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 苹果代工转移越南真相:库克的意志,郭台铭的纠结

据路透社消息,今年11月富士康斥资2.7亿美元在越南成立新公司,将国内部分的iPad和MacBook组装线转移至越南,计划明年上半年开始投产。

图片
腾讯新闻《潜望》 作者 陈潇潇
中国是苹果最重要的市场,但已不再是唯一重要的生产基地了。苹果主要代工企业富士康已做好逐步将苹果产能移出中国的准备。
据路透社消息,今年11月富士康斥资2.7亿美元在越南成立新公司,将国内部分的iPad和MacBook组装线转移至越南,计划明年上半年开始投产。
富士康官方表示不做回应。但苹果摄像头核心供应商大立光的一位高层人士告诉腾讯新闻《潜望》,已经有三成的iPad镜头订单发往越南,占国内订单的一半。这不仅是iPad首次在中国以外的地方生产,也是长期趋势。
2019年以前,富士康虽然在越南设有4家成型工厂,但几乎没有生产苹果产品。一位越南当地供应链人士告诉《潜望》,不仅富士康急于在当地扩充产线,还游说了更多的供应链企业到越南配套。“去年过来了十多家,今年下半年翻倍了。”
一位富士康内部人士说,富士康在越南的土地很分散,现在正处在到处找地的阶段。
从外界看,这场转移来得突然,但从去年就已开始规划。富士康的目的是在海外建立一套新的苹果生产体系,起因则是苹果全球供应链的变化。
据多位供应链人士透露,苹果从去年开始规划在中国及海外搭建两套供应链体系。富士康主做海外市场的订单,而中国本土交由以立讯为代表的中国供应商。这不仅是苹果的主动要求,也是富士康的必然选择。
富士康有100万员工,其中60万人在为苹果工作。苹果为富士康贡献了80%的收入。但新的形势和对手下,原有的局面已经被打破了。
崛起的“对手”
苹果转移产能的因素很多,贸易安全是主因之一。2018年起的中美贸易问题后,不仅苹果,三星、佳能等日韩企业都在考虑离开中国。
另一方面,苹果希望进一步加强对供应链的控制。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潜望》,苹果与富士康之间的纠葛由来已久。一直以来,富士康都是苹果的主要代工企业,话语权独大,加之富士康近几年为苹果在高端市场的对手华为代工,也引起了苹果的不满。
既要保证贸易上的安全,又想获取更高、更稳定的生产体系。最好的办法就是扶持新的供应商,构建新的制造体系。
自2019年起,苹果先后扶持立讯、歌尔成为其供应商,两者从富士康手里挖走了三成Airpods订单,其中立讯是大头,此外立讯还获得了比富士康更多的苹果数据线订单。
立讯甚至威胁到了富士康最主要的苹果产品——iPhone制造。今年11月立讯宣布以33亿人民币收购纬创的两家子公司。后者与和硕、富士康一起瓜分了iPhone在全球的生产。
前述知情人士告诉《潜望》,不仅如此,立讯还计划收购韩国高伟电子在国内的镜头模组工厂。同时也在与欧菲光接触,希望收购欧菲光当年从索尼手中买下的模组工厂。
镜头是苹果最为精密、利润最高的元器件之一。也就是说,截止目前,立讯几乎介入了苹果供应链的所有主要环节。前述知情人士表示,这些收购背后都是苹果在支持。
立讯创立于2004年,创始人王来春本是富士康的打工妹。很长时间内,立讯都是富士康的一级供应商。但现在这位富士康门徒已成为其最大挑战者。前后不过两三年。截至目前,立讯的市值已经增长至3649亿元,甚至高于富士康母公司鸿海集团。
立讯之所以能够对富士康造成威胁,是因为在生产成本上有绝对优势。这也是苹果愿意扶持立讯的主要原因。
一家苹果台湾供应商告诉《潜望》,在国内无论人工成本还是运营成本上,富士康都不如立讯有优势,而这是整个台系供应商都在面临的问题。
