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商业评论 | 专访三一重工梁稳根:做彻底的长期主义者

三一重工股份有限公司是全球工程机械行业的龙头企业,其中,混凝土设备已经是全球第一品牌。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是三一集团(三一集团是三一重工的母公司,以下简称“三一”)的主要创始人。三一集团于1989创办后,历经多次危机,但每次都能转危为机,秘诀是什么?梁稳根说:“面对任何环境,我都要求三一的经营者始终坚守两条原则,一是彻底的长期主义,二是狠狠地抓住科技。”

HBR中文版:在复杂多变充满不确定的环境下,你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梁稳根:可以预见,未来10年,数字化转型和智能制造浪潮将席卷各行各业,三一和所有企业都是如此,“要么翻船,要么翻身”,无一例外。对三一来说,最大的挑战和机遇,都是数字化转型,也就是要坚定不移地推进智能制造。

HBR中文版:在不确定的环境下,你如何把握企业的变与不变,哪些要素是你们长期追求的?哪些要素是不断创新和变革的?

梁稳根:世界进入“乌卡时代”,最重要的特征是不确定性增加。中美贸易摩擦带来的不确定性、技术的变化和变化速度带来的不确定性,此外还有社会的变革。总体来说,我们面临的是一个高度不确定的环境。对三一来说,越是面对不确定的环境,越是要坚守我们长期的目标和使命。三一一直都有比利润更高的长期价值追求,就是产业报国的理想,就是品质改变世界。我坚信,变化的是疫情,变化的是经营环境,不变的是三一人的价值追求,不变的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HBR中文版:过去你们遇到哪些危机,解决危机之道是什么?

梁稳根:三一创办以来经历的最大挑战,就是“穿越熔炉”的五年深度调整。2012年到2016年的5年间,工程机械的国内市场需求断崖式下跌了75%,所有工程机械企业都经历了一场刻骨铭心的深度调整。其间,我们最大的收获,就是深刻认识了“周期”和“风险”,并且找到了穿越“周期”的独门武器——数字化和国际化。三一将通过数字化带来的高效率、能力提升,进而改变商业模式来应对周期和风险;通过面向全球75亿人设计产品和经营公司,继续坚定不移地推进国际化来应对周期和风险,实现健康可持续发展。

HBR中文版:你认为是什么造就了杰出的公司领导者?哪些因素促成了三一的成功?

梁稳根:三一的良好发展或者说初步成功,首先得益于改革开放,得益于人口红利,当然也得益于我们有一个具有远大理想和强烈使命感的经营团队。未来三一要取得更大的成功,要抓住两大旷世机遇:一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二是第四次工业革命。一方面,中国的超大规模市场、特别是“十四五”国内大循环为主的双循环,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发展机遇。另一方面,第四次工业革命带来的成熟前沿技术,为我们打开了新的战略发展空间。三一作为一个工业产品公司,对工业技术有深刻理解,通过把工业技术和数字技术完美融合,把数字技术发挥得淋漓尽致,未来一定会更加美好。

HBR中文版:目前的动荡环境下,你觉得CEO最需要关注什么?

梁稳根:面对任何环境,我都要求三一的经营者始终坚守两条原则,一是彻底的长期主义,二是狠狠地抓住科技。长期主义是所有成功企业的共同点,伟大企业都是如此。三一的创业、进入工程机械、参与股权分置改革等能够取得成功,都是坚持长期主义的结果。作为经营者,首先不能错过的就是科技。加大科技投入的最直接办法,就是不计代价地将更多优秀科技人才引入三一。三一引进技术人才不限行业、不分国籍,越多越好,仅2020年三一就已经引进各类高级人才6000多人,未来各类工程技术人才将达到3万人。

HBR中文版:你们的未来战略是什么,5-10年之后,你领导的公司会是什么样子?

梁稳根:三一未来最重要的战略是完成数字化转型,成为全球智能制造的先驱。三一的智能制造探索已经找到了清晰的路径,并且取得了初步成果。比如,三一目前正在北京、上海、长沙、重庆等地,同步推进22个灯塔工厂或智能产线项目,总投资超过100亿元。又比如,我们的17个产业园区、60多个车间、5600余只水电油气表、8300余台工厂生产设备、53万台客户设备,以及十几万种物料,都已经通过物联网接入了数据中台,并且取得了初步的数据应用成果。三一还在打造开放的工业互联网平台,目前已接入21个行业的生产设备,利用三一的智能制造经验和资源,正在帮助600余家中小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

在智能制造方面,三一有一个5年目标,叫“3个3”:3000亿销售、3000名生产工人、30000名工程技术人员。我们希望通过三一的智能制造转型示范,通过发展工业互联网对中小企业的帮扶,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推动中国从制造大国迈向制造强国。

来源:哈佛商业评论

 

注:除标明原创外,均为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