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域经济 | 冲刺万亿俱乐部4:新旧动能转换中的能源领头羊

区域经济 | 冲刺万亿俱乐部4:新旧动能转换中的能源领头羊
区域经济 | 冲刺万亿俱乐部4:新旧动能转换中的能源领头羊
区域经济 | 冲刺万亿俱乐部4:新旧动能转换中的能源领头羊

新旧动能转换的号角已经吹响,济南欲在这场如火如荼的能源革命中实现蜕变。

 

倒计时32天,GDP万亿俱乐部预备队员济南正发力狂奔,做最后冲刺。

去年,山东济南GDP以7%的增速提升至9443.4亿元。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该市又明确提出要“锚定地区生产总值过万亿目标不放松”。

作为仅次于广东和江苏的中国GDP第三大省,山东在中国能源版图中也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山东长期稳坐全国发电量头把交椅。而山东电力局则走出了国家电网原董事长刘振亚、华能集团原董事长曹培玺、大唐集团原董事长陈进行、现任南方电网董事长孟振平等一批中国电力界的领军人物。

此外,山东凭借胜利油田,扛起中国第一炼油大省的重任。其原煤产量也位居全国前列。

不过,在“30·60”碳中和目标提出的大背景下,这个传统能源大省面临着探索能源转型之路的时代新课题。

新旧动能转换的号角已经吹响,济南欲在这场如火如荼的能源革命中实现蜕变。

 

 

区域经济 | 冲刺万亿俱乐部4:新旧动能转换中的能源领头羊

巨头出世

 

本年度济南带给能源行业最大的震撼当推新山东能源集团成立。
该公司由原山东能源集团与原兖矿集团合并而成。在2020年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中,二者分列第212位和第295位。合并后,新公司可跃升至榜单第81位,在中国能源企业中排名仅次于国家电网和“三桶油”。
这个中国第五大能源集团未来将以济南为龙头,整合山东能源资源,为畅通能源领域国内大循环贡献力量。
参与此次重组的原兖矿集团,历史可以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到上世纪末,该公司达到辉煌的顶点。1998年,其利润在全行业利润中占比高达58%。次年,它又占到全行业盈利企业盈利总额的90%。2001年,该公司更是提出“世界十大煤炭生产商”的奋斗目标。
但进入新世纪后,这家曾经显赫一时的煤炭霸主未能把握“黄金十年”的历史机遇,逐渐被神华、中煤等央企及一些山西、陕西地方国企超越,最终沦为二流。
山东省方面希望通过合并重组来推动该省煤炭企业东山再起。
2018年1月,《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获得国务院批复同意。方案明确提出,要“加快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提高行业集中度”,以化解过剩产能,拓展动能转换新空间。
此前一年,老对手神华与五大发电集团之一的原国电集团合并。新组建的国家能源集团,头顶“全球最大煤炭生产公司”、“全球最大火力发电”、“全球最大风力发电公司”、“全球最大煤制油煤化工公司”四大光环,风头一时无两。
这次重组在业内引发巨震。此后,关于中煤与其他发电央企合并的传闻甚嚣尘上。而山东、山西等煤炭大省也按下兼并重组的加速键。
事实上,早在2011年,山东就曾进行过一次大规模整合。新汶矿业集团、枣庄矿业集团、淄博矿业集团、肥城矿业集团、临沂矿业集团、龙口矿业集团重组成立老山东能源集团。
在老山东能源集团成立之前,曾有过“七合一”方案,即将兖矿集团与上述6家一起合并为一家。但这一方案最后未能落地,兖矿集团得以在山东省境内与老山东能源集团平分秋色。
这一局面直到此次新山东能源集团成立才被打破。
而这家新公司则如火箭般迅速蹿升至世界100强之列。其排名甚至高于南方电网、中化集团、五大发电集团等能源巨头。
另一项数据也能反映这艘能源航母的“大”。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19年,兖矿集团与老山东能源集团煤炭产量合计为2.91亿吨,超过原来排名第二的中煤集团(2.1亿吨)。
而从资产规模来看,新山东能源集团在地方能源集团中也一骑绝尘。
其官网公布的信息显示,该公司资产总额超过6300亿元。相比之下,2019年底,刚更名的广东能源集团资产总额为1456.25亿元,浙能集团为2435亿元,申能集团为1891亿元,京能集团2018年数据为2747亿元。
不过,在巨大体量背后,新山东能源集团一煤独大的症结迟迟未能改善。
 
