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金斯学会:重启美国会技术评估办公室

2021年2月10日,布鲁金斯学会发布研究简报《是时候重启美国会技术评估办公室了》,认为美政策制定者在过去20多年的科技发展中未能发挥应有作用,应尽快重启美国会技术评估办公室(OTA),为政府应对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挑战提供决策支撑。

一、简报内容

恢复技术评估办公室的理由。当前,政策制定者面临着先进技术发展带来的决策挑战,恢复技术评估办公室至关重要。1995年,共和党掌控的众议院认为重大的技术决策应由私营企业负责,提议终止技术评估办公室。当时正值互联网发展之际,数字经济开始走上繁荣发展之路,20多年以来技术创新的速度和广度令人震撼,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和移动技术等技术进步提供了信息分析、通信与数据处理、金融交易的新方式。但是,由于政府对科技行业采取不干涉政策,垃圾邮件泛滥、隐私泄露、电子邮件黑客、社交媒体操纵等弊病不断出现,先进技术导致的不良后果引发广泛担忧。美国会预算办公室、国会研究服务处虽然向议员提供研究分析报告,但并不重点关注技术问题;科学技术政策办公室为总统提供建议,但被严格限制在白宫内部。因此,在当前数字革命的关键时刻,应恢复技术评估办公室的运行,并给予相应经费和人员支持,将其作为专门机构来客观分析科技对国内和国际事务的影响,为国会立法者提供重要技术问题的政策建议,从而有效应对新一轮技术创新变革的挑战。
技术评估办公室的职能。①研究机器人、自主武器系统等尖端技术应用可能存在的安全风险,防止技术失控,提出有效应对风险、保护人类安全等方面的建议;②研究人工智能技术在自动决策等不同领域的应用,针对因算法依赖于不完整或不具代表性的历史数据而带来的偏见问题,编译相关数据,确定问题本质,提出减少偏见和消除歧视的方法;③针对人工智能发展可能带来的算法嵌入、算法公平性、算法透明度、人身安全等问题,持续分析人工智能引发的伦理道德挑战,理解相关问题并提出缓解建议;④调查技术进步对劳动力的影响,针对工作岗位的错位、错配、流失和重新定义等问题,提出保护劳动力的收入和福利的相关政策建议,推进社会转型,确保向数字经济的平稳过渡;⑤针对技术发展带来的收入不平等和地域差异等问题,提出改变税收政策、预算分配、劳动力发展、社会安全网和基础设施投资等方面的建议,推进经济和金融的可持续发展;⑥针对越来越多的“技术冲击”,提出未来技术政策建议,使政府在塑造科技产业格局上发挥其应有作用。

二、初步影响

一是新兴技术快速发展的今天,美技术评估办公室的决策支撑实践经验值得借鉴。美国科学技术政策的制定主要由行政部门和立法部门承担。技术评估办公室是专门负责技术评估的重要联邦政府咨询机构,于1972年根据尼克松总统签署的《技术评估法》设立,主要为国会立法者提供关于科学技术问题的独立、客观和公正的分析建议,曾完成《微电子研发》《透视高温超导》《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基础技术》《生物技术的新进展》《保持优势,维护国防技术基础》等评估报告和白皮书750多份,内容涵盖美国国家安全、能源、材料、健康和生命科学、海洋和环境、通信和计算机技术等诸多领域,涉及“向中国的技术转移”“生物恐怖主义”等敏感问题,为国会处理科学技术议题的立法决策发挥了重要作用。技术评估办公室提供的报告对有关科技问题进行知识阐述、观点论证、方案剖析,力求厘清国家利益,消除党派、群体和自身的偏见,为决策者提供多种可信、详细的建议方案,通常是政府印刷局和国家技术信息服务处的畅销资料,政府印刷局仅在1980年就曾售出多达4.8万份技术报告,其采用的评估分析方法和经验也赢得广泛国际赞誉。
二是拜登政府执政时期,技术评估办公室有望重启。技术评估办公室在1995年共和党掌控众议院时期被终止预算经费,关闭前其年度经费预算超过2000万美元,拥有140余名全职工作人员。由于《技术评估法》并未被废止,美国会只是停止技术评估办公室的经费预算,美国科学促进会、2016年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来自民主党的国会议员等知名组织和政治人物都曾呼吁恢复技术评估办公室。特别是近年来,美国会一些议员认为自身缺乏对新兴技术的认知,国会对技术评估的需求一直在增加,在技术相关政策问题上难以抉择,多次通过制定预算提案、召集网上签名等方式,呼吁技术评估办公室回归,为技术相关决策提供支撑。2018年,民主党在掌控众议院后开始酝酿具体的重启办法,2019年,众议院拨款委员会主席蒂姆·瑞安正式提出恢复技术评估办公室,并在2020财年立法部门拨款法案草案中为其列支启动经费600万美元,认为其有助于国会了解技术发展的潜力和风险,可为科技政策决策提供有力支撑。布鲁金斯学会被称为美头号智库,此次提出恢复技术评估办公室,将进一步推动技术评估办公室在拜登执政期间得到重启。
 

注:除标明原创外,均为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