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的日本经济:高股价下的长期停滞

2020年12月30日,是东京证券交易所年内最后一个交易日。日经平均股价的终盘定在27444日元上,终于回到了1990年的水平。

2020年全年股价高低差为11015日元,一年里能有如此高的差价,是三十年来少有的现象,显示出股市出现了少有的繁荣。

1989年年底日经股价达到38915日元,原以为1990年能越过4万日元大关,将股价推向新的高峰,但接下来的一年,股价跌了1万多,后来人们才知道,股市泡沫从1990年开始破灭了。

2020年的高位股价,应该不会在2021年出现飞速下跌。如果没有特殊情况的话,日本股市应该能够继续维持一定的上升空间。

换句话说,2020年日本股价并未受新冠疫情及安倍经济学破灭的影响,尽管日本经济没有增长(GDP预计增长率为-5.3%),未出现明显的技术革新,普通民众的消费在逐步下滑,但超发的货币大量进入到了金融界,让股市愈发肥头大耳。

日本股市从1月6日开盘的23319日元,一路飙升到了年底29日的最高点27568日元,升15.41%。

2021年的日本,不管菅义伟内阁能否维持到9月任期终了,超发货币依旧是经济上的主要政策。而这必将推升股价的进一步提升。

至于经济政策,菅内阁的数字经济、设立数字厅等等并不能给日本带来新的变革,经济发展的停滞同样是日本的最重要特点。

2021年的日本经济:高股价下的长期停滞| 2020年底的东京证券交易所(图片来自日本网络)

2021年的日本经济:高股价下的长期停滞疫情下沉寂的新年之始

日本自明治维新以后,便取消了春节,只过元旦(新年)。12月31日在日本是“除夕”,当晚有人去寺院喝热乎乎的甜酒(甘酒),也有人去神社参拜(初詣),教堂会有众多的信教或者不信教的人去礼拜,但不论哪里,人数都比上一年少了很多。

在神灵面前不该戴口罩、一般也不穿大衣,但2021年会比较特别;进入寺院前应该漱口、净手,用一把铝勺瓢上一勺水,喝一口后,剩下的用来洗手,现在也主要改为双手接一把从龙头中流出的水洗手。

僧侣、巫女及神父大部分都戴着口罩。毕竟一天将近四千人确诊为新冠肺炎,12月底每天因新冠而死亡的人数在50-60人之间,疫情极为严峻,神职人员也不得不防,普通参拜者就更不用说了。

2021年的日本经济:高股价下的长期停滞| 2020年5月25日,安倍晋三首相宣布日本解除紧急事态宣言(照片来源:日本网络)

2020年5月25日,时任首相的安倍晋三宣布解除紧急事态宣言,日本平安度过了第一波疫情。此前的日本尽管宣布了紧急事态,但并未封城,没有使用健康码跟踪人群轨迹。完备的医疗体制,高效的行政机构,透明的报道体制,安倍认为是这些因素构筑了“日本模式”。对新冠疫情首战告捷,安倍说“是日本模式显示出了巨大的作用”。

企业在新冠病毒的检测方面开发新医疗机械的速度之快,让人目不暇接。不断有新闻报道说企业又开发出了新产品,让检测病毒的时间大大提速(只是未见在市场上普及),治疗新冠的药品也迅速被找到,安倍甚至希望立即宣布药品效果,大量的文章报道了这些药在具体医治中发挥的巨大作用。

只是负责医药申请许可的厚生劳动省,迟迟不肯出来站台,不肯为企业背书,到了年底依旧不能确定这些日本企业研发的新药具有足够的治疗新冠的作用。

笔者采访过的研发疫苗的企业算是不少。2020年询问过数家日企,但没有一家肯回答其新冠疫苗的最新研究成果。也许这属于企业研发秘密,不便于向国外(中国)记者透露,但把日本媒体读遍,也没有找到日本媒体采写的日企研发新冠疫苗的最新动向。

日媒上所报道的无非是美国企业,偶尔是欧洲企业在新冠疫苗上成功研发出产品的消息,而从相关消息中找不到任何和日本的关系。

波涛汹涌的第二波疫情(2020年8月中旬到9月中旬)及其后的第三波疫情(从2020年11月开始),日本政府依旧不封城,也不导入健康码,媒体不隐瞒任何疫情消息,保持了公开和透明,但确诊人数迅即从数万上升到十几万、二十几万人,死亡人数虽然到12月底依旧不高(12月30日死亡59人,死亡总数为3442人),但社会影响极大。

