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域经济 | 山东小县“承包”中国健身器材,凭什么垄断70%市场?

山东小县“承包”中国健身器材,凭什么垄断70%市场?

宁津的健身器械产业从无到有,就是当地产业升级的一个缩影。

跑步机、划船机、动感单车……你要问起健身房里撸铁的老铁们,他们多半会把这些健身器械的好处,给你讲得头头是道。

不过,你要问国内健身房里,这些器械都是哪儿产的,恐怕就没有多少人知道了。

没错,它就是山东省德州市的宁津县。

和中国健身产业本来毫无交集的宁津县,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成为海内外知名的商用健身器械基地,占据国内市场70%以上、出口市场的60%以上,不得不说是个奇迹。

更令人称奇的是,这些土生土长的企业,最早的产品,竟然是照着画册上的样子,一锤锤自己敲出来的。

01

国内健身房70%的器械宁津造

 

山东省西北部的宁津县,过去最有名的是杂技和斗蛐蛐。而现在,这里最出名的则是健身器械行业。

2001年之前,宁津甚至没人知道健身器械是何物。短短的20年间,这里却成了中国商用健身设备的大本营。

力量器械、动感单车、划船机、跑步机这些商用健身器械和家用健身器械的十几个系列300多个品种、高中低档的产品这里都能生产。

 

山东小县“承包”中国健身器材,凭什么垄断70%市场?

中国健身器材行业销售收入

宁津产的商用健身器材,在国内销售份额占到市场的70%以上。除此之外,宁津的健身器械还占据了出口市场的60%以上,客户遍及美国、法国、印度、俄罗斯、意大利,和欧美、东南亚的100多个国家和地区。

健身器材产业俨然成了宁津乃至德州市的支柱产业。4年前,宁津获得“中国健身器材生产基地”称号,当年的健身器材产业整体规模就达到了300亿元的体量。

宁津不仅成了健身器材研发制造基地,这些农民自己创办的企业,也从小作坊一步步成了国内外知名的品牌,甚至是国家级高新科技企业。

在宁津县117家健身器械生产企业中,规模以上的企业就有19家,其中最早做这一行的迈宝赫和宝德龙,如今已经是有60万套年产量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这俩企业还分别是省级工业设计中心和企业技术中心。

 

山东小县“承包”中国健身器材,凭什么垄断70%市场?

宁津县健身器材龙头企业之一

宁津这些大大小小的企业,手里拿着近百件专利,他们中既有玩高端产品和自主研发的,也有靠贴牌代工出货的,占全了高中低档所有的市场,凭借着几乎所有原料配件本地化的优势,横扫国内商业健身器械的江湖。

可谁又能想到,20年前,这个产业在宁津还是完全的空白,这些日后的巨头,甚至连健身器械长什么样,都没见过。

02

一个小工匠做起的大产业

 

宁津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就是现在迈宝赫健身器材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赵世龙。

2001年,27岁的赵世龙花了2个月时间,照着一本健身器材的画册自己设计图纸,和一帮工人敲敲打打,做出了宁津第一部健身器械。

 

山东小县“承包”中国健身器材,凭什么垄断70%市场?

当初靠手工制造起家的宁津,如今已经用上了机器人焊接

这一切,还要从他16岁开始说起。

 

那一年,一门心思想要做生意的赵世龙,进了叔叔的机械厂,开始学习做丝绸机配件。

 

他的天赋也是从那时起开始展露,进厂几个月,他就能独立操作所有机床设备,很多工艺一看就会。没多久他就开始琢磨改进工艺流程,拿计件工资的他,凭着技术改造,工资一下翻了10倍。

就这么干了7年,赵世龙从叔叔的工厂“毕业”开始当了老板,他和哥哥凑钱一起开了家小作坊。

他的第一桶金,竟然也是靠自己琢磨出来的。

当时农村盖大棚需要一种草板,可是生产草板的机器大多是日本淘汰的榻榻米编织机。

 

他瞅准这是个商机,可又没钱买机器,怎么办?

 

那就自己做。他带着工人画草图设计,硬是花了二十天的时间,自己做出了一台原型机。

也许是运气好,也许是因为确实有技术,他造的那个机器其实和日本设备的机械原理完全不同,但偏偏就做成了。也正是靠着这个,赵世龙赚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时间来到了2001年,当时国内健身产业刚起步,最早做这个的台商开始在南方建厂,准备瓜分内地市场。赵世龙听人说南方的健身器材市场火爆,就跑到上海的体博会去寻找商机。

 

山东小县“承包”中国健身器材,凭什么垄断70%市场?

