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中央企业数字化转型研究报告(附报告)

前言:

当前,科技发展日新月异,传统的经营模式难以适应新的变化。在数字化转型的浪潮中,中央企业应顺应时代的走向,顺势而为,加快数字化转型的步伐;此外,中央企业也应建立敏捷的运营方式,以适应时代变化,拥抱技术更迭的节奏。

在数字化转型之前,企业首先要明确的一点是,数字化转型是一个系统性工程,它不仅仅是技术的简单应用,它涉及企业运营的方方面面。中央企业应认识到数字化转型并不是终极目标,而是帮助企业完成自身战略的一个重要途径。

数字化转型是中央企业发展的必然选择中央企业,全称为“中央管理企业”,是指由中央人民政府(国务院)或委托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行使出资人职责,领导班子由中央直接管理或委托中组部、国资委或其他等中央部委(协会)管理的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企业。根据产权属性和管控主体,可以将央企大体分为三类:实业类中央企业,金融类中央企业,其他部门管理的中央企业。本报告聚焦于由国务院国资委代表国资委履行出资人职责的97家企业(根据国务院国资委2020年6月最新公示)。

从宏观的角度来看,中央企业的经营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科技技术发展日新月异,传统的经营模式难以适应新的变化。数字化转型大潮中,中央企业应顺应时代的走向,顺势而为,加速数字化转型的步伐。

首先,经济与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改变了消费者的行为模式,这对传统企业经营提出新的挑战。

在吴晓波的调研中显示,新中产的消费升级转变之一就是从买“物”转变为购买“服务”,虚拟服务性消费及视频类和知识类会员普及率逐渐升高。

据调查,智能手机的普及刺激了虚拟消费。吴晓波频道在2019年年底发起的“你拥有多少个会员身份”的调查显示80%的人拥有一个或多个会员身份。而在2020年针对新中产的调查中进一步显示, 69.34%的新中产曾为在线电影、在线电视剧付费,同时在线游戏和网络小说的付费行为占比分别为17.36%和16.83%。而这只是移动互联网经济重塑需求侧的一角。过去的十年中互联网经济催生了新的业态,如平台经济、租赁经济和共享经济。而如今,随着新一代通信技术的蜂拥而至,数字经济下又将出现新的经济形态。如何应对新的变化,如何洞察消费需求,是中央企业将要面临的挑战。

其次,面对外部日益增加的不确定性,中央企业肩负着实现核心技术自主可控以及稳定运营的社会责任。

自2013年来,我国GDP增长趋于温和,慢慢驶入存量经济时代。在外部环境上,2018-2020年,国际宏观不确定性明显加强,先有中美贸易摩擦,后有新冠疫情黑天鹅发生,国际宏观不确定性保持高位。

面对经济增长的压力,我国需要坚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发挥中央企业领头羊的作用,加快产业瓶颈和核心技术研发上的攻关进程,攻克“卡脖子”问题,做大做强国有资本,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科学院第十九次院士大会、中国工程院第十四次院士大会上强调,要充分认识创新是第一动力,提供高质量科技供给,着力支撑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要以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为中心,以支撑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把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作为主攻方向,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显著增强我国经济质量优势。要把握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融合发展的契机,以信息化、智能化为杠杆培育新动能,优先培育和大力发展一批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推进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推动制造业产业模式和企业形态根本性转变,促进我国产业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

 

下载隐藏内容:
升级VIP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