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 TCL【格创东智】的工业互联网野心:成为工业互联网界的谷歌

近年来,工业互联网的市场上群雄并起,硬件、软件巨头们都纷纷布局。而制造业出身的一众企业格外受关注,因为工业互联网需要与工业紧密结合,拥有制造基因是天然的优势。从国外的西门子,到国内的TCL、工业富联、美的、三一重工等,均是在已有的工业基础之上,形成解决方案,并对外输出智能制造的能力。

颇为低调的TCL在2018年成立了格创东智,专注于工业互联网和智能制造。格创东智成立之初依托的是TCL华星半导体显示产业的经验,发展至今,格创东智聚焦半导体显示与材料行业、新能源、3C电子等领域,已经有不少头部客户。

虽然成立时间并不长,但是格创东智的野心不小。TCL实业副总裁、格创东智CEO何军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谈道,格创东智有两个目标,“一是三到五年变成工业互联网界的谷歌,想做工业互联网,就会想到格创东智,就像当年很多开发者都想进谷歌。二是希望格创东智能做两到三个优秀的工业软件。”

工业互联网的赛道上竞争者也不少,何军就介绍道,目前国内的工业互联网企业主要有五大类型。第一类是制造业孵化而来,比如美的美云智数、三一重工的树根,TCL的格创东智,这一类企业还会越来越多;第二类是腾讯、阿里等互联网巨头;第三类是传统软件、硬件公司,例如用友、浪潮;第四类,做工业控制和工业自动化的公司,比如说浙大中控;第五类是创业公司。

5G时代,做工业互联网界的谷歌?

那么,TCL的格创东智如何走出差异化路径?

何军告诉记者,首先格创东智专注高端制造业,最近把重点放在半导体。事实上,TCL华星是面板显示企业,50%-60%制程和半导体芯片行业重叠,TCL今年还收购了中环电子,中环电子从事半导体及新能源材料,因此TCL在半导体行业的经验更为充足,其制造能力更容易迁移。

其次,“精密制造业,良率每提高一个点,可能带来上亿利润的提升。良率影响因素有很多,需要更多智能工具去帮助它,所以人工智能技术带来的先进算法在高端制造业最早落地,例如缺陷检测项目,TCL华星三年前就联合格创东智定义、搭建独特的机器视觉算法,利用人工智能来替代人做决策,提升缺陷检测的准确性。”何军说道。

同时,高端制造业数据巨大,对于边缘计算要求特别高,在TCL华星的t1、t2两条产线就布局了3万个点收集数据。庞大的数据量需要更复杂的算法和工具帮助,新技术在高端制造业应用非常早,所以何军也表示,格创东智依托这样的环境,在新技术导入上、新技术生产理解上非常深。

可以看到,除了切入半导体产业的生产环节,另一方面,随着5G网络的铺开,也为工业互联网带来助力,格创东智也开始尝试5G+工业互联网的项目。

比如在惠州潼湖的TCL智能应用示范园区,智能物流设备AMR车已经得到应用。据介绍,通过5G智能物流精准配送方案,智能物流车可实现物料的点到多点精准配送,从订单下达到机器人精准配送可实现全流程闭环,5G智能物流精准配送方案为该试点工厂节省最少年均2000万元的人力成本。

此前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局业务资源处处长林啸表示,目前,中国在建的“5G+工业互联网”项目超过800个,投资总额超过34亿,部分地方工业采用5G技术联网的工业设备占比已经超过了15%。

需要指出的是,5G能满足工业领域对数据的海量即时处理等需求,但是目前在工厂园区铺设5G网络的成本仍较高,因此不少企业也在期待着技术成本进一步下降。

在何军看来, “5G+工业互联网”在TCL华星、天津中环、TCL智能终端,天生有很好的场景,内部先做结合后,会大幅度降低成本,变成可复用的方案。

当然,随着5G网络规模的扩大,工业互联网被视为重要的B端应用场景,在如今发展初期,格创东智选择了差异化的路径,能否成为未来工业互联网界的谷歌,需要面对不小挑战。

强化工业软件研发 探寻商业模式

眼下国内工业互联网初起步,面临的行业性挑战也不少,从软件技术到商业模式、人才体系都需要探讨。

何军回顾道:“三年前TCL华星提出要自主研发工业互联网平台,因为我们评估后发现,国内没有任何一家(工业互联网平台)在当时可以跟世界领先的工业互联网比较,我们决定要做自主开发,于是TCL华星联合格创东智用了一年时间,投入大几千万级,自主研发了TCL华星智能云平台,物联网平台、工业智能应用等,随后格创东智又针对TCL智能终端工厂等,提炼出功能模块,简化平台结构,降低新技术导入成本,同时还将产品和服务分享给外部很多企业。”

