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 | 2020年BCG全球科技挑战者:新兴市场前100强花落谁家

围绕科技行业,尤其是数字化技术的讨论,往往集中在两个“黄金海岸”——美国西海岸和中国东海岸。但全球科技行业并非看起来那样两极分化。实际上,它更加多元多变。最激动人心的变化大多发生在新兴市场。

尽管来自非洲、亚洲、以色列、拉丁美洲、俄罗斯、土耳其和阿联酋的科技企业尚未达到苹果或阿里巴巴在全球的规模,但它们正以崭新的方式向市场推出产品和服务,其规模和数量都在迅速增长。这些企业重塑行业,规划自身发展道路,以扩大规模并取得成功。它们还引起了科技行业及其他行业内老牌龙头企业的关注。面对潜在的新对手、新盟友,何为万全之策?

自2006年起,波士顿咨询公司(BCG)开始推出全球挑战者系列报告。在最新一期中,我们聚焦新兴市场科技百强挑战者——那些雄心勃勃、潜力无限,有望重塑所在行业的企业。它们的创新进步、快速增长以及不断提升的全球地位值得密切关注。

地理分布和领军力量均呈多样化

尽管多年来,中国一直主导着新兴市场的科技发展,但随着其他新兴市场的日益成熟,企业家和其他参与者不断改善获取技术、想法和资本的方式,这种情况正在发生改变。新一代更年轻、规模更小、更多元的科技企业正在崭露头角。2014年以来,新兴市场迎来了超过10,000家科技企业,其中近半数来自中国以外。新兴市场有三分之一的科技独角兽企业(价值十亿美元以上的企业)来自中国以外的国家。

我们2020年的新兴市场科技百强挑战者来自所有主要地区的14个国家,在真正意义上遍布全球(参阅图1和图2)。从B2C到B2B,这些企业在多个领域都表现活跃。其中三分之二的挑战者专注于消费者App或服务,整整三分之一的企业活跃在B2B领域,帮助其他企业改变工作方式。半数以上的科技挑战者已经将业务拓展到本土市场之外,其中40%活跃在发达市场。

2020年BCG全球科技挑战者:新兴市场前100强花落谁家
2020年BCG全球科技挑战者:新兴市场前100强花落谁家

企业扩张战略因地区和行业而异。科技挑战者在其他新兴市场复制成功的速度,以及在发达市场开店的速度,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其所在国家或地区的规模。东南亚挑战者企业往往专注于本土,而中国和印度的企业则更分散于本国广大的市场和海外市场。面对本土市场规模有限的局面,来自以色列和阿联酋等国的挑战者从一开始就倾向于“走出去”。

尽管科技挑战者的平均收入为每家20亿美元,但它们仍在以年均近70%的速度增长,比发达市场的科技行业快六倍(参阅图3)。这些企业的平均估值为63亿美元,其中大多数远远超过了“独角兽”的状态。总部位于中国和东南亚的企业估值最高,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它们庞大的本土和地区市场。新冠危机爆发以来,科技挑战者整体表现良好,用户数和使用频率均出现增长。事实上,教育科技、游戏和视频直播等行业均实现了加速增长。

2020年BCG全球科技挑战者:新兴市场前100强花落谁家

创新为王

传统观点通常将新兴市场中科技行业的成功归功于两大因素:劳动力成本优势以及企业对非自有创新技术的快速复制和再现能力。然而,上述两种假设均被我们的科技挑战者推翻。这些企业都拥有自主创新能力和各不相同的创新方式。一些企业开发产品和服务,来解决新兴市场中普遍存在的问题。另一些企业则不再停留于新的产品和服务,而是致力于为所在行业开创变革性的商业模式。还有一些企业将创新成果带出本土市场,在全球发扬光大。

许多科技挑战者正利用自身技术能力来应对各种挑战,如基础设施不完善、金融包容性有限、边远地区医疗服务不足等社会经济问题。它们往往会超越更加成熟的市场阶段,开发新的解决方案,运用创新的商业模式重塑市场,从而克服低效,建立新产业。越来越多的科技挑战者走上国际舞台,向来自发达市场的跨国竞争对手发起挑战并赢得认可。

