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部长刘昆《人民日报》撰文:发挥政府投资基金引导作用

日前,财政部部长刘昆在《人民日报》发表署名文章《努力实现财政高质量发展》

 

财政部长:发挥政府投资基金引导作用

刘昆在文章中强调,发挥政府投资基金引导作用,带动社会资本加大投入,推动集成电路、新材料、新一代信息技术等产业加快发展。加强创新激励和保障,构建充分体现知识、技术等创新要素价值的收益分配机制,激发广大科技工作者创新创造积极性。

 

刘昆一直以来就十分重视政府引导基金的作用。

 

早在2016年,刘昆就在一次演讲中强调,发挥财税政策引导作用,促进创业投资助力创新发展。他指出,财政部注重发挥创业投资的重要作用,设立创投引导基金,带动社会投资支持创业创新。财政部将从财税政策、更好发挥政府投资基金作用两方面,加强政策引导和扶持。

 

刘昆也出席了国家绿色发展基金股份有限公司的揭牌仪式,他强调要推动基金尽快开展投资业务,尽早发挥效益。国家绿色发展基金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7月14日,由财政部等26家机构共同出资设立,注册资本为885亿元人民币。据悉,国家绿色发展基金含母基金职能。

 

母基金是中小企业和创新型企业发展的推动力量,其在引领产业发展方面的作用,正在深入人心。在中国母基金行业,国资(含市场化母基金)的比例超过了90%,政府引导基金占据着近80%的比例

 

当前,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在优化营商环境的同时,已经意识到资本招商的重要性,以股权投资的思维做产业导入,以投行的方式做产业培育,引导基金也已经拓展到县域近期桐庐经济开发区设立10亿母基金助力县域经济发展,河南也明确省辖市以上人民政府应当设立创业投资引导基金,鼓励县级政府设母基金;江苏省的县级市溧阳市也设立了100亿的政府投资基金,已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完成备案。

 

数量增多的同时,地方引导基金也正在“提质”,大步走向市场化,放宽返投比例已是大势所趋

 

一直以来,政府引导基金虽然不缺资金,但其注册地、返投要求等限制性规定,却成了优秀GP找其募资的拦路虎。返投比例的要求让引导基金成为GP眼中“带着枷锁的钱”,许多头部GP也正因此不愿意拿引导基金的钱。

 

拥抱市场的政府引导基金越来越多。此前,深创投、元禾辰坤作为市场化运作的母基金管理团队,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在2018年修订的引导基金管理办法里面,已经把返投比例的最低标准从两倍降到了1.5倍。

 

近两年来,“松绑”的引导基金越来越多。

 

2019年7月,山东省印发《关于进一步推动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基金加快投资的意见》,将基金投资山东省的比例由不低于基金规模的60%或70%,调整为不低于引导基金出资的1.5倍。

 

2019年末,江苏省政府投资基金修订了管理办法,规定投资江苏省内企业的资金原则上专项子基金不低于省政府投资基金实缴出资的2倍、市场化子基金不低于1.5倍。而此前的规定是投资江苏省内企业的资金原则上不低于实缴出资的60%。

 

2020年初,青岛的优惠力度更大——返投比例由2倍降低为1.1倍。

 

2021年3月,河北省人民政府印发了《河北省省级政府投资引导基金管理暂行办法》,指出子基金实际投资于河北省的资金,应不低于引导基金对子基金实际出资的1.5倍。

 

近日,河南省发改委发布《河南省促进创业投资发展办法(修订)》(征求意见稿),明确提出放宽返投比例或者不明确返投比例要求。

 

5月14日,陕西省人民政府印发《优化创新创业生态着力提升技术成果转化能力行动方案(2021—2023年)》,提出,要建立完善创新创业投资体系。充分发挥政府投资引导基金支持科技创新种子基金的作用,通过进一步提高投资比例(最高不超过40%),加大让利幅度,建立容错机制等政策,引导社会资本投早、投小、投科技,弥补科技型企业早期市场融资困难。

此前,《陕西省政府投资引导基金管理办法》中规定引导基金对三类子基金最高出资比例分别为20%和30%。本次最新方案将投资比例提高,亦是提高市场化程度的一种举措,毕竟,政府引导基金要吸引优秀GP,要么降低返投比例、要么提高投资比例。

 

母基金研究中心创始人、水木资本董事长唐劲草先生表示,当前,市场倒逼政府引导基金走向市场化,主要是因为引导基金要吸引优秀的GP,此外,引导基金本身也有业绩考核的要求,并且也有募资需求。

市场化的道路上,政府引导基金正大步前行。

 

注:除标明原创外,均为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