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盛-中美贸易战以及对各自供应链的影响(附PDF全文下载)

高盛——中美贸易战以及对各自供应链的影响

目录

前言:25年和3000亿美金:供应链能否转移?

第一章:中美贸易简介

第二章:转移政策

第三章:手机、服装和飞机制造案例分析

美国制造还是中国制造?

中美贸易和制造业比较:10个方面

前言:25年和3000亿美金:供应链能否转移?

美国和中国的潜在政策转变旨在促进当地制造业,从而威胁到全球供应链25年的投资。我们研究了生产转移在资本和时间上的成本,以及这将如何影响公司、工人和消费者。我们观察全球吸引力对三种不同产品:智能手机、服装和飞机在生产路径的影响,来识别供应链中的各个环节,其中劳动力、知识产权和产品周期三个变量创造了新的贸易模式出现的可能性。

我们认为,将智能手机或服装的供应链转移到美国至少需要5年时间,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劳动力的挑战(包括成本和供应)。我们估计,如果在美国生产,服装的生产成本可能会增加46%,智能手机会增加37%,进而导致美国消费者价格上涨15%(假设代工厂和零售利润没有变化,而且在任何外汇变动之前)。我们看到了中国在制造大型商业飞机领域关于知识产权、安全及长期产品周期方面的障碍。

一些让我们惊讶的事实:

1、自动化有可能减少电话组装中传统线路工人的数量,但却创造了新的工程角色。一位专家估计,自动化可以将最终组装所需的人员数量减少40-70%。然而,这需要代工厂改变产品周期和设计,以使自动化成为现实。

2、中国购买的机器人比美国多,尽管制造业的劳动力成本仅为2-3美元/小时。

3、在智能手机和服装制造业中,有超过50%的工作是在生产的最后阶段。因此,只转移部分供应链的政策可能不会创造很多就业机会。

第一章:中美贸易简介

根据Rhodium Group的数据,过去25年,美国实体在中国和中国实体在美国的累计投资近3000亿美元。中美之间的经济往来多年来一直在增长,美国企业从1990年到2015年在中国投资了近2300亿美元,中国企业在同一时期在美国投资了640亿美元。

许多贸易额重大的往来是在跨境投资市场内。例如,从2000年到2015年,中国对美国在科技和电气设备上的出口增长了17%,而中国的鞋类和服装出口同期增长了16%。我们认为,美国企业对中国的投资,是出于对新收入机会的兴趣,或是接近其他供应商的优势,同时也有机会减少在劳动力方面的支出。数据显示,美国公司在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既能获得市场准入,又能降低劳动力成本(中国的制造业雇员人数超过1亿,而美国只有1200万)。你可能不知道中国是一个比美国更大的手机、飞机和服装市场。全球FDI导致美国对中国在电子和服装等领域的贸易逆差,以及中国对美国在运输和农业等市场的贸易逆差。

根据Rhodium的数据,美国有71%的外国直接投资是投资于像工厂这样的绿地项目,而余额则用于收购。与美国公司在中国的直接投资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企业在美国的收购活动金额几乎占到总投资额的90%

2015年,中国在美国的直接投资首次超过美国在中国的直接投资(尽管我们认为资本管制和外汇问题有一定的影响)。

       中国已经成为许多产品的重要消费市场。

       中美成本不同——在美国,电力成本较低,而中国的环境执法可能会滞后。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进一步证明,劳动力成本下降在外国直接投资中起到了一定作用,但在美国,由于一些因素(比如电费),做生意的成本实际上低于中国。我们注意到,中国对二氧化碳排放控制的计划没有美国那么严格。

 

第二章:转移政策

美国的目标是增加国内制造业,而中国的目标是增加某些行业的本地采购。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的美国政策,如边境税和关税,旨在增加当地制造业,但中国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有一个潜在的竞争目标:在飞机和半导体等领域增加本地生产。

高盛经济学团队认为:1)基于目标的边境调整税可能会导致美国的总价格水平上升0.8%,不包括净利润率收缩和外汇波动。2)美国企业的平均出口关税为4-6.5%,但中国的进口产品在美国的平均关税约为3%。