此前,兖矿集团与老山东能源集团虽均已布局诸多非煤产业,但其盈利的主要来源仍然是煤炭主业。
新山东能源集团的困境正是济南乃至整个山东的一个缩影。
驾驭这个横空出世的庞然大物固然需要勇气与耐心,而引领其在错综复杂的内外部环境中开辟出一条从大到强的蹊径,则要求掌舵者拥有更高的智慧。
 
 
区域经济 | 冲刺万亿俱乐部4:新旧动能转换中的能源领头羊
新旧动能转换

本年度济南带给能源行业的另一大新闻或许当数全球海上风电大会召开。
8月27日,来自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数百名嘉宾齐聚济南鲁能贵和洲际酒店,参加第五届全球海上风电大会。这是此项大会自创立以来首次在非海滨城市举办。
此时,新山东能源集团刚刚成立一个月。此前不久,会议承办方上海电气风电集团的代表团便已率队拜访新山东能源集团,共商合作事宜。
上海电气风电集团是中国第一大海上风机商,截至去年底,该公司仍占据着中国海上风电累计装机容量的41.4%。这家海上风电霸主希望通过与新山东能源集团合作来打开山东市场。
直到去年底,这个海上风电洼地的海上风电累计装机容量仅有15MW,占全国比重为0.2%,远远落后于江苏、福建、广东等其他沿海省份。
作为山东省属能源国企,新山东能源集团过去在新能源领域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如前所述,其盈利的主要来源一直是煤炭主业。
相比之下,其他一些沿海省份的地方能源集团早已因地制宜开启多元化转型之路。广东能源集团跑马圈地海上风电,在广东市场与国家电投、三峡集团、中广核等央企平分秋色;浙能集团则背靠浙江自贸区,在油气领域开疆拓土。
新山东能源集团的转型压力正在升温。今年9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75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承诺,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这一减排承诺要求能源央企、国企们为优先发展清洁能源作出表率。
这场能源革命恰逢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经济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指出,山东产业结构总体偏重,传统动能仍居主导地位;新兴产业总量偏小,新动能支撑经济增长的作用仍未充分发挥。
山东经济结构与全国相似度高,典型示范性强,加快建设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有利于为全国新旧动能转换提供经验借鉴。
在新旧动能转换的大背景下,“化解煤炭、火电过剩产能”、“优化发展新型煤化工”、“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被屡屡写进山东省政府工作报告和相关政策文件。
就可再生能源而言,山东在光伏领域表现不俗。去年底,山东累计装机容量达到1619万千瓦,位居全国第一。今年上半年,在疫情的阴云下,该省仍然保持住优势,以1801万千瓦的累计装机容量进一步拉大与其他省份的差距。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光伏装机第一大省在上游制造领域却鲜见优势。
第二大省江苏孕育出协鑫、尚德、阿特斯、天合等一众光伏巨头;第三大省河北汇聚英利、晶澳等老牌企业。此外,正泰起步浙江,赛维、晶科扎根江西,中环稳坐天津,汉能居于北京,隆基、通威在西部的西安和成都遥相呼应。
但山东肥沃的光伏土壤中,却未能滋生出其本土科创巨头。
 
作为山东新旧动能转换大局的核心之一,济南承载着“发展高端新兴产业”、“建设现代绿色智慧之城”、“打造全国重要的区域性经济中心、物流中心和科技创新中心”的时代新使命。
但济南能引领这个传统能源大省在能源革命中实现蜕变吗?历史等待一个答案。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能荐):冲刺万亿俱乐部4:新旧动能转换中的能源领头羊

 

 

注:除标明原创外,均为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