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 「浙江中控」上市市值超500亿!愿中国再没有褚健式的“悲喜剧”

中控上市市值超500亿!愿中国再没有褚健式的“悲喜剧”

11月24日,浙江中控技术公司上市,股价盘中涨幅一度超210%,市值突破500亿人民币,创始人褚健老师为第一大股东,其家族占比约22.77%,截止中午收盘,其资产价值过100亿。

 

浙大副校长、天才科学家、贪污1亿3千万、4年牢狱之灾、国家扶持2758万、公司上市、身价过百亿……你能否想象,这些看似毫不相关的关键词,可以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

 

——他就是浙大中控的创始人,褚健。

 

01

“开挂”人生

 

2012年以前,褚健的人生简历堪称“开挂”。

 

15岁进入原浙江大学化工系工业自动化专业就读、23岁成为浙大化工生产过程自动化及仪表专业与日本京都大学首届博士联合培养第一人。1993年,褚健刚好30岁,那年他被聘为浙江大学正教授,成为浙江大学当时最年轻的正教授。

 

同样在1993年,褚健拿着浙江大学出具的一张20万元支票在当地注册了一家全民所有制公司,褚健将其起名“中控”,英文则是SUPCON,即super control的缩写,寓意着要做中国最好的控制系统。这家公司日后成为中控技术的前身。

 

2005年2月,褚健任浙江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从一名普通教师跃升为一名副厅级干部。同时他也是工业控制领域的科学家。

 

中控上市市值超500亿!愿中国再没有褚健式的“悲喜剧”

 

令褚健命运急转直下的,还要从一封举报信说起,就是这封举报信,抛出一场惊天大案!

 

02

“中国科技第一案”

 

2013年10月30日,原本是褚健参加中国工程院院士正式候选人答辩的日子,不过他遗憾错过了这个重要时刻。

2013年10月18日,浙江省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贪污罪对褚健立案侦查,次日以涉嫌行贿罪对其补充立案;当年10月19日,褚健被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11月5日被逮捕。

 

中控上市市值超500亿!愿中国再没有褚健式的“悲喜剧”

 

而关于褚健事件的爆出,则来源于一年前的一次匿名举报。2012年,有匿名信举报褚健论文抄袭、当校长期间贪污数亿、向国外转移资产、乱搞男女关系等罪名。中央巡视组开始对高校进行巡视,浙江大学恰好被选为巡视单位,褚健被调查。

2013年1月,第二轮调查启动,国家审计署上海特派办对褚健在浙江大学的科研项目和中控集团进行审计。2013年3月,全国数百个高校领导、院士以及浙江省厅局级以上的领导,收到更大规模举报信。

褚健被捕事件在行业里引发了一系列的震动,很多熟悉他的人甚至不相信这是事实。

2014年4月,王成、钟山、苏君红和周立伟四位工程院院士联名给国家安全委员会上书,为褚健陈情。2014年8 月下旬,褚健案被移交审查起诉后,浙江大学的部分师生、中控技术(中控科技旗下公司)部分员工等800余人,签名为褚健取保候审作保。其中,有浙江大学退休的党委副书记、副校长,现任学院院长以及工程院院士。

早在2013年4月,有关部门启动对褚健的调查之后,浙江大学的老教授孙优贤、钱积新、王树清便联名写信给浙江大学党委书记金德水,为褚健陈情呼吁。

2014年8月,浙江省检察院反贪局完成侦查后制作了起诉意见书,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主要罪责集中在2003年校企产权私有化过程中的问题。

2015年2月,检察院提起公诉,检方认为褚健方受让的股权涉嫌侵吞国有资产,存在贪污以及行贿行为。从侦查机关调查的情况看,褚健在担任浙大副校长8年的时间里,未涉贪腐问题,转移资产纯属子虚乌有,褚健个人生活也没有问题。举报信和起诉书差别巨大。

2017年1月16日,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并当庭宣判浙江大学原副校长褚健贪污及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案,认定被告人褚健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万元;犯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对褚健贪污所得财物予以追缴。

 

03

褚健与中控失去的三年

这里我们暂停下,再说回褚健的中控集团。1993年褚健创办了中控科技集团,主要业务就是“工业自动化控制系统”。

 

什么是工业自动化控制系统?虽然听着很遥远,但是它关系到整个国家的安全,可以说是现代工业的大脑和中枢神经,国防武器装备、石油石化、核电、电网、高铁、三峡大坝等很多重要领域,都要依靠这种“工业大脑”去指挥运转。

 

2010年,“震网”病毒攻击伊朗布什尔电站控制系统事件,直接导致2000多台核燃料铀浓缩离心机失控炸飞,这批离心机采用西门子PCS-7控制系统。这是网络病毒攻击工业设备的最臭名昭著的事件,根据当时很多信息显示,病毒是由当年小布什在位时批准的网络攻击武器,奥巴马执政后加速了这一计划。

