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工行业:预计【过剩+高能耗】产品是“碳约束”的关键领域(附报告)

一、能源消费是碳排放的关键,工业是主要领域

在二氧化碳排放中,以2020年预测值为基准,能源消费过程占比76%,工业过程占10%,其他温室气体排放18%,农林碳汇占比4%,即二氧化碳减排核心是能源结构改造,更多地依赖非化石能源,并以此为前提进行全面电气化,然后进行绿色的工艺和装备升级改造,并辅以CCUS技术进行碳固定。在能源结构改造层面,核心是从“增量用电”的绿色化向“存量用电”的绿色化,即不仅需要实现增量用电由核风光等新能源来满足,存量电也需要不断地进行替代,以期新能源能作为主力能源替代化石电力的地位,而该过程不仅需要实现风光的平价上网、还需要解决分布式装机、智能电网、储能等问题。

【华创能源化工|深度】碳中和改变中国之化工行业:预计过剩+高能耗产品是“碳约束”的关键领域

若按照碳排放的部门进行划分,《中国长期低碳发展战略与转型路径研究》测算的2020年碳排放中38%来自工业部门,40%来自电力部门(将煤等能源转换为电力的过程,单独于工业部门进行计量,不含能源消费部分),建筑和交通各贡献10%,其他占2%。

【华创能源化工|深度】碳中和改变中国之化工行业:预计过剩+高能耗产品是“碳约束”的关键领域

若按照行业进行统计,核心是需要找出高能耗行业和原料中富碳的行业,主要包括钢铁、基础化工、建材、电力、石化、 有色、煤炭开采和纺织等。出于对通胀的考虑,“碳约束”预计会首先发生在需求增速偏低的行业,以免造成供需缺口和价格的持续上行。

【华创能源化工|深度】碳中和改变中国之化工行业:预计过剩+高能耗产品是“碳约束”的关键领域

二、各省政策逐步落地,能源是主要抓手

2020年9月22日,我国最高领导人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提出“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2020年12月18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次明确了2021年八项重点任务之一,即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随着目标的提出及明确,多省陆续响应,对减排降碳作出针对性的工作安排。

【华创能源化工|深度】碳中和改变中国之化工行业:预计过剩+高能耗产品是“碳约束”的关键领域

三、煤化工相对油化工工厂环节碳排放更严重,全生命周期则排放相当

就化工行业而言,无机化工碳排放主要是化石能源燃烧所致,对此可通过加强电气化进程,随着大比例可再生能源电力系统的发展,终端系统以电力代替煤炭、石油等化石能源的直接利用,可有效减少终端部门乃至整个经济体系的CO2排放;有机化工是C-H反应,扣除化石能源的问题,工业过程的排放本质是碳转化率的问题,对此按照能源转型委员会的测算,预计到2050年化工原料中氢原料占比将大幅抬升。

【华创能源化工|深度】碳中和改变中国之化工行业:预计过剩+高能耗产品是“碳约束”的关键领域

四、过剩+高能耗可能会是“碳约束”的关键领域

国家发改委政研室主任袁达日前在答记者问中提到,为了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目标,我们需要加快推动产业结构转型,大力淘汰落后产能、化解过剩产能、优化存量产能,严格控制高耗能行业新增产能。因此,高耗能、产能过剩、需求见顶的产业将最易受到冲击,从而实现以行业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倒逼其转变传统发展道路,通过改进生产装备、技术形成绿色可持续发展的优化结构产业。
按照上海产业能效产能指南的统计,乙烯生产、轮胎生产和烧碱生产能耗问题都比较突出。同时,国家发改委在2019年发布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中提出,对石化化工行业的限制类设有13大类,其中涉及了乙烯、烧碱、轮胎、甲醇等高耗能产业。

【华创能源化工|深度】碳中和改变中国之化工行业:预计过剩+高能耗产品是“碳约束”的关键领域

五、受益标的梳理

基本可以沿着我们梳理出来的细分赛道筛选标的,其中行业龙头为最佳,综合考虑估值安全边际和景气度方向,我们重点推荐中泰化学、龙蟒佰利、合盛硅业和浙江龙盛。
 

本报告PDF版已分享至本站知识星球,欢迎加入查阅和交流。原网站年度VIP联系“dongxizhiku”微信可免费加入。

 

注:除标明原创外,均为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