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争情报 | 【日本技术】预见发展阶段及其未来趋势分析

导语

作为最早由政府组织实施大规模技术预见的国家,日本技术预见活动已经经历30余年的发 展,进行了9次预见实践。本文按照不同时期的特性,将日本技术预见的发展历程划分为3个阶段, 分别为起步阶段、发展阶段和成熟阶段,并且从不同维度分析每个阶段的实施流程,并依此归纳出 不同阶段的变化及其创新。经过上述分析总结,得出技术预见未来可能的发展趋势。

正文

一、日本技术预见实践

1,技术预见概述

技术预见最初源于美国,在20世纪50年代主要 用于军事技术领域。而后,经过不断的发展和实践应 用,它被逐渐推广到经济社会领域。它不仅能够预测 技术发展的主要趋势,还能研究经济社会发展对技术 的需求,并且提出实现这些技术的途径措施。其中,在实践过程中最典型的就是日本进行的国家层面的技 术预见活动。在日本的影响下,欧洲和中国等国家和 地区也相继开展有关技术预见的实践工作。

从理论角度对技术预见进行定义的是英国萨塞克 斯(Sussex)大学的Martin教授,他指出:“技术预见是对科学、技术、经济、环境和社会的远期未来进 行有步骤的探索过程,其目的是选定可能产生最大经济与社会效益的战略研究领域和通用新技术。”[1]在预见方法上有德尔菲法、情景分析法、技术路线图法、专利分析法、头脑风暴、SWOT分析等,多数是借用了群体智慧。

日本在20世纪60年代提出技术预见这种实践方法,这与当时日本经济的高速发展密不可分。日本经济的发展主要依靠学习和引进国外先进的技术。在它的GDP超越联邦德国成为世界第二后,它在许多技术领域都已经领先,成为引导者。面对角色的转变,如何制定合适的科技政策,保持经济的持续发展,成为 日本政府十分关心的一个问题。在这样的背景下,日本科学技术经济学会(JATES)向政府提出了一套适 合自身发展的技术预见方法,日本政府又将该方法推 荐给了日本科技厅(STA),从而正式开启了日本技 术预见的探索发展之路[2]。

1971年,日本开始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第一次大规 模的技术预见活动。随后,每五年举行一次,到2010 年,日本已经进行了9次技术预见。日本的预见活动 遵循4条基本原则,即需求性原则、全面性原则、可 评价性原则和可预见性原则[3]。不论预见方法与过程如何变化,这4条基本原则始终指导着每一次的实践行为,也为以后其他国家的预见活动提供了参考依据。

每一次的预见活动都为未来15到30年的科技发展 提供了方向和目标。在技术预见实践领域走在国际前 列的日本,也在不断改进预见方法和实施步骤,以期 取得更好的预见效果,促进未来科技的发展。

2,日本技术预见实践概况

日本在20世纪60年代提出技术预见这种实践方法,这与当时日本经济的高速发展密不可分。日本经济的发展主要依靠学习和引进国外先进的技术。在它的GDP超越联邦德国成为世界第二后,它在许多技术领域都已经领先,成为引导者。面对角色的转变,如何制定合适的科技政策,保持经济的持续发展,成为 日本政府十分关心的一个问题。在这样的背景下,日本科学技术经济学会(JATES)向政府提出了一套适 合自身发展的技术预见方法,日本政府又将该方法推 荐给了日本科技厅(STA),从而正式开启了日本技 术预见的探索发展之路[2]。

1971年,日本开始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第一次大规 模的技术预见活动。随后,每五年举行一次,到2010 年,日本已经进行了9次技术预见。日本的预见活动 遵循4条基本原则,即需求性原则、全面性原则、可 评价性原则和可预见性原则[3]。不论预见方法与过程如何变化,这4条基本原则始终指导着每一次的实践行为,也为以后其他国家的预见活动提供了参考依据。

每一次的预见活动都为未来15到30年的科技发展提供了方向和目标。在技术预见实践领域走在国际前 列的日本,也在不断改进预见方法和实施步骤,以期 取得更好的预见效果,促进未来科技的发展。

