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从贸易和投资看中日在东南亚的影响力

在被视为世界增长中心的东南亚,日本的存在感正在下降。从各国与东盟(ASEAN)的贸易额来看,中国的领先优势扩大,韩国也在追赶。日本应对新冠疫情的锁国政策也产生负面影响,存在感正在加速下降。

东盟秘书处的统计显示,从2003~2021年的对东盟贸易额来看,日本截至2008年与美国争夺首位宝座,但2009年被中国超过,2021年形成近3倍的差距。2003年日本与东盟的贸易额达到韩国与东盟贸易额的3倍,但目前差距缩小至1.3倍。

日本对东盟的单年直接投资额(对外直接投资流量)2012年为148.52亿美元,在东盟区域内,排在美国之后的第3位,但2020年仅为85.2亿美元,降至第6位。

《日经》:从贸易和投资看中日在东南亚的影响力

《日经》:从贸易和投资看中日在东南亚的影响力

日本在东南亚存在感的下降还体现在人员流动上。从亚洲到东盟的访问人数占比来看,日本从2012年的16%降至2020年的10%。新冠疫情下被讽刺为锁国的严格检疫措施也产生影响,日本的政府高官和企业高管出访减少。

新加坡智库尤索夫·伊萨克东南亚问题研究所(ISEAS- Yusof Ishak Institute)2019年启动对东盟成员国有识之士的意识调查。针对最有经济影响力的国家,回答日本的受访者的比例2022年仅为2.6%,与2019年的6.2%相比减少,明显低于排在首位的中国的77%。

另一方面,过去的成绩则显示出不同的一面。在对外直接投资流量方面,即使日本对东盟直接投资的份额下降明显,但如果按累计投资(存量)的份额来看日本占19%,仍绝对领先。

日本在二战后通过经济合作,为东南亚的国家建设做出贡献。1999~2019年,日本政府开发援助(ODA)支出净额的15%投向东盟。中国大多采用以采购本国设备与材料作为条件的附带条件援助,日本则是无条件援助。

 

但对日本的过度自信提出告诫的声音不在少数。亚洲经济研究所名誉研究员佐藤百合指出,“由于有超过半世纪的深厚纽带,日本容易认为对东盟来说,日本是特殊的存在’”,“但当地社会每天都在改变,日本也应该重新认知东南亚”。

疫苗外交就是一个例子。日本没能在本国开发出新冠疫苗,中国向东盟提供5亿剂本国制造的新冠疫苗,在德尔塔型毒株肆虐之际带来了安全感。中国的经济规模达到日本的3倍,日本难以在“量”上竞争。

 

“信赖”是日本能够依靠的优势。在尤索夫·伊萨克东南亚问题研究所的2022年的调查中,作为“为世界和平、安全与繁荣而做正确的事情”的国家,54%的人选择日本,高居首位。另一方面,中国为27%。

佐藤指出,“东南亚40~50多岁一代在日本品牌和动画包围下成长,应在这些人仍具有对日本的信赖的如今采取行动”,对教育界和年轻人的双向交流寄予厚望。

 

日本一直以日美同盟为核心展开亚洲外交。在乌克兰危机令东南亚的地缘政治重要性提高的背景下,日本存在感的下降将削弱外交能力,因此重建对东盟的关系似乎是日本的当务之急。

来源:日经中文网

 

 

注:除标明原创外,均为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