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 国家统计局原副局长贺铿:明年中国经济增速达8%!

11月26日,搜狐在北京举办2020搜狐财经峰会,再次汇聚颇具远见的政界精英、商业领袖以及经济学界翘楚,围绕中国经济的变革与韧性,共同探寻新时代背景下的产业升级与消费重振。

本届峰会汇聚20余位政界精英、商业领袖以及经济学界翘楚,围绕“中国经济的韧性”、“变革期的中国与世界”、“创新带动产业升级”、“后疫情时代的消费重振”等议题,深入探讨国内外经济形势、政策导向。

在上午的峰会中,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国家统计局原副局长贺铿出席并发表了题为“2020年中国与全球经济总结”的主题演讲,分享了其对于今年世界和中国的经济形势、中国经济未来五年的发展以及世界总体形势发展的看法。

2020搜狐财经峰会|国家统计局原副局长贺铿:疫情不会使经济上来的太慢,明年中国经济增速达8%

贺铿于2020搜狐财经峰会演讲

贺铿表示,他不认同许多经济学家所认为的疫情对经济的冲击更甚于1929年的论断。他表示,二者间的根本原因不同,疫情是经济之外的因素。

同时,贺铿称,疫情对于经济的影响既不是V型,也不是U型,也不是L型,而是老师批改作业打对号的形状,下去的很快,上来也不会太慢,但是斜一点,事实证明应该是这样的情况。

对于明年中国的经济增速,贺铿预测,经济会在明年恢复到正常的水平是肯定的,同时增速会比去年高,甚至高一倍。他预计中国的经济增长8%,也是因为今年的经济增长的基数低。

关于“双循环”这一概念,贺铿也表达了自己的见解,他认为,双循环内外循环相互促进,不仅仅是中国和中国以外的关系,也包括中国一个区域的经济和另外区域的经济相互促进的关系。所以双循环不要从简单的国内国外来理解,国内不同区域之间,不同省份之间,不同的发展区域之间各种各样的环套环,要从这个环套环当中来解决双循环的问题。

下附演讲全文

贺铿:非常高兴来参加搜狐财经的盛会,但搜狐财经给了我一个我不能胜任的题目,要把2020年中国与世界的经济作一个总结,我属实担当不起。下面我只能谈三个观点,我还不敢谈与大家分享,因为分享都是好东西,我谈到的是个人的学习体会,不成熟,所以只能供大家参考、批评。

第一个观点,对今年的世界中国经济的总印象。

第二个观点,介绍五中全会,谈他对于中国现在和未来的五年、十五年的一些学习体会。

第三个观点,个人对于世界总的形势发展,简要谈谈自己的看法。

一、总的印象

第一个印象,就是刚才主持人都谈到的,我们面临着百年未遇的大变局,这个变局首先是没有预计到的新冠肺炎,其次是中美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以及后来出现的逆中国化、逆全球化的问题,都是以前没有充分的预计到,也是百年未有的变局。

新冠肺炎对于经济的影响,在一季度让中国和稍晚一点的欧美等国家有一点措手不及,对于经济的影响是严重的,也是突然的,在此情况下许多经济学家对这个问题在三月份就产生了比较大的分歧。

许多经济学家认为这一次是比1929年更严重的一次经济大危机、一次严重的衰退。

但我是一个另类,我是坚决不同意这个看法的,根本的原因是疫情对于经济的影响和1929年的经济大衰退根本原因不同。疫情的影响是经济之外的因素,1929年的经济大衰退是经济内部的问题,二者不可简单的相提并论。外部的因素减弱和移去之后,经济会较快的恢复到原来的位置。我当时描述的疫情对于经济的影响既不是V型,也不是U型,也不是L型,而是老师批改作业打对号的形状,下去的很快,上来也不会太慢,但是斜一点,事实证明应该是这样的情况。

中国一季度的经济是断崖式的,突然下降到6.8%,二季度增长很快恢复到3.4%,三季度是4.9%,我预计四季度在6%左右也就是回到去年的经济水平。全年的经济应该是增长2%左右,IMF的预测是1.9%,明年的经济是8%左右,IMF预测比我还要高一点,是2.2%。全世界的经济大概也是这样。根据预测,发达国家预计是全年-4.4%,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可能是-3.3%,但统一的看法是明年经济增长都将是去年经济增长速度的一倍左右。

因此,经济会在明年恢复到正常的水平是肯定的,之所以速度比去年高,甚至高一倍,那是因为今年的基数低,速度是同比的,我预计中国的经济增长8%,也是因为今年的经济增长的基数低。新冠肺炎对于经济的影响,我们要有冷静、正确的判断。

