盟每3年更新一次关键原材料清单。与2017年9月更新的名单(共计27种原材料)相比,此次更新的名单移除了氦,保留了其余26种原材料,新增了锂、锶、钛、铝土矿4种原材料。这4种原材料将在欧盟向低碳循环经济转型中发挥关键作用,如锶可用于制造电动汽车的磁体,而锂对可充电电池至关重要。

 

同时,欧盟委员会还发布《关键原材料行动计划》,具体涉及四大方面共10项具体行动,包括构建具有韧性的原材料价值链、加强原材料回收利用、推动本地原材料开发和多元化原材料供应渠道等。此外,欧盟委员会还计划成立“原材料产业联盟”。该联盟将以欧洲电池联盟为模板,由行业内部专家、有关企业、政府和研究机构代表等人士组成。据欧委会官员透露,该联盟将专注于金属和稀土领域的原材料供给,而这些原料正是欧盟发展电池和电子电器设备磁体制造业的关键。

 

技经观察 | 美欧高度重视上游原材料供应安全问题,围绕战略性原材料展开新一轮布局

欧盟2020关键原材料清单

图片来源:中国粉体网

 

(二)美国积极打造稀土供应链,摆脱稀土对外依赖

 

2018年,美国内政部出台《关键矿物清单》,列出能源、国防、通讯电子等行业所需的35种关键矿产品,其中有31种依赖进口,更有14种要完全依靠进口。美国认为对他国矿产的依赖造成了其经济和军事上的战略脆弱性。2020年,美国商务部发布《确保关键矿物安全可靠供应的联邦战略》,这份战略核心内容是要采取一系列措施来解决关键矿产对外严重依赖的问题。

 

技经观察 | 美欧高度重视上游原材料供应安全问题,围绕战略性原材料展开新一轮布局

 

具体行动落实上,采取国内国外同步发展路线。国内方面,由美国能源部牵头,投资实施一系列项目,主要攻关稀土供应链上技术门槛相对较高的稀土提取、分离与处理环节。相比稀土本身,稀土加工技术更难获得。当前,我国不仅稀土储量丰富,更重要的是掌握着领先全球的稀土生产工艺。2019年全球稀土冶炼分离产量为17.6万吨,其中我国产量约15.5万吨,全球占比高达86%,纯度达到99.9999%。而美国目前只有一个运营中的稀土矿,所开采的稀土都要送往我国进行加工。考虑到稀土对外依赖的现状以及国外稀土供应环境可能发生的变化,美国能源部于2021年宣布了5000万美元的项目资助名单,共包括15个项目,侧重于稀土和锂等关键矿物的创新性提取和加工技术。美国能源部表示,这些项目包括针对提取、分离和加工技术的4项试验,以及针对下一代提取、分离和加工技术的11项试验。美国希望通过多样化能源技术所需的矿物来源并建立国内精炼能力来减少对进口关键矿物的依赖。国外方面,美国选择与加拿大、澳大利亚盟友合作开拓稀土市场。美国选择这两个国家主要看中的是加拿大境内拥有大量未探明的稀土储量,澳大利亚则是稀土开采大国。2021年1月,澳大利亚莱纳斯稀土公司(Lynas Rare Earth)与美国防部签订合作协议,由美方提供资助,在美国建立轻稀土分离厂。该工厂预计将建于德克萨斯州,一旦投产,每年将生产约5000吨稀土产品,包括1250吨的镨钕。莱纳斯公司是除中国以外全球最大的稀土生产商,也是美国稀土危机后积极拉拢的盟友。早在2020年7月,莱纳斯就与美国防部签署了一份合同,负责美国重稀土分离厂的建设。若进展顺利,美国德克萨斯州工厂未来将同时拥有重稀土和轻稀土分离设施。这一举措可确保美国拥有安全稳定的高质量分离稀土材料供应,从而为北美地区的特种金属制造和永磁体生产等下游产业提供重要基础。

 

2021年,拜登政府上台后继续推动打造稀土供应链,签署行政令要求美国联邦政府部门和机构对关键产品和行业的供应链风险进行全面评估,其中就包括对稀土资源的评估。同时,为抗衡我国在稀土市场的主导情况,美国计划联合日本、印度、澳大利亚构建稀土供应链,研发低成本、低放射性废料排放的稀土精炼技术,并起草相关国际规则。

 

技经观察 | 美欧高度重视上游原材料供应安全问题,围绕战略性原材料展开新一轮布局

 

(三)英国探索建立稀土和国家战略金属储备,保障关键原材料供应不中断

 

2021年3月,英国政府发布的涉及外交、国防与安全政策评估的《综合评估报告》把对稀土的依赖认定为所谓安全隐患,并在此背景下对包含稀土在内的关键原材料展开新一轮布局。

 