这个事件吸引了全世界专家的目光,也引起了褚健的注意。他争分夺秒带领中控投入巨资,研究工业控制系统信息安全,并且取得了重大的进展。他所带领的研发队伍,结合信息技术和工业自动化控制技术,掌握了对工业控制系统的关键技术,他的团队当时在我国是最为领先的。

 

但从2013年10月到2017年1月,褚健在狱中待的这三年,是中国和世界都发展变化极其迅速的三年。

 

在这三年,浙大中控在与外国产品的竞争中没有占得一丝便宜,即便在于国内对手的竞争中,浙大中控也多少有些力不从心。

 

同城的和利时,已经有了自主开发的品牌,逐步坐稳了国产DCS系统老大的位置。不过同样令人唏嘘的是,在褚健入狱不久,和利时也更换了董事长,王常力离开了北京。

在上海,新华自动化已经逐步从缠斗中恢复元气,开始了属于自己的复兴之路。

 

在南京,科远已经成为了中小火电厂比较信赖的品牌。

 

在北京,在西安,在哈尔滨,在中国一座座重工业城市,国产DCS系统开始属于自己的全面进步之路。

这三年,也是进口DCS系统在中国止步不前的三年。

在这三年,进口系统为了争夺中国市场,价格降低了近三分之一。

艾默生不得不开始争夺中小市场,ABB几乎在中国隐身,日系产品大幅缩水,西门子更是伤痕累累,不得不大面积裁员。

然而,这三年,褚健只能在狱中闲坐,无奈的望着天外云卷云舒。

 

当时他在狱中写了一封自辩信:

“我的前半生,倾尽心血为国家教育事业、科技事业和国家安全核心技术,研发而奋斗,得到了国家和师生的公认。我的后半生,愿将个人生死荣辱置之度外,为反腐倡廉而奋斗,为维护司法公正而奋斗,为维护反腐环境的风清气正而奋斗,为维护科技工作者,安全安心的创新研究环境而奋斗,为揭露敌对势力勾结腐败分子,打击我国核心技术和企业的阴谋而奋斗……我身患多种疾病,手无缚鸡之力的一介书生,遭受着非人道对待和巨大身心摧残,‘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随时可能发生各种不测,已命悬一线。”

 

04

触底反弹,反转人生

直到2017年1月18日,将近四年的牢狱之灾后,褚健被刑满释放。

1月19日,褚健刑满释放的第二天,回到了其创办的浙江浙大海纳中控自动化有限公司。

当晚,中控集团官方微信公众号“中控人”发表一篇褚健的“致中控员工的信”,信中写道:“过去的三个夏天四个冬天,虽然我承受了我一生中最困难的经历和遭遇,但是我一直告诉我自己,我不会被任何磨难打倒,也不能被恶劣条件打倒。”

中控上市市值超500亿!愿中国再没有褚健式的“悲喜剧”

他说:“现在我回来了,我将和大家同甘共苦打造更伟大的中控!”

有人猜测,褚健的身陷囹圄,是境外势力和国内的买办势力起了作用,前者是为了用司法漏洞打击中国民族高精尖龙头企业领军人,后者则可能与前者勾结,拿掉这颗挡在财路上的绊脚石。

 

2017 年 3 月,褚健与 8 名代持人共同签署的《代持股协议(合并)》,正式以书面形式共同表明代持关系。一年半后的2018 年 12 月,褚健在浙江市场监督管理局正式完成工商备案手续。褚健由此“名正言顺”地成为中控技术实际控制人。

 

2018年5月,褚健团队领衔的宁波工业互联网研究院正式在宁波海曙揭牌。

同样在2018年5月,工信部产业发展促进中心官网公示了国家重点研发计划“网络空间安全”重点专项拟立项的2018年度项目。由中控技术牵头承担、褚健作为负责人的“工业控制系统安全保护技术应用示范”项目入围,该项目共获得中央财政经费2758万元。这也是褚健出狱以来,他接到的第一次国家级重大科研项目。

 

中控上市市值超500亿!愿中国再没有褚健式的“悲喜剧”

 

如今褚健的公司上市,他富有传奇色彩的一生也成为了众多人口中的“财富神话”,在感慨的同时也引用一句吴晓波的《愿中国再没有褚健式的“悲喜剧”》中的一句话:需要思考的是,“褚健困境”到底有没有在制度的意义上被完全地化解了,会不会有下一个、再下一个“褚健”。如果没有,那么他的“悲剧”是必然的,他的“喜剧”倒似乎是侥幸和偶然的。愿从今往后的中国,再没有褚健式的“悲喜剧”。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华夏基石e洞察):中控上市市值超500亿!愿中国再没有褚健式的“悲喜剧”

 

注:除标明原创外,均为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