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域经济 |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李罗力:把深圳打造成为中国基础科研的示范基地

编者按:11月14日至15日,马洪基金会创会理事长、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副理事长李罗力应邀出席由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中国银行、中国日报社、中国公共外交协会将在海口共同举办的以“高水平开放的中国与世界”为主题的第86次中国改革国际论坛,并发表《把深圳打造成为中国基础科研的示范地》的主旨演讲。

 

非常高兴今天能来参加第86届中国改革论坛,这次论坛的主题是《推动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我的演讲题目是《深圳先行示范区如何为建设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做出新贡献》。

推动更高水平开放是我们国家最新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在今年10月14日纪念深圳特区四十周年的隆重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发表了重要讲话,毫无疑问,深圳从“经济特区”上升为“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是一个伟大的历史飞跃,它标志着深圳在改革开放的新时代里,肩负了更重大的历史使命,要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为中国新型的开放经济体制做出更大的贡献。

那么深圳作为先行示范区来讲,如何为我国建立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做出特殊的贡献呢?由于时间关系,我只讲一个核心观点,我认为在下一个新的历史发展时期,深圳应该成为中国基础科研的领先者和示范地。

现在很多专家学者都指出,建设中国“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中面临很大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我们国家的基础科研能不能迅速赶超世界水平。如果今后我们国家的基础科研方面始终落后于西方发达国家,而这些基础科研的核心能力始终掌握在欧美发达国家手里,那么我们国家的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是永远不可能真正建立起来的,我们的“崛起”也永远是被人家“卡脖子”的。

 

李罗力:把深圳打造成为中国基础科研的示范基地

 

那么,为什么我提出要把深圳打造成我们国家基础科研的示范基地呢?

众所周知,深圳现在已经成为我国乃至世界上最出色的创新基地之一。有资料表明,至2018年全社会研发投入占GDP比重达4.2%,居全球前列;PCT国际专利申请量达1.8万件,连续15年居全国首位;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增长9.1%,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长12.73%;国家高新技术企业14415家,居全国大中城市第二。

但是深圳的产业创新、产品创新有两个显著的特点:

第一,深圳的创新基本上都是加持型创新和应用型创新,而不是基础型的科研创新;

第二,深圳的创新主要是企业的创新和民间的创新,民营企业成为深圳创新的主力军,例如华为等大型企业的创新甚至在整个中国的创新中(包括申请专利方面)占一半份额以上。

这从另外一个方面也说明,深圳的创新存在一个很大的短板,那就是在基础科研领域里深圳的科研能力和创新能力还是相对比较弱的。

当然,这与我国长期以来对科研的战略布局有关。建国以来,国家著名的大专院校和著名科研院所基本上都布局在内地的大中型中心城市。深圳作为改革开放后才从小渔村兴起的一个新兴城市,在前面三十年中几乎没有得到国家在这方面的重视和战略布点。因此,可以说,近四十年来,深圳虽然在应用型创新、企业创新、产业创新方面走在全国的前列,但是在基础科研创新中它并没有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因此我认为,在新的历史时期,深圳作为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应该树立一个根本的目标,就是要打造成为中国的“硅谷”。美国“硅谷”的最大特点就是把全球顶尖的基础科研创新和全球顶尖的应用型产业研发创新高度结合在一起,使其不但成为世界最领先的尖端科研创新基地,而且也成为世界最领先的产业、产品研发创新基地。我认为,深圳作为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就是应该在这方面为建设中国新型的开放型经济发挥最重要的作用。

我为什么认为深圳最适合建立这样的示范地,而不是上海、北京或西安、武汉呢?而且大家都知道,在这些传统的大型中心城市中,国家著名的大专院校和科研院所远远多于深圳,基础科研的设施、科研人才和科研队伍也比深圳要雄厚得多。

但是我认为,深圳要建成中国的“硅谷”具有几个以下别的地方不能相比的优越条件,这些所具备的优势至少目前深圳是最好的:

第一,深圳具有国内其他地方都不可比拟的创新动力。现在深圳已经被公认为是全国乃至全球的创新中心。无论深圳的政府、企业乃至社会各界,都具有强烈的创新意愿和创新动力,这已成为这座城市最根本的特色。毫无疑问,这种创新动力将为把深圳建设国家乃至全球的基础科研基地方面,也会带来很强烈的实现意愿和变革驱动。