政府及智库方面,4月,英国伯明翰战略元素和关键材料中心发布《英国技术关键金属的安全保障》报告,对关系到英国高技术产业发展所需的关键原材料进行了评估,并将镍、钴、锂、钽、铂族金属、轻稀土、重稀土、铼和天然石墨列为英国高技术所需的关键矿产。同月,英国极地研究和政策倡议智库发布报告称,“五眼联盟”应将对国家和经济安全极其重要的矿物及原材料的资源情报、技术合作、重大项目融资和供应链整合等内容纳入组织框架,同时尽快与丹麦格陵兰岛建立联系,早日构建稀土供应链,减少对中国的依赖。此外,英国媒体近日报道称,英国商业部正在考虑建立关键原材料全球库存储备,以防断供时可以有个缓冲,一方面建立国内关键原材料供应链,另一方面与国外私人商业合作来确保原材料供应不会出现中断。

 

企业方面,2021年初,总部位于英国的矿业公司彭萨纳(Pensana)通过一项商业计划,将建立一个世界级、独立可持续的电动车、风力机和其他战略产业所必需的稀土金属供应链,包括在英国亨伯塞尔坦德化工园区的全球首个可持续稀土分离厂。该厂预计2023年建成,建成后每年可生产12500吨稀土氧化物。除从新矿中获取原材料外,英国同时考虑稀土材料的回收再利用,进一步扩大稀土供应来源。5月,有消息报道称英国海普罗马格公司正在建立一条利用回收材料的供应链,计划从旧电脑硬盘中回收原本会被扔进废料堆的稀土磁铁。

 

(四)加拿大确定关键矿产清单,致力于成为清洁技术所需关键矿产的首选供应国

 

当前,全球向低碳经济过渡,对清洁技术所需关键矿产的需求不断增加。2021年,国际能源署发布的《关键矿产在清洁能源转型中的角色》报告指出,到2040年,能源行业对关键矿产的需求将比现在增加6倍,而用于电动汽车和电网存储的关键矿物需求到2040年将至少增长30倍。加拿大作为一个矿产资源丰富的国家,将在支持全球向清洁能源转型中贡献一定力量。2021年3月,加拿大公布31种关键矿产资源清单,具体包括铝、锑、铋、铯、铬、钴、铜、萤石、镓、锗、石墨、氦、铟、锂、镁、锰、钼、镍、铌、铂族金属、钾、稀土元素、钪、钽、碲、锡、钛、钨、铀、钒、锌。这些矿产主要用于开发清洁技术,从太阳能电池到电动汽车电池。加拿大希望凭借其丰富的矿产资源及专业的采矿加工知识,成为推动向低碳经济过渡的关键矿产的全球首选供应国,而确定关键矿产清单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部分。 

 

技经观察 | 美欧高度重视上游原材料供应安全问题,围绕战略性原材料展开新一轮布局

 

技经观察 | 美欧高度重视上游原材料供应安全问题,围绕战略性原材料展开新一轮布局

对我影响及启示

 

通过分析欧盟、美国和英国等国家的关键原材料清单可以发现,各国所列关键原材料清单重合度较高,对某一国家较为关键的原材料,对于其他国家同样重要。这些原材料处于新能源、电子工业、高端装备等战略性新兴产业的上游,如锂、钴、镍是电动汽车、风力涡轮机等清洁能源技术所需的重要矿产;稀土是军工、电子、激光、核工业、超导等诸多高科技的润滑剂等等,是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的重要支撑,反映出发达国家对引领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的战略性新兴产业的一致重视。战略性新兴产业同样也是引领我国未来发展的重要决定性力量,为此我们应围绕其发展需求,有针对性地加大锂、钴、稀土等资源的开发利用,不断完善资源储备体系,助力新兴产业发展。

 

此外,从美欧国家关键原材料全球供应角度来看,我国是最具影响力的国家,如美国35种关键矿产中,锑、砷、镓、锗、稀土元素等13种关键矿产的最大供应国是我国,占比达到37%;欧盟30种关键原材料中,稀土元素、镁、钨、锑、镓和锗等21种关键矿产的最大来源国是我国,占比超过50%。在当前国际贸易争端跌宕起伏形势下,为减少关键原材料供应中断对国家造成的冲击,美欧实施了各种摆脱对华依赖的举措,美国更是将我国视为关键矿产的竞争对手,其2020年公布的《关于应对因过度依赖国外竞争对手的关键矿产而对国内供应链造成威胁的行政命令》宣布以国家紧急状态的模式应对我国对其关键矿产所带来的威胁。此外,美国还寻求建立关键矿产资源全球战略联盟,并要求联盟内的成员对我国在该国的矿产资源开发进行限制。我应重视美国这些举措可能对我国关键矿产进出口带来的挑战,从顶层设计发力,做好关键矿产资源开发利用和战略储备长远规划,全力保障关键矿产资源供应和全产业链安全。

 

作者简介

武志星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研究三室,研究助理

研究方向:海洋、新材料领域战略、技术和产业前沿

联系方式:wuzhixing@drciite.org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