近几年,以立讯、歌尔以及舜宇为代表的国产厂商迅速崛起。虽然利润不高,但规模越做越大。前述大立光人士表示,2019年舜宇的利润只有大立光的一半,但其镜头出货量已超过了后者。
“舜宇快速崛起,跟价格便宜有关。现在舜宇卖一颗2400万的镜头,会送一颗800万和500万的,价格只有我们的一半,品质还不错,并且舜宇的产能也和我们差不多,威胁很大。”大立光人士对《潜望》表示。据透露,明年起舜宇将获得部分苹果的中端摄像头订单。此前,这部分由大立光独供。
一旦富士康迁出中国,这些新兴的国产供应商将迅速补上空缺。今年立讯已经通过收购纬创拿下了部分iPad订单。
从长期来看,富士康要保住自己在苹果供应链中的地位,只有往成本更低的地方转移。“只有这样才打得过立讯。”这也是越南、印度在内的东南亚成为富士康首选的原因。
艰难的转移
富士康在国内有60万工人,成千上百的供应链,如果未来将面向海外市场的苹果订单都移出国内,将是极大的挑战。
富士康不是没有纠结过。前述富士康内部人士告诉《潜望》,“自己去海外建一套新产业链,这对富士康来讲太难了。这意味着在国内维系好的原有关系全部撤走,在新的地方做新的人员安排,非常不容易。”
从富士康这几年在越南的发展来看,也确实如此。2007年起,富士康在越南的北宁省、北江省设立了四个成型的工厂以及五六家子公司,但整个越南为富士康贡献的产能不到10%。
生产效率只有国内七成是主要原因,当地缺乏熟练工,尤其是高级工程师。前述人士告诉《潜望》,尽管一线工人成本只有中国的三分之一,但由于当地缺少大学毕业生,工程师甚至比中国还很贵,普遍工资在一万人民左右。很多核心岗位需要从国内输送。疫情期间,由于前方工程师回不来,产线几乎停工了四个月。
即使能够转移生产,也很难转移供应链。电子产品对供应链的要求极高。为保证一部iPhone所需的所有材料能在24小时内转运到位,苹果在中国的供应商多达135家。而只有完整的供应链,才能真正降低生产成本和风险。
但越南本地甚至无法生产螺丝。Airpods所需的零件,80%的依然靠进口。事实上,从富士康在越南设厂开始,就一直在劝说更多的供应商跟随。一家为苹果生产数据线的江西供应商对《潜望》表示,“一直都只是邀请我们过来”,直到去年,邀请变成了“威胁”。如果不来,就不给订单。
这些供应商此前犹豫是因为风险太大,尤其是零部件厂商。后者自动化程度高,无法享受当地的人口红利,且由于缺乏配套,几乎没有成本优势。
现在迫于订单压力,更多的供应商愿意冒险转移,又发现当地的土地以及用工都是问题。越南是一个有限市场。据《潜望》了解,目前供应链较为完备的北宁及北江两地,已没有任何空地,而就在半年前,还能在北江找到土地。
富士康也在所难免。富士康将烟台、郑州、成都的部分产线转移至了越南,“当时到处找地,却发现没地了。”
一位当地知情人士告诉《潜望》,富士康本来并不缺地,由于政府优惠,富士康早期在越南投资了大量土地。但由于产能不大,只利用了两成。这些空余的土地,富士康租给了其他厂商,自己当二房东,“直接动了政府的奶酪,被政府收回了一些。”
更“糟“的是,富士康的新对手也在为成本加速转移。疫情后立讯、歌尔等厂商都分别在当地追加了投资。其中,立讯追加了接近4.54亿美元的资金。这些资金将投向越南立讯、义安立讯等子公司,用于扩建产线。
不仅争地,还抢工人。在当地,富士康及三星原本就长期争夺用工。现在加入了立讯及歌尔这样的新对手。为了留住工人,不得不提高薪水。据《潜望》了解,在越南当地,工资最高的是三星,其次就是富士康。按照目前涨幅,人工成本将在五年后追平中国。
不过,富士康不会只握住越南这一个最近的产地。据了解,墨西哥是富士康接下来最希望耕耘的海外基地。美国是苹果在全球最大的市场。“美墨边境上已有小型组装厂,未来打算直接在当地生产。”前述富士康内部人士表示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