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 | 日本正在关闭其老旧、肮脏的发电厂——这对澳大利亚的煤炭出口来说是个坏消息

上个月,日本政府宣布了一项计划,将在2030年前淘汰其陈旧低效的燃煤发电机组。而日本煤炭发电的情况对澳大利亚意义重大。

2019年,澳大利亚向日本出口了价值超过90亿澳元的动力煤,约占澳大利亚总动力煤出口的12%。

短期内,日本正在建造几座新的燃煤电厂,以取代废弃的产能。但有迹象表明,投资者并没有蜂拥投资于成本高昂的日本新煤炭技术。

从长期来看,新煤技术的投资环境正在恶化。如果日本对煤炭的承诺减弱,那将意味着对澳大利亚出口的需求减少。

日本不断变化的煤炭船队

福岛核事故发生十年后,日本几乎所有的核电站仍处于关闭状态。日本政府已将煤炭作为一种长期对冲工具,以防范重启核电站的可能性无法如期推进。

然而,日本也因在巴黎协定下应对气候变化的计划上缺乏雄心而受到批评。

上月,英国广播公司(政府)表示,将关停约100台低效燃煤发电机组。它的目标是到2030年将煤炭在电力结构中的份额从2018财年的32%降至26%。

最大的问题是:日本煤炭船队的前景如何?这对澳大利亚意味着什么?

日本政府正在支持投资新建电厂,包括一些使用高压“气化炉”将煤炭转化为天然气的电厂。但是建造这些类型的电厂是很昂贵的。由于一家典型的燃煤电厂预计将运营40年左右,企业对在相对有限的时间内投入巨额资金收回投资持谨慎态度。

去年,大阪煤气公司(Osaka Gas)取消了在山口县建设一座12千兆瓦(GW)燃煤电厂的计划,反映了这一点。东京煤气公司、九州电力公司和出光兴产也放弃了在东京附近千叶县建设一座2GW燃煤电厂的计划。自2016年以来,燃煤发电计划投资的30%已被取消。

可再生能源也变得越来越重要。日本有发展海上风力发电的宏伟计划,可再生电力的价格也在下降。

在欧洲和其他地方,这种经济变化推动了燃煤电厂运行时间的下降。从全球来看,新建燃煤电厂的最终投资决定从2010年的逾1亿千瓦降至2018年的略高于2000千瓦。虽然在日本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但没有理由期待那里的情况会有所不同。

至关重要的是,日本电力市场的转变鼓励了更多的竞争,这也为上述趋势提供了支撑。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应该意味着企业会发现,越来越难以将在煤炭技术上的昂贵投资成本转嫁给最终客户。

煤炭前景黯淡

矿业公司嘉能可(Glencore)本月宣布了一项削减澳大利亚煤矿产量的计划,理由是COVID-19导致需求疲软。

世界将从大流行病中恢复过来。但从长期来看,日本的煤炭行业将面临更大的阻力——尤其是市场竞争,以及来自海上风能和其他技术的可再生能源的增加。

这就产生了一个切实的问题,即日本企业是否愿意进行燃煤发电这一风险越来越大的赌注。日本电力市场的变化表明,澳大利亚需要开始向对碳密集型出口的依赖程度降低的经济转型。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