而在他看来,和国际巨头最大差距是高端工业软件,而不是平台层,“最大差距是研发类软件,就是工厂用的制图软件、研发的开发软件,这是我们跟欧美最大的差距。在生产类软件方面,高端制造业工业嵌入式软件,也是我们有极大差异的地方。 ”

比如说,中国半导体芯片工厂,驱动设备运行的生产核心软件里国产比例很低,“这些软件为什么我们落后?原因很多,从全球来看,由于发达国家工业软件起步早、技术积累雄厚且专业化程度高,基本垄断了技术复杂的高端工业软件领域,主导了工业软件市场。”何军向记者分析道,“平台层方面,三年前国内平台跟国外平台差距比较大,但是我们追得很快,国内有几家顶尖的平台。因为我们应用场景很丰富,中国企业一旦有动力,经过打磨后,平台性能和能力两三年内可以跟世界一流平台PK。”

因此,TCL格创东智也在大力推进工业软件的自研,并先在企业内部做试点。

在软件能力之外,工业互联网投入和盈利平衡也是难题。何军坦言:“制造企业销售期特别长,回款特别慢。对于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价值意识不够,所以投入又少,现在绝大部分的工业互联网企业是处于早期投入期的。”

而当前工业互联网企业都面临着重度定制化难题,提炼出的解决方案需要根据客户需求进行定制,这就不可避免地需要进行重交付。“格创东智的思路是,不能一步指望所有产品都标准化,我们有一个APaaS平台,就积木库一样,希望不断沉淀一些模块和组件。做的项目越来越多后,将标准化的模块和组件放入库中,再做类似项目时,就可以用模块和组件拼出客户想要的产品。现在50%-60%的功能是积木库可以满足的,50%的功能是定制的。”

此外,人才也是企业的挑战。何军表示,格创东智成立的时候只有400人,2020年年底近900人,2021年计划达到1000多人,但是对于格创东智而言,这个数字还远远不够,工业互联网的本质,就是要通过IT和OT融合,实现数据的整体融合,进而实现管理方法上的根本变革。但制造业行业众多且工艺流程复杂,要实现IT和OT融合,除了需要制造行业专家提供丰富的行业实践经验外,具有资深数字化研发背景和经验的IT专业人才更不可或缺。

传统制造业加速嫁接工业互联网

工业互联网作为新基建七大重点领域之一,将成为传统制造业改造升级的有力支撑,也将成为未来产业发展的“新底座”,发展正当时。

埃森哲预测,到2030年,工业互联网能够为全球经济带来14.2万亿美元的经济增长

在此趋势下,工业互联网成为头部企业们持续加码的热门赛道。除了GE、西门子等欧美鼻祖不断发力,国内的BAT等互联网厂商、三一重工、海尔等大型制造企业,也于近年来争相布局。

2020年,工业互联网站上产业的超级风口,开始从概念框架走向落地实践阶段,迎来价值“涌现”时刻。

成立于2018年,由TCL战略孵化而成的格创东智,在工业互联网领域是一家独角兽公司。

日前,TCL实业副总裁、格创东智首席执行官何军表示,“目前工业互联网行业格局就如同春秋战国时期,群雄混战,但因为整个制造业体量太大,而服务商太少,就算有四五百个工业互联网企业,都很难满足市场需求。

依托TCL近40年的多场景生产制造经验,格创东智自主研发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不仅服务内部,还面向所有市场对外输出和共享技术。其聚焦半导体、新能源、3C电子等行业,短短三年间,服务不少头部客户。2020年,格创东智获得顶尖投资机构云锋基金亿元级投资。

尽管成立时间不长,但格创东智野心不小。

“首先是希望能在三到五年时间内,变成工业互联网界的谷歌。不管制造行业出来的人,还是IT出身的人,想做工业互联网,就会想到格创东智,就像当年很多做开发的人,都想进谷歌一样。其次,希望格创东智能做出两到三个让中国人自豪的工业软件。”何军表达了未来两大目标。

群雄混战

对于工业互联网目前的行业格局,何军分析称,主要分为五大类:一是从制造业孵化出来的企业,例如美的集团的美云智数、三一重工的数根,以及TCL的格创东智;二是以腾讯、阿里为首的互联网公司;第三类是用友、浪潮等传统软件、硬件公司;第四类,则是做工业控制和工业自动化的公司;第五类是形形色色的创业公司,主创人员有从阿里系出来的,也有IBM出来的。