第二,深圳有全国其他地方都不可比拟的创新环境。深圳有国内相对比较发达的市场经济,这样一个比较发达、完善的市场环境有利于基础科研创新。而众所周知,我们国家传统科研机构和传统院校所走的科研之路,实际上就是“象牙塔之路”,是与市场经济发展和产业及产品研发不能很好相互结合之路,是以理论创新和实验室创新为特色的科研道路。这条路与真正的“硅谷之路”相差甚远。而建设“硅谷之路”要在那些市场经济相对不够发达,产业及产品研发创新相对较弱的城市中实现是很难做到的,因为在那里所遇到的观念的、体制的、机制的、要素的和配套环境等等的障碍要大得多。但是在深圳,这些障碍都要小得多,因此只要下大力量在深圳把基础科研的顶尖人才、顶尖队伍、顶尖设施引进来,建设起来,那么在深圳实现“硅谷之路”就要容易得多,迅速得多。

第三,深圳具有全国其他地方不可比拟的相对完备的科研及产业创新链。由于现在深圳已经成为企业和产业创新中心,从企业研发、中试、量产到大规模生产,存在着国内其他地区都不可比拟的相对完备的创新产业链。另一方面,深圳相对发达的市场经济对于产品和产业创新或能够升级换代的科研创新项目有巨大的市场需求,只要科研成果能够具有相当的创新价值和市场实用价值,立即就会吸引大量产业基金、投资基金进来加持,并通过中试、量产变成相关企业和产业的拳头产品,这样创新的重要拳头产品进入市场后,必将不断扩大市场占领份额,从而实现基础科研强大能力与产业创新强大能力的很好结合。

第四,深圳近十年来在基础科研方面已经做了很大的布局,为建设中国一流的基础科研基础奠定了重要的基础。

有资料表明,近年来深圳着力建设高水平基础研究平台与高水平大学,至2018年底,累计建成各类创新载体2214家,其中国家级115家、省部级595家,获批建设4家省实验室,建设基础研究机构13家、诺奖实验室9家、省级新型研发机构42家;同时,深圳引进了一批国内外名校,共建深圳校区和特色学院,其中最重要的有南方科技大学、哈工大(深圳)、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深圳科技大学、北理工莫斯科大学等等;深圳已设立大型科学仪器设施资源共享管理中心,超过1.3万台/套仪器;在财政投入方面,深圳扩大财政资金用于基础科研比例,2012—2017年,深圳财政科技支出1287.49亿元,年均增长约50%,2018年增长57.7%。在科技成果产业化方面,深圳设立技术转移促进中心,拥有国家技术转移示范机构13家,还构建了17个产学研创新联盟,打造高交会、深创赛等创新成果转化平台,培育国家级孵化器、众创空间等各类孵化载体300余家。在人才方面,深圳人才资源总量达548万人,经认定的海内外高层次人才近1.3万人,高层次人才平均年龄39.3岁。以上只是至2018年底的数据。据了解,到目前为止,深圳基础科研的布局已经又有了新和长足和重大的进展。

总之,我认为以上深圳的具备的四大其他城市和地区所不可比拟的优势,就是深圳有条件、有能力且有优势打造成为我们国家新时期基础尖端科研基地的根本原因。

为此,建议深圳作为先行示范区:一是要创新深圳基础科研投资体制和机制,不仅要加大政府对基础科研领域的投资,而且还要把民间资本、海外资本都吸引过来引;二是要加大深圳基础科研领域的创新管理机制,一定要把基础科研与企业研发、产业创新和市场发展融合起来,不能再走传统科研院所大学那种“象牙塔”式的老路;三是要进一步改变用人和引才用才的机制和方式,要把更多的顶尖科研人才引进来,同时用好各类科研和研发人才,要建立基础科研领域的强大科研队伍;四是要改变深圳现有已经设立的大学体制和机制,要建立更多美国斯坦福式大学,把它们建成培养庞大基础科研人才的摇篮;五是国家要把扶持深圳建设成为中国的硅谷纳入到新时期大的战略布局上来,要加大国家在基础科研领域对深圳的倾斜,要支持和引导深圳尽快成为整个国家的基础科研和尖端科研的主要基地。

总的目标就是要尽快把深圳打造成为中国的“硅谷”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中国区域经济50人论坛):李罗力:把深圳打造成为中国基础科研的示范基地

 

注:除标明原创外,均为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