贸易战,我一直认为贸易战对中国对外贸易影响不会很大,根本的原因是商人和政客的利益是根本不同的,商人是赚钱,有钱赚就要做,政客是想制裁谁、阻挡谁的发展,二者之间根本不同。事实上,中国由于商品价廉物美,又是日常的用品,所以跟美国的贸易没有达到美国的希望,贸易数字有所下降也不是制裁的结果,而是新冠肺炎的影响。美国的逆差,我们的顺差并没有减少多少,虽然有一些变动也是疫情的影响。

科技战对于我们而言是比较重要的,必须在未来的若干年攻克一些核心技术,要自强自立,只有这样我们才有更好的发展前途。

金融战对我们的金融改革是起着正面的促进作用,对于香港的“第三大国际金融中心”可能有所影响,这是我们要充分注意的一点。

对于中国的金融,建立一个符合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需要的金融体系,要深入思考。华尔街的金融理论是不可能适应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需要,这些都是我们从事金融研究专家的教授需要深入思考的。

对于逆中国化,我也说过,逆不了,中国的跨度大,中国的基点是要发展自己的经济,让更多的人过上比较好的生活,究竟怎样的道路必须适合中国,美国人、西方人也不能用他们的观念来思考我们的问题,当然我们自己一定要深化改革,更加开放,改革的问题是不可以向回倒退,一定要向前进,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希望,对于中国的经济、世界的经济我觉得印象应该是积极的。

二、关于中国经济的未来发展

我认为五中全会对于中国的情况判断是非常务实的、实事求是的,要优先发展农业农村,全面地振兴乡村,要把实体经济放在重要的位置上。最近人民银行副行长提出“我们不能再玩钱生钱的游戏”,这是提的非常之好。所以一定要围绕着实体经济发展,而且把核心放在重要的地位,要在主要的卡脖子的技术上有一些重大的突破,这都是非常恰当的,非常好的。

对于双循环,我讲两点个人认为是独特的体会:

双循环不是一个产品向外出售不了而转内国外销售的简单问题,双循环需要贯彻到社会再生产的全过程,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四个环节:

1.在生产环节一定要把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资金链这四方面搞的比较健全,以国内为主。

2.分配是一定要解决现在收入分配不均衡、发展不均衡的问题,东中西部、城市农村差异那么大,内需上不了,内循环就循环不起来,一定要解决分配相对合理的问题,我一直强调分配的问题要在激励机制和社会均等之间找一个平衡点,这个平衡点需要理论家、需要管理者共同探索,平均是不行的,差异太大也是不行的,在分配问题上要做文章

3.流通一定要用现代的科技建立好的流通系统,例如物联网使得我们的流通成本大大下降,现在我们的流通成本是很高的。

4.消费,不仅仅是消费环境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产品是否安全的问题,质量是否好的问题,我们要高质量的发展经济,让消费者对于我们自己的生产消费品放心,不至于认为国外的好,我们的就不好。此外,还要有好的消费环境,口袋里面要有钱。

因此双循环必须在社会再生产的四个环节都要注意、都要做工作,都要打通,哪里堵点这个循环就循环不好。

双循环内外循环相互促进,不仅仅是中国和中国以外的关系,也包括中国一个区域的经济和另外区域的经济相互促进的关系。所以双循环不要从简单的国内国外来理解,国内不同区域之间,不同省份之间,不同的发展区域之间各种各样的环套环,要从这个环套环当中来解决双循环的问题。

三、对世界总体发展趋势的看法

有以下四个观点:

一是合作是世界的主流,G20会议的情况以及金砖五国会议的情况,都说明了这一点,世界需要合作,民粹主义、单边主义是不得人心,也是不可能成功的。

二是世界经济处在重要的发展节点上,它走向的方向是智能化,因此必须抓住站稳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是制高点,在智能化上下功夫。

三是必须自立自强,必须把握一定的战略定力,把自己的事做好,这一点我们是应该注意的。

四是一定要坚持改革开放,如果改革得好,开放能够打开得更大,我相信我们还有相当长的跨越式发展的机遇期,所谓跨越式发展就是国外还有很多先进的东西值得我们学习,拿来使用,缩短我们发展的过程和时间。这个跨越式发展期,我认为我们经济增长速度应该在8%左右,这样的发展期可能还有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我们把握住这个跨越式的发展期,我们就有可能完全我们的目标。

五中全会提出来的目标任务是很大的,大家可能也都体会到了。到2035年人均GDP要达到中等发展国家的水平,中等发达国家现在人均GDP是三万美元左右。虽然现在是三万美元多一点,但中等发达国家也不是站在这儿等,按3%的增长速度,我本就应该预计到中等发达国家在2035年是4万美元以上,由现在一万美元到四万美元,这需要多大的努力,这不需要详细计算,但是我相信只要我们按照五中全会提出各种要求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事,我们的目的就一定能够达到,谢谢各位。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汽车营造社):2020搜狐财经峰会|国家统计局原副局长贺铿:疫情不会使经济上来的太慢,明年中国经济增速达8%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