启动和增长的新模式

新兴市场的初创企业利用多种来源的早期资金和援助,包括政府支持、企业风险投资基金或孵化器,以及企业集团,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它们的所在地。通常情况下,资助方会超越资金范畴,为初创企业提供资源、技术和客户,形成早期优势。

企业对早期科技初创企业的支持形式主要分为两种。一是企业风险资本支持。来自美国、中国和其他国家的老牌科技巨头正在投资新兴市场的科技企业,挑战者们则正在利用这些资金和技术来推动自身成长。另一种支持形式是,大企业或集团自己成立初创企业。区分成功创投企业的几个因素包括:拥有清晰的愿景和重塑行业的雄心;母公司让创业实体独立,赋予它们独自发展的空间,便于推广试验;发现新兴市场尚未满足、但通过新技术可有效解决的需求。

年轻的科技挑战者追求多种增长和扩张途径。许多企业通过合作和并购,跨越了行业边界和线上/线下的界限。与发达市场的企业相比,新兴市场企业通常更愿意也更早地接受生态系统——无论是在科技领域,还是线上/线下领域。虽然金钱很重要,但在许多生态系统中,金钱远不是参与方之间唯一的交换手段。知识、数据、技能、专业技术、联系和市场准入都成为连接生态系统内各方的纽带。

老牌企业面临挑战

老牌企业需要注意,新兴市场的科技挑战者正在重塑科技行业,以及许多它们认为有创新机会的其他行业,很多挑战者甚至渴望向初始市场或行业之外扩张。

科技挑战者已经在各行各业引发了激烈竞争。它们主要在三个战场上与老牌企业展开角逐。

  • 第一个战场是本土市场现有的收入和利润池,挑战者通过科技和业务创新发起进攻。

  • 第二个战场的轮廓没有那么清晰,但其焦点是新兴市场未来的价值池。印度电子商务市场的持久战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体现了当地科技企业和行业巨头之间复杂结盟、相互竞争的情况。

  • 第三个战场是全球市场,一些科技挑战者将业务延伸到本土市场之外,打造国际影响力。

挑战者对增长的渴望、创新的能力,及其打入核心业务以外新领域的意愿,让这三大战场上的较量愈演愈烈。

挑战者也提供了伙伴关系和合作的机会。它们倾向于通过生态系统展开工作,因此与许多前辈企业相比,这些企业对合作模式持更加开放的态度。一些企业已经在其产业价值链中开辟出大展拳脚的位置,为老牌企业提供新产品、新服务,以及更好的客户服务模式。挑战者和老牌企业之间的伙伴关系有时会以更加强大的形式出现,强强联合,在各自的市场上开拓创新并进军新的行业领域。许多老牌企业已经认识到挑战者的价值和合作潜力,并将其视为有吸引力的投资甚至收购机会。

无论作为对手还是盟友,新兴市场的科技挑战者都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它们迅速发展,不断重塑着行业、市场和价值链。老牌企业需要制定明确的战略和务实的方法,为潜在的颠覆性竞争做好准备,并抓住机遇,与这些崭露头角的新星开展合作。

甄选标准

在本报告中,我们评选出新兴市场科技百强企业——实力雄厚(企业价值不低于5亿美元)但尚在早期阶段,有雄心和潜力重塑和改造整个行业。挑战者需要聚焦科技且来自新兴市场(不过我们也纳入了少数来自发达市场的企业,比如新加坡,因为属于地区性科技中心)、拥有具备潜力的商业模式和已证实的市场牵引力,才能上榜。

2020年BCG全球科技挑战者:新兴市场前100强花落谁家

登录BCG洞察小程序

获取报告全文

2020年BCG全球科技挑战者:新兴市场前100强花落谁家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BCG波士顿咨询):2020年BCG全球科技挑战者:新兴市场前100强花落谁家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