3,日本技术预见阶段的划分

日本在进行预见实践时,并不是完全复制上一次的模式。在大体框架不变的前提下,不断完善预见过程和方法。按照发展过程中的不同特点,本文认为可以将这9次实践活动划分为3个阶段。

第一次到第四次预见活动为第一阶段,可以称为起步阶段。此时,日本科技厅刚引进技术预见这种方 法,经过日本科学技术经济学会的改进,提出了适合 日本本土的技术预见方法。政府将产、学、研结合在一起,运用德尔菲法进行问卷调查,是一个边实践边 探索的过程。

第五次到第七次技术预见构成第二阶段,为完善阶段。这一阶段的预见方法没有大的改变,但是在实施的流程、细节方面不断得到丰富和完善。大环境的 变化也让组织机构发生了一些变动。

第三阶段包括第八次和第九次预见实践,这是技 术预见的成熟阶段。它不仅改进了德尔菲法的问卷设 计,更重要的是引进了新的技术预见方法,使新方法 与传统的德尔菲调查法相结合,共同作用于预见结 果。在技术领域的划分上,也打破了传统的学科界 限,采用跨学科、跨区域的方法分为不同的方向。

二、起步阶段分析:第一次到第四次预见活动

这一时期,日本刚刚开始进行国家层面的技术预见活动,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实践探索者

它由日本科技厅组织实施,选用德尔菲法为预见 方法,对调查过程进行改进,实施两轮问卷调查,不 需要专家得出统一的结论。而是按照自己设置的标准 和不同专家的意见,对调查结果进行综合评分。预见 时间范围通常是30年。调查领域和项目主要依据当时 技术发展战略和社会需求来设置。并且随着实践经验 的积累,技术预见领域个数和项目不断得到增加和调 整,尤其是从第三次开始,技术领域数明显增加,分 类也日趋完善。它的基本情况统计见表1。

预见结束后,组织机构会记录整个实践过程,或 者编写成为出版物。其中,日本科技厅出版的《日本 的技术——未来30年》一书,主要就是对第四次调查 成果的总结。

三,完善阶段分析:第五次到第七次预见活动

1,基本情况

经过前四次实践经验的积累,这一阶段在具体的实施步骤上有了更完善、合理的设计。不论是从问卷的设 计,还是到参与者的选取,都在向更客观的方向发展。

这三次对不同技术领域的问卷调查主要设置以下 几点:重要度、预测实现时间、目前领先的国家、预 期效果和政府应采取措施。在此基础上,每次会对这 些参数进行一些变动。专家依据这些参数,对不同领 域和项目进行打分,对此统计得出结果。

为了更加了解日本技术预见实施的流程方法,接下来会对这三次的过程进行汇总比较。

2,第五次到第七次流程汇总

为了对每次的实践过程有直观的了解,我们设置了一些维度作为汇总比较的依据,主要有每次的概况、组织者、参与者、所用方法、预见跨度、理论机制、反馈机制、实施流程(见表2)。

3,改进变化

在预见方法方面,这一阶段与起步阶段相比并无变化,还是使用德尔菲法进行问卷调查。但是对参与问卷调查的人群选取进行了优化。比如在第六次选取 参与者时,除了考虑职业分布外,还考虑了年龄分 布;到了第七次,预见小组增加了年轻参与者的比 例,女性参与者也有略微提高。人群结构的调整可以 保证预见结果更加客观、合理。

在机构设置方面,主要变化发生在第七次预见活 动。为了彻底改善环境,升级工业研发、学术和政府 组织的能力,促进公共使用、社会和经济的成就,在 2000年,日本政府改革它的行政系统,将22个部委和 机构重组为12个。其中,科技厅和教育、体育、文化 省合并为一个新的省,并且命名为文部科学省。将科 技委员会进行改革成为新的委员会,不仅负责科学技术,还要负责人文科学的发展[8]。 原由日本科技厅负责实施预见活 动,这次归为文部科学省主导国家 技术预见的进行。并且在技术预见委员会的设置上,增加了人文、社 会科学领域专家组成的需求分会。

