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副院长任颋:「瞪羚企业」长远发展与「地方营商环境」密不可分

“创新是瞪羚企业发展的核心驱动力量,这类企业本身的研发周期比较短,技术和产品迭代速度很快,要随时保持对市场需求变化的敏感性并做出实时反应。”

所谓“瞪羚企业”,指的是经过“九死一生”成功跨越创业早期阶段,进入高成长快速扩张阶段的中小企业,往往具有与“瞪羚”共同的特征——体态小巧、机灵敏捷、警惕性高。这些企业成立的时间普遍不长,却能够以超常规甚至是倍增的速度持续成长。
一个地区的瞪羚企业数量越多,表明这一地区的创新活力越强,发展速度越快。另一方面,瞪羚企业也发挥着快速扩大就业的作用。在“六稳” “六保”的宏观环境下,发现和培育瞪羚企业更凸显其宝贵价值。
为了深入探究瞪羚企业的发展轨迹以及背后的宏观发展环境,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日前专访了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副院长、企业发展研究所所长任颋。
专访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副院长任颋:瞪羚企业长远发展与地方营商环境密不可分

创新是瞪羚企业核心驱动力

《南方财经》:如何理解瞪羚企业?瞪羚企业在区域分布上呈现哪些特征?

任颋:瞪羚企业成立的时间普遍不长,却能以超常规甚至是倍增的速度持续成长。一般而言,能够达到这样的成长速度,企业往往由前沿技术驱动,出现在高技术产业领域。企业或是在细分技术领域拥有原创的技术能力开发出独特的产品,或者是能够巧妙地应用前沿技术从而对需求方提供最佳的解决方案。

相关数据显示,全国各地已认定瞪羚企业21538家,分布在全国32个省市、86个行业大类,其中位于北京的瞪羚企业占比超过六成。从头部瞪羚企业的分布情况来看,北京和上海较多,这和北京、上海所拥有的雄厚的科技研发能力基础和密集的高技术人才密切相关。

从广州、深圳来看,头部瞪羚企业的行业分布以金融科技、远程教育、电子商务、企业服务类为主,人工智能、航空航天、医疗健康类相对缺乏,也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粤港澳地区传统商业氛围浓郁的特点。当然,深圳的企业在应用技术领域的创新能力也非常突出。

《南方财经》:瞪羚企业往往“跑得快”,但“跑得快”不意味着“跑得远”。企业在经历高速成长后成为成熟的独角兽,有哪些风险点需要注意?

任颋:从企业内部来讲,第一,创始团队一般以技术见长,缺乏运营管理经验。由于瞪羚企业一般不以平台或模式为主,主要依托高技术领域独特的优势,在产品成型,迅速打开市场后,往往会面临运营上的挑战,比如供应链管理、财务现金流管理等。第二,瞪羚企业会吸引资本市场注意,有些资本方可能会争夺企业控制权,这需要创始团队提高关注度,把控好对企业的控制。第三,企业获得一定成功后,创始团队核心成员对企业的未来走向也可能会出现分歧,这个时候需要核心创始人对企业前景做出坚定判断并予以坚持。

从企业外部来讲,由于瞪羚企业属于突然冒起且成长速度很快的竞争者,容易引起既有主导企业的注意,可能会受到竞争上的攻击,或被提出收购要约,这需要创始团队做出商业判断:是维持自身的成长逻辑,做出有效防御并且向独角兽、IPO进发,还是融入到另一个实体中。

《南方财经》:创新在瞪羚企业发展中扮演何种角色?企业要如何平衡研发投入、创新与生存发展之间的关系?

任颋:创新是瞪羚企业发展的核心驱动力量,这类企业本身的研发周期比较短,技术和产品迭代速度很快,要随时保持对市场需求变化的敏感性并做出实时反应。创新能力来自研发投入,也是对人力资本的投入,创新能力又直接决定了企业发展的前景。因此,企业要心无旁骛,保持持久的高强度研发和人才投入。

关注瞪羚企业的就业意义

《南方财经》:在瞪羚企业发展过程中,政府扮演着何种角色?

任颋:从政府角色来看,政府主要提供政策和环境,政策包括大的产业引导政策和创新支持政策,环境主要是营商环境和市场环境。这些领域都需要政府投入来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同时提供充足的知识产权保护,并对中小微创新型企业提供创新资助。

特别是针对小微技术型企业,应提供普惠型不附带条件的创新资助,促进小微企业迅速实现技术突破。以往,相关政府部门可能会担心企业拿了政府的资助,就不会用自己的钱来投入研发,陷入所谓的道德风险中。事实上,这取决于当地的整体市场环境,只要市场氛围鼓励创新,对企业的扶持是公开公平公正的,就能够对企业产生正向激励,发挥政府资助对企业创新投入的杠杆效应。比如,深圳采取的“创新券”是一种有效的普惠型资助手段,资助中小微创新型企业向专业化中介服务机构购买科技服务、人力资源及企业发展规划服务,产生了很好的效果。

同时,政府也要发挥好产业集聚和产业园区的作用。许多瞪羚企业是产业链上为核心大型企业配套的中小企业,较好的产业集聚效应有利于降低这些企业的运营成本。因此,产业园区应该更好地开发服务于瞪羚企业以及广大中小微企业的智能化公共服务,减轻企业负担,做好企业孵化。

《南方财经》:为何在深圳诞生了大量的瞪羚企业,这是否与营商环境有关联?

任颋:深圳营商环境有两大特点,一是在发挥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之间的结合作用。我们讲营商环境,实际上就是政府对市场主体需求的回应意愿、速度和能力。深圳确实在这方面做得比较突出,创造出一个良好的市场环境。

二是深圳把大量的关注点放在产业政策的引导上,一直在推动产业升级和有效的集聚。深圳推动战略新兴产业发展,创造条件孵化培育企业成长为具有世界影响的龙头企业。这些企业带来非常强大的牵引的作用,也带动了一批配套企业在细分的技术领域提供优质服务。在联系紧密的市场环境下,瞪羚企业能够有效找到需求方,快速提炼打磨关键技术能力,最终实现快速增长。

《南方财经》:如何看待瞪羚企业在就业方面发挥的作用?

任颋:从上世纪80年代经济学家提出“瞪羚企业”概念的时候,其实最早关注的就是这类企业在扩大就业上的作用。从一个地区稳定发展的角度,特别是“十四五”期间确立以扩大内需为战略基点,实现扩大内需和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平衡,都需要保障就业优先。从这个意义上讲,瞪羚企业能够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地方政府也应额外予以关注,并对实现扩大就业目标的瞪羚企业给予财税上的奖励。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营商智库):专访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副院长任颋:瞪羚企业长远发展与地方营商环境密不可分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