中国应对美国关税或边境税的选项包括报复性关税,使美国企业在中国的商业环境更加艰难,以及外汇政策的变化。一个例子说明中国政府可能如何应对,2013年在爱德华·斯诺登事件之后几周,中国将美国几家大型高科技公司思科Citrix系统、英特尔McAfee系统从中央政府采购中心(CGPC)名单移除。在FY13和FY14,思科的中国业务分别下降了5%和6%;在IBM的3Q13财报电话会议上,该公司首席财务官表示,中国的销售额下降了22%。

在美国,创造更多制造业的一个共同挑战是劳动力,每小时6-7倍的中国制造成本(和熟练劳动力的可用性。在中国,主要的挑战是围绕足够的知识产权。一个让我们吃惊的数字是:中国的研发投入占GDP的比重从2000年的不足1%提高到现在的2.1%,与美国相比,美国在2015年的研发强度为2.8%,2000年为2.6%。

在一些领域,如智能手机和汽车行业,这种增长的焦点很可能会导致更高的市场份额。中国手机制造厂的全球市场份额从2011年的11%增长到2015年的33%。同样,中国汽车制造厂的全球市场份额从2000年的3%增长到2016年的12%。

2016年3月,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了中国政府在第十三届财政年度的首要任务,重点关注一个关键的中国目标:提升附加值制造供应链。为了加快这一转变,政府将重点放在通过技术转让、规范外国投资和技术进口、促进中国技术出口等方面对新兴产业进行升级。2025年“中国制造”在十个行业进一步寻求“构建国内公司具有全球竞争力的目标,逐渐取代国外技术和产品,且国内技术和生产首先应用于国内然后输出国外”:新能源汽车、新一代IT、生物技术、新材料、航空航天、船舶、铁路、机器人技术、电力设备、农业机械。

在智能手机和纺织业中,将制造业的就业机会转移到美国的共同挑战是劳动力,包括劳动力成本和熟练员工的可用性。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和大学排名调查的数据,美国的大学教育水平继续保持高水平,大学排名也很靠前。自2000年以来,中国已经缩小了与美国的高等教育人口比例差距,但美国的入学率仍然很高。然而,中国学生获得的工程学学位的数量明显高于美国。2013年,中国有超过100万人获得了工科学位,而美国则不到20万人。在美国,鉴于劳动力成本大幅增加,以及数量相对有限的训练有素的员工,一种可能的增加制造业的途径是提高自动化程度。重要的是,自动化将改变未来“生产线工人”的工作类型,并且需要更多的工程技能来进行过程控制、统计测试和基础编程。这些工作往往需要工程学位,而中国培养的工程师比美国还要多。

作为衡量中国和美国自动化程度的标准,我们考察了机器人技术的普及程度。令人惊讶的是,尽管中国的劳动力成本并不高,但中国是机器人销售的最大市场,占全球总需求的27%因此,我们认为劳动力成本并不是决定提高自动化或生产地点的唯一因素。然而,中国在机器人密度方面继续落后于其他国家。2015年,中国每1万名制造业工人中有49个机器人,而美国有176个。

第三章:手机、服装和飞机制造案例分析

对于手机,我们认为可能需要5年时间,300-350亿美元资本支出,才能将供应链转移到美国,并没有考虑任何重大转变可能带来的生产过程的变化。假设仍利用工人生产,而不是更先进的自动化,我们估计生产成本可能增加37%。然而,由于几乎所有这些增加的成本都来自最终组装的劳动力,代工厂可能会改变设计和产品周期来实现自动化。

在服装方面,我们认为,要找到并培训足够的劳动力,将供应链转移到美国可能需要5到10年的时间,因为在美国,该行业只有约25万名制造业员工,而中国有800-900万员工。生产成本可能会上升46%,而消费者价格可能会增长14%左右(假设零售商/品牌利润率没有变化,没有外汇影响)。

对于飞机来说,中国专注于发展技术,但在宽体飞机知识产权方面存在双头垄断,产品周期很长,同时安全要求很高。

美国制造还是中国制造?

 

中美贸易和制造业比较:10个方面

 

 

升级网站VIP或加入本站知识星球下载完整报告
升级VIP

 

 

微信扫码加入知识星球,获取本站1万+精选最新报告内容。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精选分享,本站严格注明版权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