四,成熟阶段分析:第八次和第九次预见活动

1,基本情况

将这两次实践活动称为成熟阶段,是因为经过之 前的不断发展和完善,到了第八次预见活动,已经在预见方法上有了质的变化。在以德尔菲法为主的基础 上,新增了需求分析法、文献计量法作为辅助方法进 行预见活动。并且针对每种方法的具体实施步骤发布 了官方报告和最后的总结报告。

在第九次技术预见中,在以德尔菲法为主的基础 上,使用了情景分析法,通过撰写未来情景来展示未来科技的发展。并且组织了研讨会,研究区域的绿色 创新能力。

新方法的引进和使用,使得预见过程更加客观、科学,它们与德尔菲法也是相辅相成,相互反馈的。 各个方法之间的相互影响促进了调查流程的合理改进 和提高,提高了预见结果的实现率。

2,第八次、第九次流程汇总

参照上一阶段的维度设置,下面我们会对这两次实践情况进行汇总比较(见表3)。

3,改进变化

本阶段最大的变化就是预见方法的多样化。从第八次预见活动开始,一改传统的、单一的德尔菲法, 采用文献计量法和需求分析法辅助德尔菲调查。而在第九次,关于区域创新能力的研究是以往技术预见未 涉及的内容,它不仅关注未来科技的发展,而且在内容上更关注未来社会发展态势的分析以及科技能为 未来社会发展做出什么贡献。这两次发布的成果文件也更加全面,不仅有每个方法的详细流程介绍,也有综合的成果概述。

五,技术预见可能的发展趋势

纵观日本技术预见3个阶段的发展,可以发现它 是一个层级递进、不断发展的过程。每一次都会在上 一次的方法基础上进行一定的改进、变化,不论是人员选取上的,还是方法选择方面的。根据日本技术预 见发展阶段分析,技术预见活动发展趋势将可能是:

1,方法选择会更丰富

相比原来单一的德尔菲调查法,多方法相结合能 够发挥不同方法的优势,避免单一方法的不足之处。 比如,对于工业等技术的发展,可以找出其主要科 技,绘制技术路线图,指导未来的发展方向。从而综 合作用于预见结果,提高科技预测的实现率。

从最近两次预见方法的完善可以预测到未来的预 见过程还可以选择更多其他的方法,其他国家在进行 相关的技术预见活动时可以考虑尝试新方法。

2,跨学科、跨区域合作会更广泛

从第八次预见活动开始,学科间的界限已经不再 那么清晰,不同学科间的融合成为调查分析的趋势。 而第九次预见进行的区域合作,促进了对不同区域创 新能力的调查和研究,使国家可以根据每个区域的不 同情况,量身定做适合自己区域发展的政策方案。这 样的合作可以横贯全局情况,统筹区域发展。

因此这种跨学科、跨区域的合作形式会更广泛地 应用于技术预见过程,实现科技与人文的有效结合, 使预见结果更合理。

3,评价工作会更到位

在第五次技术预见报告的结尾部分,日本的国家科技政策研究所对第一次技术预见的实现率进行了评 估,发现有28%的预见完全实现,另外有36%的预见 部分实现。这样的评价工作有利于对预见活动的有效 情况进行反馈,从而反思实践活动,改进操作过程。

所以,日后政府相关部门应当更加重视后期的评 价工作,从评价结果中获取进步空间。

日本技术预见实践经历30多年的发展和改进,已 经有了成熟的模式和有效的方法,在预见效果上也取 得了一定的成果,推动了科技的发展,值得其他国家 和地区学习。当然在借鉴这些方法和优点的同时,也 要结合自身情况进行切合实际的改进,探索出适合自 身发展的技术预见模式与方法,这样能够更有效地促 进本地区科学技术水平的进步,达到技术预见活动的 目的。

 

作者:

范晓婷 李国秋   上海大学图书情报档案系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