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 | 多变的市场需求和疯涨的厂租:深圳又一制造大厂解散

28.11.2020多变的市场需求和疯涨的厂租:深圳又一制造大厂解散

多变的市场需求和疯涨的厂租:深圳又一制造大厂解散

本文字数:2646,阅读时长大约4分钟


导读:2019年深圳制造业企业注销量比2018年增加约240%,制造业企业加速撤离。

 
深圳又一家制造大厂宣布解散。
 
11月26日早上,日本企业株式会社村田制作所(下称“村田”)发布通知称,其全资子公司——埼玉村田制作所(原东光株式会社)将于2020年12月关闭其生产子公司——升龙科技。
 
升龙科技全称升龙东光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所在地为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龙岗街道同乐社区高科大道8号东光电子厂(B栋、C栋、D栋),设立于2005年8月10日,投资资本金18,886,716美元。
 
天眼查APP公开资料显示,升龙科技2018年养老保险缴纳人数为1337人,失业保险、医疗保险等缴纳人数为1468人(2019年未公开)。升龙科技员工沈玲(化名)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升龙科技不招临时员工,人数一直维持在1500人左右,今年以来,公司不再对外招聘。
 
为何关闭升龙科技?村田表示,由于升龙科技生产品类的需求急剧减少,价格竞争激烈等情况,因此公司决定停产并将该公司关闭。
 
多变的市场需求和疯涨的厂租:深圳又一制造大厂解散
工作12年补偿金额超14万
 
沈玲是升龙科技厂区内的一位普通岗位员工,她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公司11月9日便下发了工厂解散通知,从那天开始大家便暂停工作了。也在同一天,升龙科技全体员工收到了公司下发的《协商解除劳动合同员工补偿方案(A案)》和《依法提前解散员工补偿方案(B案)》。
 

多变的市场需求和疯涨的厂租:深圳又一制造大厂解散

升龙科技公司提前解散说明书  黄琼/摄
升龙科技厂区内,多面墙壁上都张贴了补偿方案和解散通知以及一些相关问题的回复。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协商补偿方案A提出,员工在2020年11月20日下午17:00前与公司协商解除劳动合同,签订协商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的,工资结算至劳动合同解除日,除法定经济补偿金外,公司另行支付2个月工资的额外经济补偿。
 

多变的市场需求和疯涨的厂租:深圳又一制造大厂解散

升龙科技协商解除劳动合同员工补偿方案(A案)  黄琼/摄

多变的市场需求和疯涨的厂租:深圳又一制造大厂解散

依法提前解散员工补偿方案(B案)  黄琼/摄
在该差异化赔偿方案的推动下,厂区多数员工在20日下午17:00之前与公司签订了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按照该赔偿方案,一名工作5年的员工可获得的补偿金额是其前12个月平均工资乘以7。
 
沈玲在该工厂工作已经工作12年了,补偿金、奖金等多项金额加起来,她可以获得不低于14万元的补偿。
 
多变的市场需求和疯涨的厂租:深圳又一制造大厂解散
“多变”的市场需求和“疯涨”的厂租
 
“近年来智能手机市场等主要市场的需求呈现多样化,开发周期缩短,并且与海外制造商的竞争加剧,导致经营环境非常严峻。”村田在通知中再次强调了市场变化给公司运营带来的影响,这也直接导致了村田将升龙科技1500人的大厂关闭。
 
据了解,升龙东光主要生产线圈、半导体、电子陶瓷、模块产品, 主要应用在手机、笔记本电脑、音响系统、车载电子设备上。村田表示,“此次关闭生产子公司对本年度本公司业绩的影响轻微,公司将力争建立整体更强大的生产和经营体制。”
 
升龙科技宣布关停的一个月前,史丹利百得精密制造(深圳)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随着市场整体环境的变化和行业内竞争的加剧,集团基于战略发展需求,不得不重整业务资源以提升市场竞争力。自2020年10月26日起全面停止生产经营活动,并提前解散史丹利百得。
 
“多变”的市场需求不断催促着制造业产品更新换代。
 
而另一端,不断上涨的厂租和劳动成本,也让传统的制造行业捉襟见肘。对于该工厂的关闭,升龙科技内部员工和周边的招聘中介也一致认为和厂租上涨、人工成本居高不下有直接关系。
 