何军表示,工业互联网并不像传统互联网一样,类似于一张“公有云”的网。但由于制造业各行业特性差异非常大,任何一个工业互联网平台都不可能服务所有的行业。因此,工业互联网平台分很多层,底层网络未来可能会汇集在一起,但上面的层级,数据中台、业务中台甚至IoT设备中台,都会在不同行业沉淀工业机理和工业模型,逐渐发展出自己的行业特性。因此,在何军看来,目前的工业互联网厂商看似入局者众,但可能还不够。

在高速发展的同时,行业也存在大大小小的问题,例如,各家都有不同的设备标准与平台,融合程度很低;大企业的人才、技术支撑依然不够,小企业又因资金投入大而不敢贸然下手。

但疫情使传统制造业嫁接工业互联网的需求加速了。

据何军回忆,2020年初疫情暴发时,TCL华星工厂提出需求,希望快速知道3万多工人的体温和身体情况。企业亟需知道这些工人的行动踪迹,有没有正常回厂区、宿舍,是否有不合规外出的情况,这是特殊时期提出的特殊需求,格创东智需要对此迅速做数据汇总和收集。“我们只用了一周时间就做出防疫APP,大部分供应商没有这样的开发速度。”

何军进一步谈到,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工具和应用开发,需要非常高端的人才,但人才难觅是企业自建平台最大的障碍。

差异化路径

何军回顾,三年前,TCL华星提出要自主研发工业互联网平台,其联合格创东智用了一年时间,投入高达数千万,自主研发了TCL华星智能云平台,物联网平台、工业智能应用等。随后,格创东智又针对TCL智能终端工厂等,提炼出功能模块,简化平台结构,简化平台结构,降低成本,并将产品和服务分享给很多外部企业。

2020年,TCL科技收购主营半导体和光伏材料的中环股份,而TCL华星本身是面板显示企业,50%-60%制程与半导体芯片行业重叠。基于TCL的基因和基本盘,格创东智对高端制造业有长期的实践经验和成熟的解决方案,因此将精力聚焦于高端制造业、半导体领域,形成差异化竞争优势。

高端制造行业对生产效率要求高、行业本身也在高增长,效率提升带来的经济价值足够大,无疑也是格创东智的最优选。

据悉,格创东智聚焦的半导体芯片,属于连续性制造业,不能有一天的停产。半导体产业是高端设备和工业园区驱动的高端制造,一条产线成本达几百亿元,每一台设备都可能上亿元,正因为设备成本很高,所以设备运转效率影响重大。

工业互联网平台的驱动来自于如何更好地了解设备、优化设备状况,预测性维护设备,对整个工厂效能发挥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

其次,柔性制造业、高端制造业,良率都需要提升。良率每提高一个点,可能带来上亿元利润的提升。

良率影响因素有很多,需要更多高端的工具去帮助它,所以人工智能和高端算法在高端制造业最早落地。TCL华星三年前和IBM实验室一起合作,通过更好地掌握数据来发现问题,提升工厂良率。

第三,高端制造业每分每秒产生巨大数据量,对于边缘计算要求极高,每秒都要采集数据,对于海量数据要有很好边缘计算能力去储存它,实时做数据处理,对设备互联平台要求非常高,处理量要大,处理能力要强。格创东智在TCL华星的T1、T2两条产线都要布3万个点去收集数据。

最后,对于半导体工厂而言,温度、湿度、气体等环境稍微有异常,就会影响生产效能,所以,各种数据如湿度、温度、气体、电压等,都需要很复杂的分析工具。

“总体而言,格创东智依托TCL这张网,在新技术导入上、新技术生产理解上,是非常深的。”何军解释总结道。

对于国内目前工业互联网发展水平与欧美主流玩家的差距,何军坦言,最大差距是上层软件、嵌入式工业软件。工业软件不仅仅是指生产类软件,还有研发类软件,即工厂使用的制图软件、研发的开发软件。

“至于平台层,前几年国内平台跟国外平台差距比较大,但经过近两三年的发展,国内企业在这一块紧追进度,已经出现几家顶尖平台。国内应用场景很丰富,中国企业一旦有动力,平台性能和能力发展会很快,预计两三年后,可以跟世界一流平台PK。”何军说。

 

注:除标明原创外,均为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