2020年体博会,仅宁津的参展企业就达到了39家

这些健身器械在赵世龙眼里,可要比当年做丝绸机的小零件简单多了。他越看就越兴奋,回到家就一头扎进了从展会里带回来的那堆图册里。

 

他又动了跟之前一样的念头,与其拿着别人的图纸做别人的牌子,不如自己动手做一个属于自己的品牌。

说干就干,赵世龙照着图册上的照片开始摸索。

 

两个月过去了,硬是看着图片把一整套设备的图纸全部弄了出来。又带着工人从元旦做到春节前,终于做出了两件满意的样品。

因为当时主要是靠仿制和代工,所以价格成了最大优势。而真正让赵世龙留住客户的,是他的技术,客户说怎么改就怎么改。

于是,宁津第一个健身器械品牌“久龙”(宝德龙的前身),就在赵世龙兄弟的手下诞生,并且市场越做越大。

03

从健身到健康,从制造到智造

 

故事还没有结束。接下来,是兄弟“分家”的故事。

赵世龙第一口螃蟹吃得很成功,宁津县大大小小的健身器械厂,也开始像雨后春笋一样冒了出来,大家都复制着“久龙”的成功模式——仿制和代工。

虽然这个时候“久龙”已经是宁津健身器械行业的老大,但这并没有让赵世龙放松,因为他似乎感觉得到,没有核心竞争力的话,最后的结果是困在低端市场,中高端市场和大部分利润会被国外品牌掠夺,而陷入仿制代工的价格战中,最终只能两败俱伤。

于是,赵世龙决定放弃“传统”模式,脱离了宝德龙,重新创立了迈宝赫,加大研发创新和售后服务的投入,投资了几百万做研发中心,不光自己抓工艺,还给配套厂商和供应商提供技术。

这一下,仅用了几年时间,他就让企业跃居国内一线品牌,还带动了当地整个产业链的提升,也让宁津健身器械行业形成了宝德龙、迈宝赫、大胡子“三巨头”领跑,整个产业环境良性发展的局面。

“老大哥”宝德龙也经历了类似的转型之变。以前宝德龙更注重产品外形、配色,可自己一推新款产品,就被仿制品拉低价格,甚至出现滞销。

直到他们和大学一起搞科研合作,研发出的新产品,才因为技术和专利的壁垒,打破了市场仿制和价格战的“坚冰”。

 

山东小县“承包”中国健身器材,凭什么垄断70%市场?

缺乏科技创新的国产健身器械,在国际市场中仍扮演着追赶者的角色(来源:华经情报网)

其实,除了有“能人”带头之外,宁津之所以能成为中国健身器械生产基地,还有一个容易被人忽视的重要原因。

宁津一直以来就有“小炉匠之乡”的称号,铸造金属制品产业很发达,早在健身器械行业兴起之前,这里就是“中国五金机械产业城”。

 

正是因为有了五金机械产业的底子和迈宝赫这些大厂的“教育”,再加上健身器械基本上“浑身是铁”的产品特性,宁津拥有自己一套完整的健身器械产业链条。

完整到什么程度?

 

塑料件、铸钢、机件加工这些零部件全部在本地生产,其中力量训练器械的零件100%本地产,有氧运动器械除了电子件、皮带,也都实现了本地化。

可别小瞧了它的威力。

完备的产业链,能够培养出众多的技术工人,宁津“三巨头”无一例外,都是创始人比葫芦画瓢起家的,而且有了完整的配套,价格上也更有优势,这些自不必多说。

拥有完整产业链的另一个巨大优势,是它能够带动整个产业转型升级。

宁津的健身器械产业从无到有,就是当地产业升级的一个缩影。

作为当地的支柱产业,宁津的健身器械产业,其实是脱胎于纺织配件行业。

 

从产业链底端的五金加工行业,生发而出健身器械和电梯制造两大产业,带动五金制品、汽车零部件等产业进入,那些污染严重、产能低下的小作坊被淘汰。这个可以看作是宁津工业的第一次升级。

而宁津的第二次产业升级,就出现在健身器械这个支柱产业从无到有的崛起过程中。

 

山东小县“承包”中国健身器材,凭什么垄断70%市场?

宁津健身器械行业的兴起,除了自身的优势之外,还得益于抓住了中国体育健身产业的风口

像我们前面讲到的,这个行业在“三巨头”风生水起的初期,一大批以前做机械加工的小厂和作坊纷纷上马健身器材,没有技术创新,结果只能靠山寨外观和打价格战。

在下游企业质量意识和创新意识被唤醒之后,本地产业链的上游被带动,同时分享着大厂研发技术的红利,产业升级也就顺理成章。

这也让宁津成了中国健身器械产业最具发展潜力的产业集群。

而今,在和中科院、南开大学等科研机构展开科研合作,在和华为及国外高端健身器械厂商对接之后,宁津正在把健身器械从商用扩展到家用、竞技和康复领域,开发智能监测、可穿戴设备等智能化产品。

从健身到健康,对企业而言是机遇,从制造到智造,则是产业的大势和未来。

去年,宁津拿到了“中国健身器材产业发展特殊贡献奖”,这是对他们用十几年时间就占了国内70%市场份额的肯定。

当然,我们更期待下次宁津获奖的理由,不再是“和美国一样的产品,我们的价格只有它的30%”。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正解局):山东小县“承包”中国健身器材,凭什么垄断70%市场?

 

注:除标明原创外,均为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