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媒:特斯拉进入危机模式,马斯克继续冒险

特斯拉总裁马斯克目前正在德国“视察”。今年4月以来,特斯拉因在中国的销售急剧下滑而进入“危机模式”,德国汽车专家认为,马斯克硬推“超强发展”计划,十分危险。

特斯拉总裁马斯克周日(5月16日)晚旋风般出现在德国柏林机场。他对德新社说,希望仍旧按计划年底前让新车上市,不过,他稍后又表示,在德国兜了一圈后,感到不能准确预测,他说这跟德国的官僚主义有部分关系。

特斯拉原计划今年7月在德国首都柏林附近的工厂开始生产ModelY,建厂的申请程序基本通过,但后来,他还要再附加建一座电池厂,这样申请程序又要再走一遍。7月投产的愿望因此可能告吹。

不论是汽车厂还是电池厂,都需要大量的水源,而当地近年来春夏时节均出现旱情,地下水供应不足,加上工厂选址离一个自然保护区仅几百米距离,当地群众不乐意毁掉这片经济相对落后,但保留了自然风光的土地,于是,特拉斯建厂案在当地成了一桩重大社会话题,布兰登堡州政府已将它交给公众讨论。

德国知名汽车专家杜登霍夫教授(Ferdi Dudenhoeffer)说,特斯拉在柏林附近建厂受阻源于马斯克在该事件中犯下的多重错误。“错误之一,他跟德国当地政府打交道的态度傲慢;其二,虽然口口声声自诩是一名热爱环境的企业家,但实际上他没有认真思索过环保问题;第三,计划失误:电池厂在初期就应该申报。

杜登霍夫教授不理解,为什么电池厂一定也要建在工厂附近?可以建在奥德河畔法兰克福市附近,当地的交通环境优越,“电池厂离汽车厂是5公里的距离,还是50公里,没有很大区别。”马斯克为什么坚持要将电池厂建在柏林附近呢?杜登霍夫认为,“这就是马斯克特别的地方了。他一言既出,别人就只能这样执行。”

今年4月特斯拉在中国遭遇滑铁卢

目前,马斯克的特斯拉不仅在德国运气欠佳,在上海工厂的情形也很难令人满意。杜伊斯堡汽车研究中心CAR出具的数据显示,特斯拉汽车今年4月份在中国的销售同3月份相比总体下降了65%,其中Model3 甚至减少了74%,ModelY下降了46%。2021年刚刚走上市场的ModelY前三个月里一路高歌,然后4月份猛跌近5成,令业界大呼惊讶。

位于上海的特斯拉工厂是其在海外的唯一生产基地,本来,马斯克计划扩大上海的生产线以实现“超强发展”的计划。但前不久,消息人士传出特斯拉暂时搁置上海扩建计划。一段时间来,特斯拉在中国的光鲜形象开始变得灰暗。

今年4月上海车展期间,一名女抗议者爬上一辆特斯拉Model3轿车的车顶,她身穿一件印有“刹车失灵”和“隐形杀手”字样的T恤,大声指责特斯拉的刹车有问题。特斯拉公司先淡化处理这起“车顶维权”事件,直到中国中央政法委微信公众号发文指责特斯拉“态度傲慢,销售有缺陷的产品,从而危害中国消费者的安全”之后,特斯拉才在其微博官方账户上做了公开道歉。而政法委的公开指责也被视为中国官方发出的对特斯拉的强烈警告信号。

杜登霍夫教授说,特斯拉汽车的刹车有问题不是个别人在抱怨,“特斯拉汽车是不错的车,尤其在技术创新领域,但质量和安全方面,似乎存在着很大问题。”此外,他认为,特斯拉在中国受挫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即中国自主创新的国产车已具备了很强的竞争力。比如蔚来品牌的汽车,在今年4月出售了7400多辆,直追同期特斯拉销售的12267辆。

特斯拉的中国销售目标在杜登霍夫教授看来并没有实现,因此,马斯克正在努力将汽车出口到欧洲来销售,但在欧洲,“特斯拉的销售目标也很难实现”,因为特斯拉的客户是热衷于先进技术的人群,而欧洲传统汽车客户更看重可靠性、稳定性以及上乘的质量,更何况,特斯拉的技术仿佛还没有成熟

即便柏林厂开工了,到哪里找客户?

公开的数据显示,特斯拉2020年销售了将近50万辆汽车,包括在中国的15万辆。而特斯拉目前的产能每年已超过100万辆。特斯拉全球生产事实上处于不饱和状态,这一背景下,即便柏林附近的工厂开工,“到哪里去找购买的客户呢?”杜登霍夫问道。他认为,柏林工厂拖后开工,对特拉斯而言利大于弊。

技术创新是特拉斯的强项,销售是它的短板为打开销售渠道,特拉斯Model3甚至不惜走进德国Tchibo网上商店,同睡衣、咖啡之类同台亮相。专业人士对这一反传统做法多持怀疑态度,毕竟很少有人在网上敲定一个数万欧元的生意。

杜登霍夫说,最晚今年4月Model Y在中国出人意料地经历销售大滑坡之后,特斯拉已从“超强发展”模式进入“危机模式”,马斯克的扩张节奏被打乱了。杜登霍夫认为,这是险情,急需落实整体计划的稳定。但马斯克目前的所作所为,包括他本次德国之行,看不出他正致力于调整战略,实现稳定,“他仍在寻求冒险。”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