第一财经记者走访了周边多个厂区发现,深圳市龙岗区宝龙工业园目前在租的厂房租金在24元/平方米/月上下。但对于租赁到期要续租的企业来说,厂房租金却可能是“续一次大涨一次”。厂房租赁中介张先生告诉记者,现在厂房租赁一般签订3~5年的租赁合同,租赁到期后,房东会根据市场情况,对租金做一个“小幅”调整。
 

多变的市场需求和疯涨的厂租:深圳又一制造大厂解散

▲深圳龙岗区宝龙工业园区某在租厂房  黄琼/摄
而中介口中的“小幅”调整,对深圳某模具厂老板杨先生来说,却成为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杨先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他们公司已经计划从深圳搬至广东省河源市。
 
据杨先生介绍,其于2009年开始创办模具厂,厂房位于深圳市宝安区松岗附近,总面积约1.7万平方米,当时的租金是12元/平方米/月,租期10年。2014年,“二房东”要求涨租,将租金提高至25元/平方米/月。“那时工厂的盈利还可以,再加上我们是重型机械作业,不方便频繁搬迁,便答应了。”杨先生如是说道。
 
2019年,杨先生的厂房十年租约到期,“二房东”告知,现只能两年一签,而且租金涨至48元/平方米/月。就此,杨先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样下去公司的利润都不够交房租。”
 
相对而言,周边正在招租的厂房租金,不到30元/平方米/月。
 
多变的市场需求和疯涨的厂租:深圳又一制造大厂解散
2019年深圳制造业企业注销量
同比上升240%
 
近年来,深圳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厂区搬离或者宣布关闭的情况越来越普遍,数位劳动派遣公司的员工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深圳给工厂招工的难度越来越大了,大厂的搬迁也“带走了”深圳的劳动力。
 
天眼查数据显示,从2015年开始,深圳制造业年度注册企业数量逐年下降,2015年~2019年注册量分别为34034家、30970家、23540家、20107家、13536家,截至11月27日,2020年共注册了10696家。2020年的制造业注册数量仅约2015年的三分之一。
 

多变的市场需求和疯涨的厂租:深圳又一制造大厂解散

▲深圳制造业企业近20年注册数量趋势图   来源:天眼查
一面是企业注册量的大幅下降,而另一面,原有的制造业企业注销量却在快速增加。
 
天眼查数据显示,2015年~2020年,深圳制造业企业注销量分别为1345家、1715家、1731家、2616、6282家,截至11月27日,2020年注销数量为4634家。其中,2019年深圳制造业企业注销量比2018年增加约240%,制造业企业加速撤离。
 

多变的市场需求和疯涨的厂租:深圳又一制造大厂解散

▲深圳制造业企业近20年注销数量趋势图   来源:天眼查
11月27日中午,升龙科技厂区门口星星点点站着一些还未离开的员工,几乎都在谈论着这场离开,寻找着自己的下一务工站点;厂区门口的招聘栏上,张贴着密密麻麻的崭新的招聘通知;劳动派遣的招聘中介们,站在厂区门口或道路出口,热情地招揽着员工。

多变的市场需求和疯涨的厂租:深圳又一制造大厂解散

▲升龙科技厂区入口处招聘栏张贴的招聘信息  黄琼/摄
制造业的加速撤离,也在劳动派遣中介陈旺(化名)的劳动报酬上得以印证。在路口守了一上午的陈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自己在龙岗区宝龙工业园做招聘中介已经十年了,最明显的变化是招工一年比一年难,收入一年不如一年。
 
据陈旺介绍,现在自己一个月只能招到15个左右的工人,按照中介费用抽成标准:2元/小时/人,假设每位工人每天工作10小时,一个月休息4天,陈旺一个月大概能赚8000元。“这要是在三四年前,我平均每月能招上百人,尤其在寒暑假、年初务工高峰期,我一天能招200多人。”陈旺表示,那会儿自己都能实现月入十万加。
 
随着大厂搬迁,外地务工人员不再仅仅以深圳为中心,陈旺的“生意”也大不如前,陈旺笑称,“现在中介都比工人多。”
多变的市场需求和疯涨的厂租:深圳又一制造大厂解散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第一财经):多变的市场需求和疯涨的厂租:深圳又一制造大厂解散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