2021年的日本经济:高股价下的长期停滞| 1918-1919年西班牙流感的患病者推移(资料来源:日本维基百科)

太多的人指望2021年疫情能忽然消失,但实际上如果参照1918~1919年的西班牙流感,从时间上看横跨了两个年度,从规模上看第二波情况更为严重;次流感前后死亡人数为5000万到1亿人。

而2020年开始感染的新冠病毒,由于现代交通的发达,受到影响的国家更多,时间有可能更长,2021年将依旧处于新冠病毒的淫威影响之下。

从2020年全年的日本报道看,几乎找不到任何日本企业研发新冠疫苗的报道,日本只是把希望寄托在了欧美企业研发的疫苗上。

在国家对策、科技手段方面,菅义伟内阁依旧无为无策,新年的沉寂也许会成为贯穿日本2021年全年的基本线条,即便疫情的紧迫情况有所缓和,日本社会本身也不会出现消费、投资热潮,经济上实现发展几乎无望。

2021年的日本经济:高股价下的长期停滞

2021年的日本经济:高股价下的长期停滞不会出现IMF预测的经济好转现象

2020年10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对2021年的世界经济有个预测。按该组织给出的数据,2020年日本受疫情的影响,经济增长为-5.3%,但进入2021年以后,日本将实现2.3%的增长。

IMF对日本的经济增长给出的数字和中国(8.2%)、美国(3.1%)比已经低了很多,和世界平均值5.2%,先进国家及地区的3.9%比也低不少,尽管如此低,笔者认为实现的可能性也不大。

2021年的日本经济:高股价下的长期停滞

首先,2020年11月以后的日本疫情超乎了IMF的预想范围。日本第三波疫情是从11月开始出现,到12月底为止,一直维持在高位上,不论规模、时间还是死亡人数,都大大超过了第一波及第二波的情况。

2021年的日本经济:高股价下的长期停滞| 资料来源:2020年12月31日《朝日新闻》

第二,从日本专家的分析看,一部分人认为2021年8-9月新冠病毒会消失,但更多的专家认为疫情不会在2021年转入平缓,或将长期持续。没有一名日本专家认为2021年以后日本能够转危为安。

如果疫情在2020年拉退了日本经济(-5.3%),那么若更为严重的疫情发生,社会不采取有效的应对方针,政治上无为无策,最终将在2020年收缩的基础上再度收缩,让日本经济进入到更为惨重的状况中去。

病毒本身在不断变异,日本国内并没有报道其企业、国家研究机关在奋力研发疫苗,美国的疫苗在亚洲到底具有多大的抗御新冠病毒的能力,是否能够满足日本的需求,这些目前都说不清楚。疫情的长期化,将彻底拉退日本的经济发展。

本来日本通过坚实的经济政策,比如加大数字经济的发展速度,通过数字化来加速经济本身的发展,能够一定程度缓和疫情带来的严重态势,菅义伟内阁强调在2021年10月1日前成立数字厅,具有一定的这方面的意义。

但从日本报道的数字厅人员的组成,政府托办的主要业务,国家预算等方面看,数十名官员,加上几十名民间计算机高手,不足以解决日本国民经济对数字化的需求。

政府本身最多想把机关中的很少一部分IT方面的业务独立出来,并没有将政府部门完全实现数字化的庞大设想,几十亿到上百亿日元的预算也解决不了相关问题。

2021年的日本经济:高股价下的长期停滞| 资料来源:日本银行调查统计局(2020年12月9日)

安倍8年通过超发货币,一定程度带来了股市的繁荣。菅继承了安倍的金融政策,2021年继续超发货币将是既定路线。

从日本银行调查统计局12月9日发布的最新数据看,2020年日本货币一直处于超发的状态,其中5月(与去年同期比,增加22.4%)、6月(28.4%)、8月(11.2%)超发数量都在两位数以上,可谓“盛况空前”。

多余的货币在没有消费和投资的环境下,只好进入到股市,带来股市的繁荣。而2021年日本依旧会继续超发货币,也因此能保证股市的继续繁荣。

在疫情长期延续,国家又没有推进新产业、数字经济迅速发展的决心的宏观条件下,高股价可以实现,但停滞则依旧在维持,想让2021年日本经济复苏,难于上青天。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秦朔朋友圈):2021年的日本经济:高股价下的长期停滞

 

注:除标明原创外,均为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